鬼王有只病弱小夫君千浅月云玉竹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鬼王有只病弱小夫君》 小说介绍

千浅月在一场大雪中不幸死掉了。
然后荣幸成为了一只强大的鬼王!
某一天一个病弱王爷贸然闯入,打破了封印。
唔,他身上还挺香?
某女鬼越靠越近……
“美人贴贴!”
某王爷红了脸:“不,不知廉耻……”。书中主要讲述了:千浅月是一个普通家族的小姐,在某个家道中落的第三年不幸在风雪中死了。她的身体飘荡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出不去,外面的东西也进不来。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偶尔会聚集一些幽灵状的物体,有着血盆大口,空洞的眼神十分……
鬼王有只病弱小夫君千浅月云玉竹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鬼王有只病弱小夫君》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千浅月是一个普通家族的小姐,在某个家道中落的第三年不幸在风雪中死了。

她的身体飘荡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出不去,外面的东西也进不来。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偶尔会聚集一些幽灵状的物体,有着血盆大口,空洞的眼神十分吓人。

幽灵们偶尔会在空间里掘开土地,随机挑选一口幸运棺材,然后拆盲盒。

棺材里的死尸,便是他们的新玩物。

她日复一日飘荡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作为死灵存在的她,能感受到力量逐渐强大。

这个空间实在无聊,她便自己用棺材板造了一对桌椅,百无聊赖让幽灵们为她跳舞。

不知过了多久,一日,空间外传来动静。

是谁闯入了她的空间?

千浅月敲击着木桌的手指停住,懒懒抬眸,那双摄人心魄的红瞳似有透射性。

几个恶棍恶劣的围着一个清瘦的男子调戏,眼神不怀好意极了。

那男子在大汉中显得更加瘦弱,且听到美人二字称呼顿时有些面红耳赤,咳嗽起来。

向来教养极好的他从未听过此等荤话,不禁红了脸。

强盗们不耐的推了他一把,清瘦男子趔趄了一下,整个人扑在那被封印的石门上。

男子掩住嘴:

他艰难的站稳,因咳嗽而面色微红,看起来倒是比之前病恹恹的气色好了不少。

回头幽怨看了一眼凶神恶煞的恶棍们,抿了抿唇,还是附手上去。

唉,不知大娘什么时候会派人来找他,也许今日他就要命丧于此了。

石门似乎受到了刺激,猛地震颤了一下。

恶棍们刚才还笑嘻嘻的样子,立马收了回去,面色发白。

一个瘦瘦的男人小声向头子附耳:

那头子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本来有点慌,听到宝贝时眼底的贪婪藏不住了。

指着男子恶狠狠。

男子抿了抿唇,默不作声将纤细的手附了上去,用力一推,石门竟丝毫未动!

他耳根悄悄一丝泛红。

自小便体弱多病,被大娘照顾到大的他,哪里推得动这样高大的石门嘛…

头子见状,啧了一声:真弱!

不耐烦的一把推开他,用自己高大的身躯一撞!石门微微撼动。

石门周围猛地蹿出几股阴冷的风,直蹿人骨子里。

身后几个男人面面相觑,眼底闪过一丝害怕和担忧。

不是他们几个大男人胆子小,实在是这股气过于阴森,他们盗墓这么多次,还是头一回见。

头子咬咬牙,贪婪的目光透过石门好像就能看见一地的珠宝,对倒在地上的男子勾了勾手指。

刚才被推倒在地的公子咳了几声,抬头无辜。

见头子不耐烦了,他才缓缓起身。

还未等他走近,头子就不耐的一把扯过他,直接砸向石门。

的一声,石门染了血,缓缓打开。

而那被当成工具的清瘦男子被随意丢在地上,胸腔一股震动,竟是直接吐了一地的血出来,再未动弹,额头汩汩的血也止不住。

不过周围人并未在意,而是渴望的望向石门内部。

这千年皇陵的消息可是他们多方打探得来的,这里头一定有什么绝世宝物!

似乎封印被解除,禁忌被打开,尘封多年的结界在此刻破碎。

男人们迎来的不是金灿灿的财宝,而是一个女人。

一个浑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女人。

她高挑的鼻梁恰到好处,一双睥睨众生的红瞳随意扫过几人,最后定格在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清瘦男子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兴味。

一群幽灵状的物体张着血盆大口冲了出来,团团包裹住男人们,像岩浆一般吞噬殆尽。

男人们话音刚落,被硬生生卡在半路,顺着喉结被幽灵们撕碎。

待分食干净,幽灵们还向那个瘫倒在地的清瘦男子冲了过去。

这人味道很香!要留最后享用。

却冷不丁被身后一双微微寒意的红眸盯上。

幽灵们堪堪停住:哎呀,恶毒婆娘看上的人!

算了!

幽灵们笑嘻嘻的窜了回去。

地上只留下男人们恶心的眼珠和骨头,就连血迹都被分食殆尽。

千浅月慢悠悠上前,一只手轻轻松松将躺在地上尚有一丝气息的男人拎起,吹了口气。

男人猛地惊醒。

他瞪大了眼睛,发现刚才还耳鸣不已,吐血不止的异样全都消失。

千浅月耸了耸肩,她早就在不见天日的消磨里进化到了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程度的怪物。

凭着意识凑近男子,猛闻了一下道,许久不说话嗓音有些沙哑。

男子措不及防被陌生女人凑的那么近,耳根蹭的泛红。

虽说这女人笑脸盈盈的样子,但他知道她有着自己无法匹敌的实力,甚至也许比刚才的盗墓者更难缠。

不知是不是说了太多话,他又止不住咳嗽了起来,眼眶生理性闪出泪花,一抹病态的红晕迟迟散不去。

千浅月微微侧头,没有理会他的示弱,语气幽幽。

她记得那几个不知死活的男人们是这样叫他的。

云什么的,太难记了,他这副娇弱的模样,精致的如同画中人的五官,确实称得上美人。

至少她只在文人墨客臆想作出的水墨画里见过这样的姿容。

小说《鬼王有只病弱小夫君》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