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斜阳一束白光韩白苏言瑾夕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一抹斜阳一束白光》 小说介绍

(甜宠+虐甜+小美好+少女心+正能量+谋权)

她,言瑾夕,8岁那年,她死里逃生,被言府收养,徒有小姐身份,没有小姐待遇,但有兄弟姐妹可望不可求的自由。她乐观开朗,相信世间美好,传播正能量,用真心化解与兄弟姐妹间的冲突,又以身试险,缓解家人与救命恩人之间的矛盾……
他,韩家次子韩白苏,父亲死得蹊跷,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切和言家脱不了干系,他仇视言家,面对言瑾夕的刻意接近,他百般刁难,却在相处中被言瑾夕的真心打动,心甘情愿被她拿捏,为她解决一个又一个困难与麻烦,言瑾夕开窍晚了一些,加上自卑,一直未敢回应,当她想表达爱意时,他竟消失了,她失去了他……
刺杀案,私盐案,毒杀案引出一系列权力之争,言韩两家也牵扯其中,韩白苏势力薄弱,无力与朝野对抗,直到他发现自己是皇帝之子荀王,为保护他爱之人,他消失了,再见他时,他已是陌生的荀王……。书中主要讲述了:言瑾烁和赵河送走韩白苏,先后回了都城。言瑾夕担心庄园的人看到她的容貌,这几日,她一直在房间里吃饭,但凡出门,必戴面纱,刘管事也明事理,遵循大少爷吩咐,额外照顾言瑾夕,给她备好水、吃食、休息的凳子,还为……
一抹斜阳一束白光韩白苏言瑾夕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一抹斜阳一束白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言瑾烁和赵河送走韩白苏,先后回了都城。言瑾夕担心庄园的人看到她的容貌,这几日,她一直在房间里吃饭,但凡出门,必戴面纱,刘管事也明事理,遵循大少爷吩咐,额外照顾言瑾夕,给她备好水、吃食、休息的凳子,还为她准备遮阳的斗笠,并说三小姐如果不想劳作,回屋里休息便是,言瑾夕怎能披着言瑾韵的外壳,坏她的口碑,她坚持要下地劳作,言瑾夕小时候跟着亲生父母干过农活儿,这些事对她来说,不难,难得是太阳大,劳作时间久,体力跟不上其他工人,她差一点中暑,杏儿在一旁看见,心疼不已,多次上前,提醒她休息,她仍不为所动,继续劳作,终于熬过五日,但她被烈日晒得很黑,李旦正坐在马车上,刘管事站在马车旁,言瑾夕和杏儿走过来,上车前,言瑾夕和刘管事告别。

听闻此话,言瑾夕和杏儿对视憋笑,传递讯号,好像在告知对方,原来言瑾韵早就臭名远扬了,言瑾夕收回视线,看着刘管事说道。

说完,言瑾夕和杏儿先后踩着垫脚凳上了马车,李旦跳下马车,收起垫脚凳,策马奔去。

马车上,言瑾夕终于摘下面纱,杏儿见她脸上的阴阳肤色,又担忧起来。

言瑾夕知道自己面部上面黑,下面白,她安慰杏儿。

马车缓缓前行。

城门内,言瑾韵和小翠已在城门附近等着言瑾夕的马车,看见李旦行驶着马车驶入城内,她迅速跑过去,李旦见言瑾韵窜出来,迅速靠边停下,李旦放下脚凳子,先让杏儿下车,言瑾韵和小翠先后垫脚踏进马车,见到言瑾夕,言瑾韵吓了一大跳,大呼道。

言瑾夕边取耳环,簪子,面纱,边回复她。

言瑾韵和小翠坐到旁边,言瑾韵抢过小翠手里的行李袋,扔到言瑾夕腿上。

言瑾夕伸了下脖子,眼神落到马车角落,说着。

言瑾夕把取下来的物件递到言瑾韵手里,言瑾韵赶紧把簪子耳环都戴上,小翠把言瑾韵的行李拿起来递给到言瑾韵手里,言瑾韵打开检查,发现少了一套衣服。

言瑾夕边换衣服边解释

言瑾韵瞳孔震惊,大呼。

言瑾夕给了她一个威胁的眼神。

言瑾韵又被言瑾夕怼得哑口无言,不知说什么才好,言瑾夕已经麻利地换好了衣裳,她起身往车厢外走,突然回头警告言瑾韵。

言瑾夕说完走出车厢,言瑾韵嘴巴翘的老高,在那里生闷气,下了马车,言瑾夕向李旦点头示意,告诉他可以走了,李旦接收到讯号,策马向言府驶去。言瑾夕和杏儿靠腿儿走了回去,言瑾夕打了一盆凉水回到院子,看见门口的桌子上放了一套衣服,她把水放到桌子上,伸手拿起衣服,这应该是大哥放过来的监察处工服,她放下工服,将脸移到盆子前,看着水里的倒影,自言自语。

言瑾夕把帕子拧干,敷在脸上,享受那冰凉的感觉,之后又拿着衣服回到屋里,坐在床边,对着枕头发了会呆,然后自言自语说话。

监察处中庭。

几个小官吏围在一起说闲话,其中一个小官吏推测道。

另一个一小官吏应和着。

秦副史路过,几个小官吏相互眼神提醒,大家赶紧闭嘴,其实秦副史听见他们在讨论韩大人,人都走过了,又退回来走到这群人跟前,警告道。

吓得几个小官吏连忙说好。

眼看着韩白苏近几日快回来了,卷宗室越来越乱,把言瑾烁给愁死了,他估算着时间,言瑾夕今天应该已经回来了,散值后火速回家去言瑾夕院里找她,他叫着言瑾夕的名字,敲着言瑾夕房门,言瑾夕正在试工服,听见大哥在门外唤她,赶紧整理好衣服去开门,开门那一瞬间,言瑾烁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笑着说道。

