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界幻想张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镜界幻想》 小说介绍

[无限流]+[诸天万界]+[灵气复苏]+[进化游戏]
灵海潮汐动,诸天世界倾。
(本文慢热,铺垫较多,伏笔爆发,希望喜欢。)。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奇怪的梦境。张放感受到刺眼的白光,眨眨眼睛。他的脑海里,还依稀有着梦境的轮廓。那是一栋穿进云彩里的高楼,口字型,正正方方,中间是一块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天井。楼梯就在高楼外面的边缘,白云围绕在身边,……
镜界幻想张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镜界幻想》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个奇怪的梦境。

张放感受到刺眼的白光,眨眨眼睛。

他的脑海里,还依稀有着梦境的轮廓。

那是一栋穿进云彩里的高楼,口字型,正正方方,中间是一块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天井。

楼梯就在高楼外面的边缘,白云围绕在身边,就像是迷蒙的雾。

漆黑的水由楼底涌上来,在狭小的空间里激荡,冲刷,然后毫不犹豫的接着向上喷发。

依稀之间,张放看见漆黑的流水中,一双雪白的獠牙,和偶尔起伏的,粗壮的躯体。

那是一条蛇。

一条漆黑的,凶戾的巨蛇,它的躯体庞大,最小的鳞片都远远超过张放这具瘦小的身体,它磨牙吮血,死死的盯着他。

这是狩猎者看待猎物的眼神。

只有向上逃,不停的奔跑。

张放扶着由锈蚀的钢管和掉漆的铁板焊接的梯子向上奔跑,每跑一步,都有绿色的铁锈簌簌的掉落,低沉的金属交击声来回响彻天空。

到底什么是天空?什么是高处?什么是绝顶?什么是尽头?

张放已经忘记了。

他只记得不停的奔跑,不停的逃亡。

酸痛,麻木,困倦,虚无。

他忘记了,只有奔跑。

终于,云雾渐消,张放好像看到顶了。

楼顶是一小块平台,平台中间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来者。

那是一团火,一团庚金色的烈焰,那是流动的黄金,那是刹那而来的光影。

近了,越来越近。

那团火焰已经触手可得。

这时,天黑了,夜如同漆黑的幕布,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伴随着剧烈的狂风,破烂的楼梯摇摇晃晃,张放已经要抓不住了。

寸步难行,寸步,难行!

狂风中,黑水里的大蛇优雅的游曳着,缓缓探出头来。

那是怎样一条蛇,漆黑的鳞片即使在夜空中也散发出锐利的乌光,鳞片们紧紧的扣在一起,复杂的纹路仿佛远古祭祀的图腾。

一颗紧闭着的,巨大的竖瞳,呼吸之间,如火焰般炙热的气蒸腾而出。

骤然,巨蛇张开竖眼,一颗蓝色的,妖冶的瞳仁紧紧盯着张放。

他想喊,想呼叫,甚至是一跃而下,但都失败了。

最后,他只是瘫倒在摇晃的楼梯上,冷汗像瀑布一样流下。

火,对,还有火。

张放想起来,那火近在咫尺。

在远古流传下来的基因里,以火对抗野兽的习惯是永远抹不去的烙印。

张放的腿软了,颤抖着无法支撑自己起来,他只能试探性的伸出手。

他要抓住火,不,或许被烧一下也好。

在火苗舔舐到手指的一瞬间,巨蛇的瞳孔收缩。

这个通天彻地的庞然大物迅猛的收紧身体,坚韧的鳞片放肆的勒紧高楼,钢筋水泥,大理石板,都瞬间被勒的扭曲,崩断。

然后,楼塌了。

张放坠落。

在风中下坠的张放,隐隐约约看见了,高悬于天空的祸世大蛇,和它身旁那团爆裂的,刺眼的流火。

像是幻想中的一幅重彩的油画,又淡雅的如同丹青勾染的水墨。

······

真是离奇的梦境,张放忍不住想。

仅仅是现实拼凑而出的片段,就这么让人难以忘怀。

张放的额头上,好像还有梦境遗留下来的冷汗。

只是,这天气怎么越来越冷了,我昨晚睡觉时明明穿了外套的。

难道下雪了?

