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全本免费阅读,女主米粒男主程苍小说全文

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 小说介绍

先婚后爱,弱小无助重生后变坚强独立女主+纨绔奶狗富家子变霸总精英大狼狗男生
米粒被人勒死后重生,直接被送去程家替嫁,为植物人程家二少程苍冲喜。
程二少看着被奶奶拉来冲喜的小娘子表面答应结婚,却背着奶奶和米粒签订契约婚姻。
没想到这位程家二少夫人利用前世在程氏财团的金雀别墅学到的金雀技能,一路升级打怪,报母仇,夺家产,撕白莲,还一路带着自己的便宜老公二少程苍躲避各种暗算,拆穿各种阴谋,追根溯源找真凶,终于揪出幕后黑手,改变了程苍前世的悲惨遭遇。
程二少被自己的契约少夫人迷得神魂颠倒打死不离婚,最终在老婆的陪伴下,从一个吊儿郎当流连风月场的纨绔贵公子,成长为护妻无敌宠妻无度只有自己老婆天下第一好的霸道总裁。。书中主要讲述了:晚上九点多钟,一辆黑色越野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车载收音机里,正在播放一首古老的红歌。副驾驶上坐着的那个满脸横肉的壮汉,不耐烦的调了台。“现在播报一则交通新闻,一个月前在西华山山道发生的特大车祸事故,原……
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全本免费阅读,女主米粒男主程苍小说全文

《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晚上九点多钟,一辆黑色越野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车载收音机里,正在播放一首古老的红歌。副驾驶上坐着的那个满脸横肉的壮汉,不耐烦的调了台。

司机和副驾的壮汉在听到程苍这个名字后,不约而同朝后座上看了一眼。

此时一个女孩子被捆得像个粽子,头上随意的缠了一圈绷带,披头散发,满身伤痕的斜卧在后座上。

一双漆黑的双眸,透过散乱的头发,凶狠的盯着他们。

忽然女孩神色复杂地笑了,声音沙哑的低语:

司机和壮汉并未听清她的低语,对视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开车前行。

他俩只是米董派来抓这个女孩回去。具体情况他们并不了解。对于这些豪门恩怨,两个人很默契的没有多嘴。

手机铃音突然响起,壮汉似是也被突然响起的铃声吓了一跳,赶紧掏出手机接通。

一接通,电话那端一个冰冷的声音直接问道。

那个冰冷的声音只顾强调送达的时间,对被抓回来的人现在如何毫不在意。

壮汉又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女孩,虽然面露不忍,但还是尽责的回复对方的话。

壮汉的手机不拢音,虽未开免提,后座上的女孩也听到了壮汉和米洪林的对话。

她目光阴沉地盯着前面那个壮汉手中的手机,眼神里露出深深的恨意。

米洪林,你逼死我妈,又把我推入火坑。如今我再世为人,如果还有翻身之日,必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和你们恶毒的女儿。

黑色越野车下了高速,风驰电掣的朝着米洪林发来的地址奔驰而去。

被捆绑的像个粽子似的女孩浑身酸麻,她试图活动一下筋骨,一动,头部传来剧痛。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眼前出现很多场景碎片。

她又睁开眼,看到副驾驶上的那个壮汉,她终于确认,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前世那个米粒,因为无意间撞破一个惊人的秘密,已经被人活活勒死了。

现在的她,正是被继母逼迫替同父异母的妹妹去做程氏财团程家二公子的金丝雀,她鼓足勇气逃跑的时候。

米洪林派来抓她的两个壮汉找到了她。

瘦小柔弱的她虽然拼命挣扎,还是被其中一个壮汉抓住头发拽倒,头磕在路边一块凸起的尖锐的基石上置死后重生。

只是这次,她没有像上一世那样被打包送去金雀别墅,而是被送去冲喜。

冲喜?

等等,刚才新闻说的是那个程苍变成植物人了?

