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帝后,我封了捡我的妖龙做皇夫》 小说介绍

凤归阙是沧国最尊贵的公主,是恭帝手心上最娇贵的一颗明珠,这些身份足以够她嫁个身份高贵的夫君,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不愁。不过她要的可不是这些……她要邺城之主的位置,她要这沧国皇储的身份。
  一只她讨厌却又干不掉的臭龙告诉她,当这些野心家的眼光都未放在她身上时,她的机会就来了,高明的猎手,最应该擅长的一件事就是等待。
  从此凤归阙像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蛰伏在她几个成年的皇兄阴影之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要做的是食雀的鹰。
  CP:苟命妖龙X病娇公主。书中主要讲述了:黑衣人已是挽弓在即,蓄势待发,凤归阙陷入混战中,竟毫无察觉。一阵寒光射来,千钧一发之际,浮屠窜出咬掉这只利剑。凤归阙这才回头看到这一幕,正在她一走神间,腹部又中了一剑。黑衣人看到凤归阙袖中竟然窜出一条……

《称帝后,我封了捡我的妖龙做皇夫》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黑衣人已是挽弓在即,蓄势待发,凤归阙陷入混战中,竟毫无察觉。

一阵寒光射来,千钧一发之际,浮屠窜出咬掉这只利剑。

凤归阙这才回头看到这一幕,正在她一走神间,腹部又中了一剑。

黑衣人看到凤归阙袖中竟然窜出一条看起来模样古怪的蛇将箭咬掉,顿时火冒三丈,低咒一声。

音落便在打算三箭齐发一定要凤归阙尝尝万箭穿心的滋味。

此时的凤归阙在混战中已是力竭,浮屠此时又很难化作人身。她从不惧怕死亡,只不过死在一群这群宵小之辈手里着实让她心难甘。

浮屠看着这场面心中也有些急迫,这个沧国公主不知道干了些什么,怎么时常来人追杀她的,要是她死了自己进沧国皇宫岂不是又要费一番功夫,自己这是救了一个大麻烦吗?

上辈子也不曾和这些人族皇族打交道,怎的这么麻烦,可是自己本就重伤未愈,进了这恒越地面就更是施展不开。

心中虽是思虑万千,到底是担忧凤归阙寡不敌众,化作人身,虽然不能使用妖力,但是好歹活了几千年,对于这人族功夫也是懂一些,有浮屠分走一半火力,凤归阙迎战时顿感轻松不少。

而挽弓的黑衣人心中正是得意,此番必定是他拿下头功,主子那边必定会高看自己一眼,届时,得主子重用,主子事成,自己也算是大功一件…

思忖中,黑衣人听到一阵利器刺入皮肉的闷声,还未缓过神便双目瞪大,倒地不起。

突然另一路人马涌入混战中,这群带着面具的黑衣人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便死伤过半。

凤归阙终于得到喘息的时间,头发上血水与汗混杂散发出一股浓厚的血腥味,许是混战已久,眼神折射出嗜血的光芒,扫视着这小巷的情况。

这破屋附近竟然这条小巷地处偏僻不说,还是条死巷,平日里少有人光顾,这会儿却是聚了两路人马,一时间小巷竟拥挤起来,虽是熙熙攘攘一片,但却呈现出一片冷凝肃穆。

后来的这一路人马依旧是穿着一身黑衣,只不过在衣领处绣一暗金色竹枝,黑巾蒙面。

望着这群后来的黑衣人的衣领,凤归阙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是怜奴的人来了,没一会儿,场面便控制住了。

渐渐地打斗声消去,巷口出现几个稀稀疏疏的人影,其中一人个子较小,披着一袭暗紫色轻薄披风,看起来似乎身体有些单薄,走路时步履沉重,非习武之人。

来人放下帏帽,帏帽下是一张略显苍白的脸,生的两湾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唇色亦是不似常人那般血色,火把的光照耀在她的面上,显出楚楚动人的姿态,一副娇娇弱弱的身段,眼神却是清寒至极。

凤归阙柔声问道,扔下手中带血的弯刀,朝怜奴走过去。

林雾落的声音充斥着担忧,说话间拿着手帕擦拭着凤归阙脸上的血迹。

林雾落这个身子着实有些虚弱,不过一说话的时间,冷风一吹,便轻咳起来。

凤归阙接过怜奴手中的帕子,低头垂眸细细擦拭着手,神色淡漠异常,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会好好伺候他的,”寒风吹得怜奴的脸色愈发的白了起来,一丝血色也无。

凤归阙察觉刚才自己许是刚杀完人情绪有些不对,随即安抚道。

怜奴苍白着一张脸认真的望向凤归阙。

两姐妹在尸横遍野的小巷里轻笑叙旧几句,其余人等皆是不敢打断这两位主儿的闲聊。

怜奴闻声看去这才发现巷子阴影处站着一个白瞳赤发的妖孽男子,穿着一袭红衣露出大半个精壮胸膛,腰带也松松垮垮的系着,一副风流姿态。

怜奴面色淡然的神情镇定的扫视两眼,便将注意力从这妖孽男子身上移开。脸色颇有些为难的向凤归阙询问道:

怜奴十分想说这男子是否是凤归阙在路上找的男宠,但是女儿家的闺训不允许她问出这种话,何况这男子异人长相,恐怕并非人族。

凤归阙似乎并不想过多提及与浮屠相关的事情,只捡了几样重要的说了清楚一人一妖同行的缘由。

浮屠见情况稳定下来后,便又恢复了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凤归阙本是不想搭理他,但是一想到这厮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便还是说了一说。

浮屠从阴影处走了过来,好似没有骨头一样靠在凤归阙身上。

凤归阙在女子中也不算矮,不过浮屠身量高挑,这样一来,就显得凤归阙身材娇小起来。

怜奴也就是林雾落瞪大一双含着薄雾的眼睛,心中震撼异常:

阿姐向来不喜旁人碰她,更何况是长相如此妖孽阴柔的男人,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阿姐为何将他带回沧国?

凤归阙满脸嫌弃的去推浮屠,试图将他推开,虽说屡次险些丧命于这妖龙手中,这妖龙也是心狠手辣之辈,但是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自己就是不怕他。

而且刚才他没必要化形帮自己,他不自己说进入恒越大陆后妖力越强禁制反噬越强吗,真是…

思及至此凤归阙心情复杂的看向浮屠,又是那种怪异的情绪从心脏处涌来,恰好这时浮屠被推的有些不满,用手死死的将凤归阙箍在怀里,双目相对,眼波流转。

浮屠注视着凤归阙,虽然这丫头性子阴鸷,手段嗜血,却长着一副明艳动人的模样,更是生的一双娇俏灵动的无辜杏眼。

原来人族的墨色眼眸也能如此动人,心头不由轻声念道:骗人精

见凤归阙鼻梁上还有几颗零星血点,心未动,神未思,手不由自主的抬起想为她擦掉这几个血点。

小说《称帝后,我封了捡我的妖龙做皇夫》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