张放睁开眼睛向窗外望去,发现窗户上,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花。

真是降温了,还没怎么睡醒的张放点点头。

只是,这宿舍里,怎么有一股······,牛肉的味道?

张放猛然睁开眼,发现,这个地方并不是他的宿舍,而是一个木质的小屋。

牛肉的味道,就是从屋子中间,一个烧炭火的铁桶上传来的。

噼里啪啦烧的正欢的火苗上,是一罐罐牛肉,竖圆型的马口铁罐中,一股浓郁的肉香蒸腾而出。

在张放的对面,一架简陋的铁架床上,一个英武的男人正忙着为手中的钢刀缠上防滑的白布。

那钢刀如一泓流水般清亮,映照着燃烧的火炉,发出冷冷的清光。

早自习即将迟到的张放弱弱的问。

对面的男人想了想。

张放眨了眨无知的眼睛,说:

张放脑子一片空白,说的话语无伦次。

憋了半天,张放终于说。

他自认平平无奇,一张白纸,是扔到人群里就找不到的那种,天之骄子,他自己都不信。

并且,他对面的男人虽然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但张放清晰的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其次,对面那个上位者还需要抓紧时间做准备,为刀柄缠防滑绷带,一定是要肉搏,自己这个初中生能在这种战斗里凑什么热闹?

没等那个男人回答,阴影里就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是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

那个人戏谑的说。

炉火对面英武的男人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说着,男人掏出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扔给了张放。

说完,又自顾自的的一圈又一圈的缠起绷带。

张放清晰的看见,那是一柄锐利的刀,古铜色的刀柄上依稀还能见到洗不掉的黑印,刀身的底部还有一小块豁口。

这是一把杀过人的凶器。

······

······

笔记本上确实记载些事情,但事实上,大体也只讲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游戏的目标只有一个,斩杀血巢孕育的怪物,肉搏,成功者获得奖励,失败者颗粒无收,全部失败死亡。

第二件事,游戏为了平衡实力差距,会恢复玩家在自身生活的岁月中,最强悍的状态,类似于时光倒流,让人年轻之类的。(但效果是否能持久到离开游戏,不能确定,很大概率不能。)

第三件事,由于玩家是未知奇物通过血脉牵引而来,系统允许玩家选定一名血脉相近的血亲替代自己游戏。

什么肉搏怪兽,什么神秘奖励,甚至于对面的英武男子袁希民恢复了年前的状态,阴影里冷酷男子汪进宗回复年前的身体,张放统统不在意。

现在,他只记得一件事,血脉相替。

结合汪进宗的话,他清楚的了解到了那句玩笑是什么意思。

他那个很久不见的父亲,在卷入一件神秘事件后,选择让他的儿子替代他。

血腥的肉搏角斗游戏,让一个初中未毕业,连只鸡都没杀过的孩子替代自己。

这是让张放替死!

张放只是一个孩子,对老人有用的恢复往日状态对他就是鸡肋,回复什么,回复成受精卵吗?

汪进宗看着张放的样子,冷酷的笑了笑。

说着,汪进宗直直的将手中把玩的匕首抛了过来。

扔匕首的力度不大,但不加以阻止,刺个头破血流还是轻而易举的。

这时,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了飞来的匕首,精准的在刺到张放的前一瞬间截住了它。