言瑾夕早已猜到大哥会嘲笑她,一脸云淡风轻,毫不生气的样子,言瑾夕回复道。

言瑾烁收起笑容,他要说正事。

言瑾夕觉得大哥说的有道理。

韩白苏告假仅三日,韩白芨怕母亲担忧,给韩府飞鸽传书,告知母亲韩白苏会在军营多待几日。韩白苏在军营待了七日,在军医的悉心照料下,伤口已愈合不少,韩白苏急着回监察处当值,向大哥提出告别,韩白芨担心韩白苏,最后亲自护送韩白苏回家,两人策马回归。

韩府正门,兄弟俩抵达韩府,从马背上跳下,跨步走到门前,韩白苏敲门,小厮叫开门,看见二人,有些激动,然后转身往里面吼着,你们快去通知夫人,大少爷和二少爷都回来了,方青正好听见这句话,他急忙跑到门前,愣住了,很快又回过神来,说道。

韩家夫人和妹妹韩白芷闻声从正厅踏步走来,迎接两位儿子,韩家夫人抓住韩白苏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关切问到。

韩白苏收回手,抬起双手颠了颠衣袖,缓慢转了一圈,韩夫人不放心,又看向韩白芨,询问他。

韩白芨瞄了韩白苏一眼,韩白苏看着他,微微摇头,眼神示意,让他千万别说,以免娘会担心,韩白芨收到讯号,回过眼眸,对韩家夫人说道。

旁边的韩白芷嘴巴嘟的老高,不满地说道,作为韩家唯一的女儿,竟没有二哥受宠。

韩白芨瞪了韩白芷一眼,说着。

韩白芷抱胸,侧过脸赌气。

韩白苏性格冷漠,孤傲,还有那么一点自大,他不了解小女孩的心思,和韩白芷从小就不对付,两人一直互相看对方不顺眼,韩家夫人出来打圆场,她拥着韩白芷的肩膀,往回走,边说着。

韩白苏,韩白芨跟着韩家夫人和韩白芷后面,往正厅走去,韩白芷嘴里依旧噼里啪啦抱怨着。后面兄弟二人偷偷交谈,韩白芨将头凑近韩白苏低声说道。

除了言家夫人和妹妹,韩白苏与其他女子接触甚少,当韩白芨问起姑娘时,韩白苏脑子里竟闪现救她的蒙面丫鬟,他进入沉思,为何那丫鬟从头到尾不曾跟他讲过一句话,是不会说话,还是故意保持沉默,依稀记得蒙面女子的衣服虽然脏,但材质不错,整个人的装扮,并不像丫鬟,这个女子身上疑点重重,韩白芨见他走神,低声叫了他好几声,他才醒过神来,韩白芨继续问道。

韩白苏尴尬一笑,极力掩饰,低声说道。

言瑾夕比韩白苏回来得早,她利用这几日,把卷宗室清扫得干干净净,把卷宗整理的整整齐齐,也完成了分类,以后每存一份卷宗,只要把它放到对应分类区域,便很容易找到。言瑾烁跟着秦副史外出办公,她正想坐于言瑾烁书案前,大哥交代要多写多练习,她便写写画画,只是,她写得字真丑。

今天是韩白苏从军营回来后,第一天来监察处,他大步跨进他的公事房,直径走到书案前坐下,拿起书案上的书开始阅读,他低头做自己的事儿,嘴里冷冷地对贴身侍卫方青说。

方青感觉言瑾烁又想找言大人麻烦,好在言大人不在,他行拱手礼,回复道。

言瑾烁不爽地翻了一个白眼,起身跨步往隔壁卷宗室走去。言瑾夕练字累了,忙里偷闲,坐直身子伸懒腰,不小心碰到了书架上的瓷器,发出一声响动,惊恐之余,她迅速侧身站起来,伸手去扶那摇摇欲坠的瓷器,这声响动被门口的韩白苏听了去,他上下扫视了一眼大门,言瑾烁已外出,里面有人,门却仅闭着,想到这里,他保持警惕,一脚踹开了门,原本言瑾夕已经扶住瓷器,门却突然开了,惊慌中,手一抖,砰地一声,瓷器重重地摔下去,碎了一地。她背对着韩白苏,愣在那里,看着地上的碎片,捏紧拳头,身子微微颤抖,她能感觉到,后面杀气腾腾的,她不敢转身,她不知道背后是谁,但她能够肯定,他绝对不是大哥,大哥有时候不太着调,认真起来可以撑起一片天,一脸笑相,为人随和,身上不会有这么重的戾气,后面的人一定不是大哥,不是他又是谁呢?韩白苏踢开门后,人未动,而是站在门口观察里面的情况,他紧皱眉头,心想,这人穿着监察处的工服,但并不合身,小身板看起来,更像个姑娘,这人是谁呢?他看向书案,上面铺着一张宣纸,宣纸上写着歪歪扭扭的汉字,韩白苏收回注意力,继续盯着这个背影,开始缓缓靠近她。言瑾夕问自己,这该如何是好,她一脸懊恼,担心自己会被换掉,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做点什么进行自救,言瑾夕猛地蹲到地上。

小说《一抹斜阳一束白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