上一世的程苍也是经历了这场车祸,在车祸中程苍撞伤了脊椎,成了瘸子。

她被扭送去金雀别墅的时候,程苍人还在医院,直到半年后,她才第一次见到程苍。

他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到她们这些金雀的培训基地。

虽是一副被上帝亲吻过的绝世美颜,但却神色阴沉,眼神狠厉。浑身散发着一股阴狠暴戾的森寒之气。

程氏财团富可敌国,这位二公子是出了名的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每天混迹风月场,欺男霸女,惹是生非。

自从废了双腿,人就变得阴狠暴戾,稍有不如意,对周遭人轻则打骂羞辱,重则非死即伤。

米粒在金雀别墅三年,对程苍打骂羞辱金雀司空见惯,非死即伤虽未亲眼所见,也没少听说。

米粒想起前世自己被勒死前发现的秘密,忍不住邪魅的弯起一侧嘴角。

今生既然幸存,她必将从上一世逼死自己的人身上讨回公道。

她朝车窗外看了一眼,外面一片漆黑,除了车灯照亮的地方能看到两侧高大的行道树,其他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像一只潜伏的巨大野兽,慢慢张开长满獠牙的嘴,阴森恐怖。

即将面临什么情况她无法想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来之则安之,她现在需要养精蓄锐,来面对即将到来的未知时刻。

米粒不再动,尽量放松自己被捆绑的身体,在车身轻微的摇晃中沉沉睡去。

米粒觉得自己似乎刚刚闭上眼睛,就被人拍了几下叫醒了。

她睁开眼,看到车门打开,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妇人在轻轻拍着她被捆绑的双腿。

见她睁开眼,妇人赶紧离开车门对旁边的人说:

过来两个大个子男人分站两边车门,把她胳膊和腿上的绳子分别解开。

她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从手脚处涌上来酸麻感让她痛苦的不敢再动。

车外的人没人出声,只是静默的等着她慢慢从车里挪了下来。

那个解她腿上绳子的男人又过来把她手腕的绳子给解开。

她活动了一下已被勒出血痕的手腕。抬头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是个偌大的宅院,背靠西华山,整个宅院像一个隐没于山林中的村落,灯光闪烁,与星辉交相辉映,甚是好看。

他们眼前这座古色古香的宅院应该是主宅,两个高大的石狮子威武雄壮的分立两边。

刚刚拍醒她的那个妇人,和颜悦色地看着她笑道:

什么鬼?二少夫人?

米粒惊讶地看了那个妇人一眼,随即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她跟上妇人的脚步随她走进庭院,随着九转回廊走了好久,终于在一个大堂中,见到一个坐在太师椅上的雍容华贵的老夫人。

妇人恭敬的说。

成亲?二少夫人?

米洪林让那两个打手送她来程家,说是来冲喜。现在这个老夫人又说成亲,他们叫她二少夫人,现在这状况,她是要和那个植物人程二拜堂成亲来冲喜?

我靠,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踏马地冲喜这一说?

刚新闻都说了全国的专家都请过来了都没治好,她个黄毛丫头过来给冲个喜就能好?

米粒心中疯狂吐槽腹诽,面上却维持着懵懂无知的小女孩神态。

妇人恭敬的回完话就带米粒去清洗。

出去之前,米粒抬眼看了一眼坐在老夫人旁边那个穿着黄衫马褂留着山羊胡子的干瘪老头。

也难怪程家会信什么冲喜之说,这人一看就是个久混江湖高段位的老神棍。

想到这里,她嘴角有些不受控的微微抬了抬。

神棍探究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微微一笑。

米粒一怔,怎么感觉这笑容在哪里见过呢?

只是她现在没有精力去想一个老神棍的事情了,她被带去个很大很豪华的浴室外。一堆女佣端着放满各种用品的托盘并列两旁,米粒被这种夹道欢迎的阵势弄得走路都有些别扭了。

那个妇人直接带她进了浴室,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形的浴缸,里面放满满着花瓣的水。米粒怔愣间,那妇人开始扒她身上布满血水的污浊衣物。

米粒赶紧退后一步,自己动手脱了衣服,被妇人带着进入浴缸。她身上有七八道鞭痕,那是壮汉追她时甩在她身上的,还有各种青紫的淤痕,简直惨不忍睹。

老妇人看了惊呼道:

