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嫁给退伍糙汉暴富养崽》 小说介绍

无父无母,家境贫寒的姜柚,硬是把一手烂牌,打成了天胡。成了人人羡慕的集团高管,还没的来得及享受这一切,就被一鞭炮声给吓死了。成为了人人可欺的,七零年代的孤女。一手烂的不能再烂的牌,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干劲儿,还有彪悍泼辣的性格,硬是成了远近闻名的养殖小能手。踩极品,虐渣渣,带着人狠话不多的小奶狗,不仅将二道河大队变成了全国重点模范村,还走出了一条属于他们自己的繁华大道。。书中主要讲述了:“你们几个别哭了,”张二贵粗短的眉头,紧紧地皱成了一个“川”字,吧嗒了一口烟,“你来人家门口哭,也不嫌晦气。”张二贵实在是看不上老李家的这几个孩子。自己的娘和哥哥,活生生地被大火烧死了。既不给自己的娘……

《穿越七零:嫁给退伍糙汉暴富养崽》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张二贵粗短的眉头,紧紧地皱成了一个字,吧嗒了一口烟,

张二贵实在是看不上老李家的这几个孩子。

自己的娘和哥哥,活生生地被大火烧死了。

既不给自己的娘和大哥下葬,也不安排家里人准备他们的后事。

这几个人在大队部好模好样地睡了一晚。

听说,还吃的还特别香。

张二贵就想不明白了,同样都是失去亲人。

人老姜家的孩子,怎么就把事情想的那么周到呢。

给他们这些帮忙的人,一家准备了一点谢礼。

别管多少,这脸上也高兴啊。

反观老李家的这几个孩子,李大美和姜柚的岁数差不多,怎么就知道在这儿哭呢。

李大美哭的直打嗝,

李大美无论看到谁,都是这句我没办法。

后面的李二美和李小宝,像是在配合李大美一样,又开始放声哭着。

哭的住在姜柚家四外的邻居,都跑出来看热闹了。

李小芳站在人群中,听着人群中传来嬉笑声,眸色闪了闪。

并没有打算出声帮忙的意思。

旁边有人碰了碰李小芳的胳膊,低声和她说道:

李小芳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手扶着自己的腰,轻声道:

李小芳面露难色。

那人面上带着喜色,心中却道,说什么不想帮,还不是自己找的借口。

这乡下地方,哪个女人怀孩子的时候,没下过地,插过秧?

就是说两句话,还能把孩子累掉了?

真是矫情。

那人白了李小芳一眼,暗自撇了撇嘴。

李小芳就跟没看见一样,站的远远的,根本不想扯上一点的关系。

张二贵一点都看不起李大美这个动不动就哭唧唧,一点也不扛事儿。

李大美听到张二贵这么说,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哭的更加伤心了:

李大美是故意这么说的。

她长这么大,家里的活儿有她娘和李二美干呢。

她就负责打扮的干干净净的,去外面溜达就行了。

外面的活儿,有李大麻子和姜春呢,也不用她干啥。

再说了,她娘活着的时候,给她定了门亲事。

没有嫁妆就已经够让她抬不起头了,要是再带着这两个拖油瓶过去,她以后还怎么还要怎么在婆家抬头?

站在张二贵身后的姜柚,淡淡地开口。

惊到了所有人。

张二贵回头,抬手打了下姜柚的头。

小孩子家家的,说话一点边儿都没有。

姜柚嘟着嘴,很不高兴地揉了揉被张二贵打的地方:

顿时,所有人呆在了原地,傻愣愣地瞅着姜柚。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说一些鼓励的话吗,咱们还让她们去死呢?

李大美都忘了哭了,任凭眼泪在她的脸上流过,留下浑浊的印记。

李二美呆呆傻傻地看着姜柚,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李小宝不明白他的姐姐们是咋回事,愣在了原地,鼻涕眼泪地糊了一脸。

张二贵被烟袋烫了一下,才回过神儿来。

拿着烟袋,看似很轻,实则很重地砸了下姜柚的头:张二贵抽了口烟,道:

老姜家和老李家的事儿,最好是能坐下来好好说说。

但是看站在姜柚身后的姜西,恨不得要吃了老李家的人。

张二贵就觉得,让两家人坐下的好好说话的事儿,就只是他心里的想法了。

姜柚双臂环胸,依靠在门框上,漫不经心地说道:

姜柚可不是菩萨。

看着李大美可怜,就说一句我原谅你了,然后皆大欢喜地说一句,我们一起过吧。

老李家想都别想!

李大美哭地泣不成声:

李大美的心里恨极了。

她不喜欢姜柚,从小就不喜欢她。

明明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得到夸奖的为什么都是她呢?

都是差不多的年龄,都同样是姐姐,为什么她姜柚就能得到大家的称赞。

而她就要在这儿得到大家怜悯同情的目光,才能活下去呢!

凭什么!

李大美跪在了姜柚的面前,放在膝盖的手,紧紧地抓着身上的裤子。

低着头,语带哽咽:

李大美地用力地给姜柚磕头。

不过瞬间,李大美的额头上就已经变得青紫一片,隐约间还能看到有血渍渗出。

姜柚冷眼看着这一切,沉默不语。

站在她身后的姜西才动了一下,就被姜秋给拽住了衣角:

小说《穿越七零:嫁给退伍糙汉暴富养崽》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