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凌筱筱崔正国小说全文

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 小说介绍

顶流女星凌筱筱宿醉后,莫名穿了,看着这一贫如洗的土屋,她哇的一声就哭了,结果旁边的小团子比她哭的更凶。
……
出身工人家庭的崔正国响应国家号召下乡,没到一年却告诉家里要娶一个乡村小寡妇。
好兄弟们轮流灌酒问,都没问出原因。
只有崔正国知道,他不小心看了人家的腿,那腿又白又细,令他夜不能寐,辗转反侧。
于是,他决定娶她,勇于承担责任。。书中主要讲述了:凌筱筱抱着孩子,一脸恐惧看着来人。张老三黑着脸狠狠地蹬了她一眼,喊道:“嘴既然这么馋,今夜就别吃饭。”凌筱筱没有说话,却感觉到怀中的小姑娘醒来了,她瑟缩着肩膀,一抽一抽的,很明显在哭,或许是被眼前这老……
《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凌筱筱崔正国小说全文

《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凌筱筱抱着孩子,一脸恐惧看着来人。

张老三黑着脸狠狠地蹬了她一眼,喊道:

凌筱筱没有说话,却感觉到怀中的小姑娘醒来了,她瑟缩着肩膀,一抽一抽的,很明显在哭,或许是被眼前这老汉的辱骂声吓到了,都不敢出声。

张家三子张生闹腾道。

张老三甩了甩手中的烟斗,张生吓得也不敢说话了。

凌筱筱将几人的神情都看在眼中,心却一点一点往下沉。

心狠手辣的张老三。

沉默不语的张家婆娘。

欺软怕硬的张家三子。

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未来的生活可怎么过呀!

此时身上的疼痛都掩盖不了内心的苦闷。

她迫切的希望着明日一觉起来能回到现代,回到那个灯红酒绿的年代。

张老三将手里的农具放下,坐在院子里,大口大口抽着烟,看着旁边坐着的一对母女,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随即吼道:

凌筱筱僵直着背,没有说话。

张老三又喊了一句,

凌筱筱不耐烦的应付着,看着张家婆娘老老实实进了厨房做饭,而张生则一个劲的站在桃树下,盯着那桃子两眼放光。

怀中的小丫头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凌筱筱松手将她放下来。

小丫头一溜烟跑出去,站在厨房门口,乖巧的等候着。

凌筱筱瞬间就心软了,可张老三就坐在她身后,她动也不敢动,只能像个木头人一样等待着夜晚的到来,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

可事与愿违,半个小时后,张家人聚全了,二儿子张民,三闺女张爱,一家人围坐院子里的石桌旁,大口大口的吃着饭。

而她像个局外人一样木讷的坐在原地,动也没有动。

只有那可怜的小丫头站在他们旁边,流着口水,却也不敢说话,不敢主动要吃的。

凌筱筱从来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辛酸,饥饿对她来说都是次要的,眼前这一幕幕冲刷了她对人性的理解。

幸好农家人吃饭都很快,等她回过神来,一顿饭都已经结束了。

他们一家人又各自离开了,应该是还要去挣工分,毕竟时值夏日,麦子快要成熟的季节,大家都特别忙。

凌筱筱提着木棍再次打了几个桃,用着院子里张家二子张民挑回来的水,洗的干干净净。

靠墙站的小丫头露出一抹欢快的笑容,很是乖巧懂事,双手抱着比她手心还大的桃开心的啃了起来。

凌筱筱见状自己也拿了一个吃着。

母女两个吃了好几个桃,这才有了饱腹感。

为了防止再次成为别人的眼中钉,凌筱筱早早就抱着孩子回了那间土屋。

趁着天还没有彻底黑下来,凌筱筱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一个干净的被子铺在了光秃秃的席子上。

又找到一条干净的床单,盖在身上。

虽然天气很热,但是又困又累的两个人还是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凌筱筱隐隐约约还能感觉到身体的疼痛,可实在是太困了,根本睁不开眼睛。

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

凌筱筱就听见院子里张老三的叫喊声:

她听着刺耳的声音,看着纸糊的屋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认命般从床上爬起来。

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借着晨光将草鞋穿好,站在地上时,还能感觉到膝盖的疼痛。

可张老三的声音如同催命鬼一样,她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将房间的门打开。

张老三媳妇也就是林英问道。

凌筱筱摇了摇头,可联想到原主的记忆,还是回到屋子,用昨天的绳子将小孩儿的腿绑在窗户上。

看着还在昏睡的小孩儿,凌筱筱有一种罪恶感。

可这就是现实,这个年代,大人通常都是把小孩子绑在炕上,才出去上工。

凌筱筱咬咬牙走了出去,看见张老三带着几个子女已经离开了,她露出腼腆的笑容,道:

林英看了她一眼,又瞧了一眼不远处的桃树,这才走到厨房,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拿了两个玉米面饼走了出来。

凌筱筱一脸感激的接过玉米面饼,忍着膝盖的疼痛,将饼子放在窗台上,这才出来。

林英看着她空落落的手心,这才露出一点诧异,

凌筱筱为难道:

林英却没有丝毫同情,只是道:

凌筱筱跟在后面走着。

林英走的很快,好一会儿,就甩了她一大截。

凌筱筱尽自己最大的可能追赶着,出了胡同,终于看到了许多人。

无论男女老少,个个皮肤黝黑,而且有的脸上还有高原红,一个个不管是干什么,动作都极快。

她慢腾腾的挪过去,站在人群后面。

上面的大队长喋喋不休的讲着今日要干的活,凌筱筱却注意到最右边的两个青年了。

一个很明显就是昨天给她帮了忙的人。

另一个男子虽然长的不是很高大,可白净的脸庞也能看出,他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

他们两人站在最边上,和这些人显得格格不入。

凌筱筱收回视线后,脑袋放空,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活着。

在这个吃饭都艰难的年代,她一个人还带着孩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未知数。

而且根据原主的记忆,张老三很想把她和孩子打包给别人。

她可不想再嫁,不想沦为别人的附属品。

思绪间,周围传来呼啦的喊声,众人开始分工,扛着农具往山上走。

凌筱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能跟紧前面几个姑娘。

天还没有大亮,路边的小草上还沾染着露水,淋湿了她的草鞋。

唯一令她欣慰的是,这里山间的空气非常清新,非常舒服。

而膝盖上的疼痛好像随着时间的推移,像是麻木了一般,感受不到疼了。

凌筱筱听着前面的几个年轻姑娘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这个时代终究有她独特的魅力。

走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地里。

看着成片成片的麦子,凌筱筱惊叹不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受伤未好,还是什么?她被分到了一个很轻松的工作,就是跟着半大的孩子一起捡麦头。

所谓的捡麦头,就是在别人用镰刀割过去的麦田里捡没有收干净的麦子。

刚开始干起来,有些不习惯,可这活确实很容易上手。

对于从小娇生惯养,衣食无忧的凌筱筱来说,虽然这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可什么都比不上她想要好好活下去的决心。

认输?不是她的人生理念。

她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很快的适应这里的生活,再想办法看能不能让自己过的更好一点。

哦对,还有那个乖巧的小丫头。

想起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孩儿,凌筱筱就一阵担心,也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醒来,醒来看见身边没人会不会哭。

凌筱筱正低头边干活边担心孩子时,突然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梳着两根麻花辫,身材高挑,脸颊圆润,眉眼含笑的女子走了过来。

她似乎人缘很好,和谁都打着招呼。

走过来时,还笑着道:

凌筱筱习惯性的回了一个笑容。

张秀秀还有些诧异,没想到以前低头不爱说话的张家嫂子竟然还回她了。

于是,她又笑着道:

凌筱筱感受到了她的善意。

却在张秀秀路过她身边时,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凌筱筱从来没有这么难堪过,她的脸颊瞬间就红了起来。

张秀秀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小声道:

凌筱筱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没成想,张秀秀是个热情的,接过她手中的袋子,放在地上,大声道:

凌筱筱看着周围人看过来的眼神,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虽然她不知道对方这样做是为什么?