米粒没吱声,只是按他们的要求开始清洗。

米粒不仅被带去梳洗干净,还化了妆,又被人伺候着穿上一套大红的古妆喜服。

被人这么一折腾,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快十二点了。

浑身伤痛筋疲力尽的米粒困的有些睁不开眼。但是众人并不放过她。

她被带到了一个很大的祠堂里,里面摆满了各种牌位。周遭星火点点,香火缭绕,安静肃穆。

米粒到时,那个老夫人正跪在祠堂香案前的蒲团上虔诚的跪拜。

老神棍在旁边手执拂尘念念有词。

米粒听不清他在念什么,只是莫名觉得好笑,感觉自己像是走错了时空。

老神棍余光看见米粒走进祠堂,朝旁边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男子点头示意一下。

灰道袍就转身朝米粒走来。

怀里居然抱着一只羽毛溜光水滑的大公鸡。

米粒终于没控制住,噗的一下笑喷了。

正在跪拜的老夫人抬头看了她一眼,面带不悦。

米粒赶紧板起面孔。

灰道袍对米粒说:

他带领米粒跪在老夫人旁边的蒲团上,把他怀里的公鸡放到了米粒怀里,让她抱紧。

然后示意她抱着公鸡朝前方摆放的牌位跪拜三下。

米粒不得不照着他们说的做,却感觉自己憋笑憋的快中内伤了。

忽然,不知何处传来咚咚的钟声,整整十二下,在这阴森肃穆的祠堂里,显得莫名的渗人。

老神棍终于停止嘴里的念念有词,对米粒说:

他突然一拂尘抽向米粒怀里的公鸡。

公鸡和米粒同时受惊,米粒一下松开了抱住公鸡的手,公鸡扑棱着翅膀跳出她的怀抱,双爪猛地抓向米粒面门。

米粒慌忙侧头闪避。鸡爪擦着她的脸颊划过,扑腾中抓住她的长发。在她脸上留下一道血红的抓痕。

长发缠住了鸡爪,公鸡更加惊慌,两只锋利的鸡爪试图挣开她的头发,扑腾中又抓下她大把的头发,她的头皮都快被扯了下来。

米粒尖叫着躲避,其他人似乎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愣住。

老神棍终于回过神来,示意灰道袍帮米粒把大公鸡的爪子从她的满头乱发中解救出来。

老神棍轻咳一声,故作镇定的说:难怪二公子昏睡不醒,公鸡如此抵制头部,这说明昏睡之因在头部。只需采了二少夫人头部的血抹在我给二公子画的求生符上,必能转危为安,脱离苦痛。

米粒还没从被公鸡抓破头皮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就感觉自己本就受伤的头部猛的传来更大的巨痛,然后就陷入了一片暗无天日的黑暗之中。

米粒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觉脑袋昏昏沉沉地疼。

她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

房间很大,地上铺着雪白的羊毛地毯,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一丝丝亮光。

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精致的玉色花瓶,里面插了一簇怒放的芍药花。

米粒挣扎着想起身,一动,感觉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疼。她挣扎一下,又颓力的倒回到床上。

正在这时,门被打开,那个曾经带她去洗漱的妇人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看到米粒醒了,惊喜道:

妇人说着,小跑着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和那个老夫人一起走了进来。

老夫人看起来很严肃,见到她眼里却带了一丝笑意。

米粒有些惊讶的轻声呢喃。

妇人拉开了窗帘,阳光照进来,整个房间都变得明亮通透。

米粒眯眼看了看窗外晴朗的天空,这是重生后,第一次感受到阳光的美好。

老夫人看着她,伸手轻抚了一下米粒头上包裹的纱布。

妇人张婶眉眼含笑的端着药碗对米粒说:

米粒看了一眼碗里黑乎乎的药水,皱起了眉头。

老夫人看着她的表情,终于笑了起来,说:

她拍了拍米粒的手,亲自端起药碗送到米粒眼前说:

米粒不得已只能一口气喝干了碗里的药汁,苦的直吐舌头。

老夫人赶紧递给她一块桔苷糖。

米粒含着糖,脸颊边鼓起一个小小的包。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骨碌碌转动,像一只初生的小鹿,怯生生中带着一丝好奇,活泼中透着灵动。

老夫人越看越喜,笑着对张婶说:

张婶笑着应了声就出去了。

孙媳妇?米粒终于想起自己被送来冲喜的事。

她小心翼翼的支吾道:

小说《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