袁希民看不下去,出声制止。

汪进宗不屑的挑挑眉,却也没再说什么,推开门出去了。

外面是呼啸飞舞的风雪,趁着开门的间隙钻了进来。

一丝寒风吹到张放的脖子上,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袁希民为他的朋友解释道。

说到这,袁希民也克制不住怒火,将手里的匕首狠狠插在铁桶上。

半晌,拔出匕首,刃尖已经被烧的通红,半指长的豁口中,煤炭燃烧的烈焰喷涌而出。

而袁希民的眼中也正倒映着这燃烧的烈焰,甚至更甚。

说完,袁希民也不再看他了,从脚下捡起一块黑乎乎的石头,磨起刀来。

袁希民借助这不知名的力量,回到了自己的巅峰,曾经的他,也是能三天三夜不睡,一个人突破敌人巢穴的怪物。

但他依然不能作出任何保障,杀戮游戏,倒流时光,具象幻想,血脉替换,都是人类无法迈进的,神明的殿堂,而作为血巢生出的怪物,又怎么是简简单单能解决的呢?

他会尽力一搏,汪进宗也会尽力一搏,但结果犹未可知。

他还有个和张放差不多大的女儿,在愤怒的同时,他也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自己那个,不太懂事的小祖宗。

磨刀罢。

叮~叮~叮~

房间里只剩铁石交击之声。

······

······

真像是一个醒不来的梦境,张放掐了掐自己。

愤怒,恐惧,哀怨,这些情绪如同接连天地的龙卷风,将张放的内心破坏的一片狼藉。

恨。

只有刻骨铭心的恨。

他清楚的明白,父亲先是决定用至亲替死,然后从两个孩子中选择了自己,彻底抛下了那个普通的家,选择了另一条路。

生死之间,几个人能面不改色?张放不知道。

即便是父母,依旧有优有缺。

即便是孩子,依旧是亲疏有别。

只是,他无法接受,无法接受心目中的擎天高塔为什么塌了,而为什么恰巧,自己就顺势被压到下面呢?

坐在床上,张放有些恍惚,恍惚间,他又回到了那个离奇的梦境,那个崩塌的通天大楼,那个永远下坠的夜晚。

突然,张放伸出手,打翻了铁桶上的瓶瓶罐罐,在袁希民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把将手伸了进去。

抓住了,抓住了!

张放的心里疯狂呐喊,然后紧紧的攥着它,慢慢拿了出来。

袁希民看见,那是一块煤炭,那是一团烧的通红的火。

在梦境中,张放抓住了坍塌高楼的一个边角,一点一点的爬了上去。

在巨蛇的注视下,用力的握住了那团金色的火。

金色的烈焰,更是流动的庚金,也是湍湍的罡雷。

张放紧紧的握住了火。

那团火也紧紧的握住了他。

终于,在袁希民的注视下,那团通红的炭火抖落了表层的灰尘,露出了本来面目。

那是一颗血红的心脏。

就是造成异变,将几人拉到这个诡异的生死游戏里的心脏。

遥远的血巢中,巨大的竖眼倏忽睁开,幽兰色的眼睛掠过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小东西,向着木屋的方向看来。

在汪进宗惊愕至极的眼神中,抖了抖自己庞大的身躯,厚厚的积雪飞泻而下,如同雪崩。

现在,梦境也破碎了。

张放将那颗心脏按在自己的胸口,咚的一声,新的心脏直接将旧的心脏震碎。

这颗心脏竟然霸道至此。

随着心脏的血管一根一根的钻进张放的身体,他每一寸的皮肤都燃烧着流动的烈焰。

咚~

又是一声,心脏如同引擎般咆哮着,体内的血液如同凌汛的大河。

张放向前一步,一栋通天彻地的高楼拔地而起,将木屋顶个粉碎。

那只巨大的妖蛇像梦境般缠绕而来,只是,张放已经不需要逃跑了。

在高高的楼顶,张放一跃而起,如同一颗沉落的太阳,狠狠撞在了巨蛇的独眼上。

现实,梦境,张放已经忘记了,他只是本能的反击。

通天的大火燃烧而起,将大蛇烧的灰飞烟灭。

至此通告,这霸道横烈的至宝,有了新的主人。

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小说《镜界幻想》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