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情叶成澜李慕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何以情》 小说介绍

李慕英出生名门,体内却生来流着放荡不羁的血。

上至翻墙上房揭瓦,下至惩治恶棍捉拿小贼,尽数包揽。

晏南城众人皆言,无人可将她的心拿下。

直到遇一人。

那是个恣意潇洒的男儿,一柄剑,一壶酒,行侠仗义闯江湖。

他于人世间二十余年匆匆而来,匆匆而过。李慕英的一腔深情无处安放,乃至阴曹地府违抗阴规,只为侯一不归魂。

一朝重逢,诉尽相思情长。

渐渐的,李慕英发现真相与她愈来愈近。当刻在骨子里的所有认知被全盘推翻,她该继续视而不见,还是奋力反抗?
//
他身后是浩瀚星墟,偌大的皓月给他镀上一层圣洁的光,通身不染纤尘,虚无缥缈得好似一松手便会无迹可寻。
可他偏生握住她的手,轻言慢语笑得温柔。
“星河皓月,仙宫别苑,凡你所喜,都予你。”。书中主要讲述了:晃眼服役四年,李慕英辗转至刀山地狱。刀山地狱,专惩治生前犯下过多杀孽的恶人。所犯的杀孽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畜生。而在这里,她见到了自己的大哥李长业。“阿英,你怎么也在这里?”彼时李长业与其他罪鬼被锁在刀……
何以情叶成澜李慕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何以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晃眼服役四年,李慕英辗转至刀山地狱。

刀山地狱,专惩治生前犯下过多杀孽的恶人。所犯的杀孽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畜生。

而在这里,她见到了自己的大哥李长业。

彼时李长业与其他罪鬼被锁在刀山入口外,面色青灰,两目微凸,瘦骨嶙峋,一身白囚服早已被血污得不成样。

李慕英虽与李长业不合,且还被他牵连送了命,但到底出至一家。而今望着昔日的家人被酷刑折磨得没了人样,心里总归是有些难受。

她在李长业身前驻足,道:

李长业眼前一亮,枯瘦细长的手猛地拽住她衣角,仿若抓住的是海面的一块浮木,力道大得惊人:

李慕英摇头一叹:

话未言尽便被猛地扣住双臂,长年未修剪尖锐细长的指甲几乎陷入了她的皮肉,

李长业此话一出,他身侧的几只恶鬼仿佛商量好的,一同上前对李慕英又抓又打。寻常小鬼不会流血,但皮开肉绽的剧痛使李慕英眼前泛黑无从反抗。好在刀山地狱的鬼使大人及时发现异况,呼啸几鞭子将李长业在内几个恶鬼给打老实了。

刀山鬼使是个五大三粗一脸凶相的大汉,李慕英初来乍到还曾被他吓过。现今这一脸凶相的大汉却生生对她挤出几分关切的模样,瞧着与他外形尤其不搭调。

不光是刀山鬼使,前几狱的鬼使各有各的凶,对待旁的狱卒皆是横眉冷对,唯独对她极为宽容,甚至有意无意地帮过她几回。

她并不认为这一切归功于自己是十八狱中唯一的女子,她亦不是甚么貌若天仙足以他人倾倒的绝世美人。

敏锐如她,能看见那些鬼使看她的目光中,惶恐多于关切。就好似生怕她出什么意外、没办法和上头交代一般。

既然要罚,又何必打她个巴掌给颗甜枣?

李慕英只得浅笑摇头:

尔后,恶鬼们被其他狱卒赶上了刀山,骨肉被利刃穿透的声响尤为刺耳,哀嚎声震天。

哪怕散值休整后,那些声音也如魔音贯耳,在脑海挥之不去。

鬼固然不用歇息,但李慕英总归才做鬼三四年,人类的那些习性不是说去就去的。只是合衣躺下后,双臂的刺痛却教她辗转难眠。

她撸起衣袖一瞧,方知在岗时被李长业三鬼抠掐过的地方黑了大片。有的地方皮肉翻起,虽不见血流出,却还是触目惊心。

也幸亏自己早已不是肉.体凡胎,做鬼四年,积攒了些许修为,可自我疗伤。她立即盘腿而坐,打坐调息。

许是鬼术起了作用,痛感减轻后,李慕英迷迷糊糊地便睡了过去。

…………

李慕英趴在他背上没好气地嘟囔:

叶澜笑得轻蔑:

李慕英假作掐他后颈,

一路打打闹闹回至叶澜家,李慕英被放至木椅上,褪去鞋袜一瞧,脚踝那处明显青了一块。

叶澜俯身替她揉捏,她疼得直抽气:

叶澜嘴上说着狠话,手上动作却放轻了许多。

尔后两人都没说话。李慕英不经意间抬眸,许是那夜月色撩人,银辉将叶澜面部轮廓衬得皎洁朦胧。

李慕英心口蓦地漏了半拍,下意识地凑近他额角,意落下一吻。

不料叶澜正巧抬了头,四目相对,李慕英瞳仁微缩,霎时一股热意窜上脑门。她捂着脸,羞愧地别过头:

小说《何以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