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安静的做个人间阎王》 小说介绍

阎王,为阴曹地府的最高统治帝王,统领阴间十八层地狱,拥有掌管着三界万物生死存亡的至高权力,既是鬼,又是神。
邻居李老头突然离世,纪东歌意外成为了新一代的人间阎王。
当山海关松动,灵气开始复苏,隐藏在黑暗中的妖精鬼怪一一现世。
一方阎王印,一双地狱轮回眼。
纪东歌行走世间,履行人间阎王之职。
以吾之青春,护卫这盛世之华夏。
犯我华夏者,尽皆除之!。书中主要讲述了:纪东歌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是抓鬼的,你不怕我?”“不怕。”女孩摇摇头,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你能看到我,而且能和我说话就已经是极好的人了。”“那你对好人的定义可真是简单。”纪东歌看了眼时间,起身道。“……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人间阎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纪东歌沉默了好一会儿,

女孩摇摇头,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

纪东歌看了眼时间,起身道。

女孩小心翼翼的指着桌上的可乐问。

纪东歌愣了愣,

他最喜欢喝的饮料就是俗称肥宅快乐水的可乐,家里随时都会备着,每次感觉无精打采的时候,只要拿出可乐,三口之内必然元气满满。

女孩点点头,满脸期待。

女孩摇摇头说。

纪东歌微微一笑,

他知道现在就算把可乐给女孩,一个鬼魂也无法触碰到人间的东西。

根据他脑海中《阎王手册》记载,凡人间阎王赐予之鲜血,可使阴物鬼怪以不死之躯暂存人间,行人间之事,凡人可见。

他用小刀在手上划了一个极小极小的伤口,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出了一滴芝麻粒大小血液,几乎是在他的血出现同时,窗外出现了无数怪异的影子。

月日,:。

纪东歌将血珠轻轻的点在了女孩的额头,人间阎王的血给女孩干枯的身体里灌入了妖异的力量。

当她的身影再次出现时,已经不是方才那个骨瘦如柴,面黄肌瘦的女孩了,她的脸颊丰满圆润起来,露出两个圆圆的酒窝,如漆般的眼睛变得顾盼神飞,整个人宛若新生。

她只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得到可乐的女孩如获至宝,她递出手中的可乐,想要跟纪东歌一起分享。

这让纪东歌心中一暖,真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

纪东歌还是拒绝了她,因为房间就只剩这最后一瓶可乐了。

女孩似乎很不安,手足无措的收回了拿着可乐的手,楚楚可怜的看着纪东歌。

纪东歌上前安慰,又指了指沙发上的一大袋零食,

听到纪东歌的话,女孩才重新露出了笑容,开心的溢于言表。

女孩并不是一直在吃喝,每吃一袋零食,她就在房间到处转悠,然后趴在房间的窗户上看着外面的灯火辉煌,脸上一直带着好奇,兴高采烈的看着外面完全变了模样的一切。

纪东歌问她。

女孩毫不犹豫的说。

熟络之后,女孩的话变得多了起来,可能是孤独的太久了,似乎对一切都有着无限的好奇,她不停的问纪东歌问题,就像孤身在沙漠走了好久,急需汲取水分。

纪东歌像是一本百科全书一样,认真地回答女孩问出的那些古灵精怪的问题,竟然莫名其妙觉得很有意思。

听到有趣的解答时,女孩会拍着小手表示高兴,手舞足蹈的将小熊饼干喂进嘴里,嚼得嘎嘣脆。

女孩还是挺惹人喜爱的,虽然有点小话痨,但胖乎乎的脸上的小酒窝总会让人心情愉悦。

纪东歌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他起身准备去老楼一探究竟。

纪东歌轻声叮嘱道。

女孩小声念念叨叨的说。

纪东歌看着小女孩,走过去和女孩轻轻拥抱。

女孩的语气开心极了,嘴中依然在碎碎念,

纪东歌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女孩的真诚,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关门离开了。

……

冬日深夜的西北小县城来往的行人格外的少,只有路口处的炸串车前围着零散的人群。

夜色浓重,月亮孤零零的盘旋在头顶,光线暗淡,破旧的红砖老楼屹立在城市边缘被黑暗模糊掉棱角。

纪东歌在老楼不远处停了停,在确定附近没有人之后,紧了紧身上的夹克,快步钻进了第一幢老楼。

老楼已经有些生锈的门牌号上隐约还可以看见上面的几个字——西北街号。

西北的冬夜本就寒冷,走进楼里更是有一股寒意穿透身体,刺进骨髓。

整幢楼更是看不到一丝光亮,空气中隐约能嗅到血的腥味。

在这种黑暗中,纪东歌感觉前后左右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时刻盯着他。

纪东歌很快就在一楼找到了老纪发出定位的地方,但什么也没有,他沿着楼梯又搜寻了三层,周围死一般的寂静,依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楼里什么都没有,老纪给他发这个定位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继续向上走,一扇铁门竟突兀的立在了四楼到五楼的入口上,锈迹斑斑,上面贴着两张封条,意味着上面就是发生命案的地方。

奇怪,怎么在楼梯中间会修一道铁门呢?

纪东歌伸出手想要拉开铁门,下一秒他就停了下来。

他发现门上的封条是断开的,已经有人来过了,而且还没走!

纪东歌感觉门的对面有人在等着他,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

他可以肯定对方一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

由于练习《轮回真气》,他的五感现在已经比普通人敏锐数倍,只要他全神贯注,无论敌人从哪发起进攻他都有把握应对。

纪东歌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门,并迅速向后退开,堪堪躲开了随之迎面挥来的警棍。

趁着对方一棍落空,他一个箭步闪身向前,猛地挥出拳头,直勾勾的打在了男人的面门,男人应声倒地。

俗话说,趁你病,要你命!

纪东歌也不犹豫,冲上前去准备继续发起攻击。

男人躺在地上痛苦的喊道。

警察?

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警察破坏封条进来?

纪东歌闻言保持戒备,走上前看着地上穿着警服,年龄不大,白白胖胖的男人,不禁有些蛋疼。

这货还真是警察!

他这应该不算袭警吧?是对方先动手的,他只是被逼无奈,正当防卫。

看到男人没有再动手的意思,纪东歌将他扶起身问道。

男人掏出纸巾擦了擦满脸的鼻血,严肃道:

纪东歌一头雾水,

男人没好气地指着纪东歌身后,

小说《我只想安静的做个人间阎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