可她莫名的相信眼前这个大方热情的少女。

张秀秀带着她来到一处偏僻地,这才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将里面的窝窝头拿了出来,递到她面前,轻声细语道:

凌筱筱差点哭了,她不好意思的接过窝窝头,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张秀秀温柔道:

凌筱筱嚼着这涩涩的窝窝头,有些难以下咽,可她却莫名的觉得很好吃,这个窝窝头给她疲惫不堪的心灵带来了一抹温暖。

张秀秀道。

凌筱筱将最后一口窝窝头咽了下去,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特别愉悦的笑容。

张秀秀见状也笑了起来,想起眼前这个苦命的女子,叮嘱道:

凌筱筱应声着。

张秀秀道。

凌筱筱这也从脑海中扯出关于眼前这个少女的记忆。

张秀秀,可以说是这个大队最幸福的姑娘,她父亲是大队长,她是家里的长女,备受宠爱,家里还有三个弟弟。

凌筱筱看着眼前这个眉眼精致的少女,笑着点了点头。

两个人挽着胳膊一起回了地里,路途遇见熟悉的妇人和女子,还会打打招呼。

若是有人问自己,凌筱筱也会露出甜甜的笑容。

这活一干,一直干到太阳挂在高空中才结束。

众人拖着农具,成群结队往回走。

而凌筱筱一回家,就赶紧推开土屋的门,从堂厅拐到屋子去看小孩儿。

刚一进去,就听见小孩儿笑嘻嘻的声音,

凌筱筱这才松了一口气,爬上炕将她腿上的绳子解开,笑着道:

小孩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凌筱筱摸了摸她的头,抱着她下了炕,给她穿好鞋子,这才牵着她出了屋子。

院子里,张老三盯着那桃树,脸上的怒气越来越重,一偏头,就看见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母女俩。

他气的磨了磨后槽牙,决定等夏收结束后再收拾这娘俩。

于是,中午的时候凌筱筱成功的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高粱面,而且还出乎意料的好吃。

就连小孩儿都吃了一小碗。

吃了饭,凌筱筱牵着小孩儿就回了土屋,根据原主的记忆,她得午睡,不然下午一直得干到天快黑才会结束。

厨房里,林英和她女儿张爱两个人收拾着餐具。

张爱不耐烦的洗着碗,不高兴道:

林英撇了一眼女儿,冷声道:

张爱甩了甩手上的水渍,满不在乎的出了房间。

留下林英一个人默默的收拾着厨房。

土屋里,凌筱筱躺在炕上很快就睡着了,小丫头坐在旁边一个人默默的玩耍着,乖的很,也不打扰她睡觉。

院子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凌筱筱下意识的从炕上坐了起来,快速的下了炕,给娘俩穿好鞋子,抱着小孩儿就出了土屋。

林英皱了皱眉。

凌筱筱解释道,毕竟在她看来,小孩子带到身边才安全一些。

林英冷冷回了一句,就没再管。

带孩子的后果就是爬山更累了,小孩子本身就腿短,走不动,她只能背着往上走。

于是,娘俩走的更慢了。

崔正国和同样下乡的刘伟两人扛着农具往山上走着。

他一眼就看见了眼前这个熟悉的背影,想上去帮忙,可顾及着她的名声,却不能有所作为。

可旁边的刘伟就没有他那么多心思,路过时,笑着道:

凌筱筱看着旁边个子不高,却白皙的男子,不好意思道:

刘伟道:

崔正国看着周围人看过来的神情,故意大声道:

凌筱筱知晓他为自己解释,露出了一抹笑容。

崔正国看着这清甜的笑容,心突突的跳了两下,他低头接过农具,不敢再看女子的脸颊。

刘伟接过孩子,还高兴的往上抛了两下,惹得小孩儿哈哈哈的笑了几声。

崔正国为了避嫌,快步往前走。

刘伟背着孩子紧跟其后。

凌筱筱就算小跑着都追不上两个人,她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跟着。

路上一个妇人笑着道:

凌筱筱下意识的走慢了一点,应付道:

那妇人露出了然的神色,

凌筱筱道:

看着凌筱筱快步往前面追着,那妇人这才给旁边的人八卦道:

一个年轻点的妇人道。

陈三婶无趣的撇了撇嘴巴,却也不敢再多言了,毕竟真的传到队长耳朵中,那就不太好了。

凌筱筱到了地里,小孩儿站在地边上乖乖的等着她。

一看见她,就笑呵呵的跑了过来,抱住她的腿道:

凌筱筱一把将她抱起,穿过地里,将她和一群小孩子放在一起,好好叮嘱了一番,又让旁边的大孩子帮忙照看着,这才往地里走去。

下午的活就没有早上那么幸运了。

这里的地都在山上,不平坦,都是一层层的,割了麦子用车一时半会还拉不上,得有人将绑在一起的麦子,一摞一摞往上面背。

于是,整个下午她都来回往山坡上面背麦子。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相互监督,所有人都在认真干活,大队长还时不时来巡查。

凌筱筱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不仁了,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爬山坡,下山坡,背麦子,放麦子,自己就跟个机器人似的。

只有偶尔累的喘不上气了,才站在原地休息几分钟。

幸好她长大后经常在不同的环境下拍戏,而且常常一拍就是一个通宵。

所以,能吃苦也算是她一个亮点。

可山坡上拉架子车的崔正国,却有些心痒痒,每次过来装车,他的目光不知不觉总能第一时间看见那女子。

看着她额头上流下的汗,看着她湿透的衣服,他心里都涩涩的,想冲上前去,替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干了。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崔正国不知道,这种酸酸涩涩的感觉,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感情,如那没有熟透的梅子一般,有的人吃着甜,有的人吃着却酸的差点掉牙。

凌筱筱认真的干着活,哪怕到最后,感觉走一步路腿都发软,她也没说话。

因为旁边干活的女人们,比她背的更多,走的更快,却没有人抱怨,大家都在竭尽所能干着活。

打眼看去,根本无人偷懒。

各个满头大汗,衣服前襟后背都湿透了。

随着一声敲锣声,预示着今天的活终于结束了。

凌筱筱扯了扯嘴角,差点摔倒在地,还是旁边的妇人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话一出口,凌筱筱才感觉到自己说话都艰难。

妇人关切道。

凌筱筱道:

妇人道。

凌筱筱冲着妇人笑了笑,就直接坐在了地上,她实在累的不行了。

不等孩子的人已经扛着农具离开了。

小孩子似乎高兴的很,看见她,飞快的跑了过来,嘴里还喊着:

凌筱筱没给人当过妈,没照顾过孩子,可看着她脸上纯真的笑容,以及这奶声奶气的声音,她心情一寸一寸变得好了起来。

旁边的孩子都被自家大人带走了,可凌筱筱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有些艰难,半天起不来。

小丫头急着快要哭了,

凌筱筱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温柔一些,直白一些,以小孩子能听懂得方式说出来。

小丫头站在她身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杏子,递给她,

看着她期盼的眼神,凌筱筱接过来,擦了擦,咬了一口,差点被酸的流眼泪。

小丫头却有些奇怪,

凌筱筱忍着酸意,将杏子快速吃完,虽然酸,但是不得不承认嘴里确实有了味,身上确实有了力气。

凌筱筱笑着看着她,

小丫头使着吃奶的劲扯着她的胳膊。

凌筱筱就着她的胳膊,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带着小丫头慢腾腾的往下走。

走到宽敞的大路时,就看到崔正国拉着架子车走了下来。

说实话,这种由木板做成的车凌筱筱还是第一次见,这车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费人,而且容易出意外。

下坡时容易翻车,上坡时得靠着众人用力气推拉着,才能上去。

崔正国看见可怜兮兮的母女俩,就走不动了,看着附近空无一人,他控制不住的停下了车。

凌筱筱很感激对方,毕竟他确实帮了自己好几次。

崔正国面无表情的说着,心里却紧张不已,生怕她拒绝。

说实话凌筱筱心动了,可万一增加重量,就得不偿失了,起码做人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崔正国嘴上解释着,心里却恨不得亲自拉着她们母女二人坐在车上。

凌筱筱道谢之后,也不扭扭捏捏了,抱着小孩儿大大方方坐在麦堆后面,一手抓着车壁,一手抱着孩子。

小丫头也是第一次坐这种车,开心不已。

小说《顶流女星穿成七零小寡妇》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