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医妃,傲娇世子赖上门(李挽蓁齐宴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团宠医妃,傲娇世子赖上门》 小说介绍

晟安伯府四姑娘从小就循规蹈矩,却还是被未婚夫退了婚。
祖父:乖孙女,皇家媳妇不好当,退婚也好,祖父以后一定给你找个更好的;
二哥:妹妹放心,二哥总有一天会为你讨回公道;
七妹妹挥挥小拳头:四姐姐,你以后一定要找个比他长得好,比他有钱,比他更好的姐夫!一家子人都将她放在心尖上宠,某人心里直打突,未来媳妇这么多靠山,要娶进门不容易啊?不怕,还好爷靠山更多!
追媳妇小剧场:
某人不远千里来追媳妇,结果被一小孩挡住去路,说要认爹,还未成亲的他傻眼了:爷媳妇还没拐回来,哪来的儿子?
拒不承认的他被众人围观指责,眼神扫到不远处熟悉的马车时,计上心来,
作死道:“我媳妇就在马车中坐着,只要她认你,我就同意你跟着我!”
马车中的四姑娘:哪来的登徒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乱认媳妇?
暴怒的四姑娘直接给他来了一记狠的。
某人摸着自己又痒又红肿的脸,哭丧着脸,媳妇你这下手也太狠了!。书中主要讲述了:齐国公府,翠羽轩。齐宴书端坐在桌案旁,浑身散发着阴郁气息.他死死盯着手中的荷包,似是要将它盯出一个洞来。一黑衣侍卫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心听候世子发落。“你的意思是,查了几天都没有没有一点线索?”……
团宠医妃,傲娇世子赖上门(李挽蓁齐宴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团宠医妃,傲娇世子赖上门》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齐国公府,翠羽轩。

齐宴书端坐在桌案旁,浑身散发着阴郁气息.

他死死盯着手中的荷包,似是要将它盯出一个洞来。

一黑衣侍卫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心听候世子发落。

他沉着脸看着侍卫,心中的怒火没有一丝减退。

这次他突然昏迷,太医们束手无策,要不是有慧觉大师,后果不堪设想。

醒来后,他就将当天发生的事捋了一遍;

却没有丝毫头绪,唯一的线索就是他手中这个荷包,还有那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他现在一看到这个荷包,脑子就要炸了。

被一个姑娘弄晕还险些醒不过来?说出去都要够死对头嘲笑他好几年了。

一想到这,他就想立马将罪魁祸首揪出来,然后好好收拾她,让她知道他齐宴书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可惜,他派出去的人一无所获。

越想越火大,京中竟然还有姑娘不怕他,他齐宴书的名号什么时候这么不好用了?

那些闺阁千金们不是一向都看他不顺眼,一见到他就绕道走的吗?

等等!齐宴书突然觉得有些惊悚起来。

难道弄晕他的人不是闺阁小姐?不,不可能,齐宴书绝不承认自己忽然有些害怕知道真相了。

害怕荷包的主人是个小丫鬟,若真是这样,他堂堂齐国公世子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京中行走?

仅仅是这样一想,他就有些接受不了;

神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侍卫见世子爷半晌没有说话,悄悄抬眼望去,一眼就让他立马低头不敢再瞧!

太可怕了,这到底是哪家的祖宗惹了他家世子爷啊?

祈祷他千万别被找出来,不然后果他可不敢往下想。

片刻之后,齐宴书终于回过神来,

只要一想到荷包的主人,他就恨的牙痒痒,只要一想到踩他脸面的人是……

齐宴书打了个哆嗦,咬牙切齿的道:

侍卫欲言又止,齐宴书皱眉道:

侍卫赶紧回话:

‘砰’杯子摔碎的声音,吓得侍卫瑟瑟发抖。

齐宴书沉着脸道:

侍卫躬身退下。

李挽蓁一连两个喷嚏。

玉荷紧张兮兮的道:

李挽蓁耸了耸鼻子,摆摆手道:

玉荷拿了件外袍给她披上,轻声道:

李挽蓁不想被耳朵起茧子,只得穿上,嘴上却囔囔道:

‘扑哧’一声,一旁安静的七姑娘突然笑出声来,

她指着李挽蓁道:

李挽蓁捏了捏她的鼻子,道:

七姑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李挽蓁脑海中突然浮现六少爷说话时的模样,猛地打了个哆嗦,

她哪里和六弟像了?

六少爷李明栩是四房长子,从小就爱笑,对谁都是一张笑脸,然后嘴也甜,经常逗得老夫人开怀大笑!

府里哪个丫鬟婆子都不称赞六少爷一句:孝顺!

每次一见面,他就摆出招牌式的笑容,然后在她面前显摆道:

李挽蓁猛摇头,试图将六弟甩出脑外,

见自己差点被某人给带去沟里,敲了敲她的额头,

语带威胁:

七姑娘一把捂住被敲疼的额头,委委屈屈的不敢再说话。

玉荷轻笑,对这幅画面见惯不怪!低头继续收拾行李。

为了摆脱六弟的魔咒,李挽蓁企图以此事来转移注意力,正思忖着,却突然听见玉荷‘咦’了一声。

一时好奇,转过头去。

正好瞧见玉荷将收拾好的几个锦盒和包裹都重新打开翻看,神情也有些不对,这是怎么了?

这丫头向来稳重,鲜少露出这般神情,想着她就问出了声。

玉荷仔细检查了一遍才道:

李挽蓁想也不想问道:

玉荷好笑道。

她还记得当时姑娘说要学针线,霍霍了不少的绣线才学会了一点。

后来绣线都没了,她打算去绣坊给姑娘拿,结果姑娘说不用,反正是练手,不在乎绣线好坏。

后面直接拿的她们丫鬟用的普通绣线绣的,结果绣出来后效果还不错,

于是姑娘就收着了,也没舍得扔!

李挽蓁想了半天都想不起来荷包丢哪了,

摆了摆手:

玉荷却有些担忧道:

李挽蓁好笑道:

闻言,玉荷提着心也就稍稍放下来了一点。

但她总觉得,这事好像没这么简单,她还是再找找吧。

京中一家酒楼,

不似云香楼生意火爆,但对面的墙角边,仍蹲了不少的乞丐。

突然一个乞丐捂着肚子,准备去找茅房,被一道身影给拦下了。

那人手中拿着钱袋子在手中抛了抛的,

乞丐顿时眼冒绿光,讨好的道:说着一双脏兮兮的手准备伸过去拿。

却被来人躲过去。

他示意乞丐附耳过来,耳语片刻,

那人打开钱袋,拿出里面的几两碎银子丢给乞丐,说道:

小说《团宠医妃,傲娇世子赖上门》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