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执予》 小说介绍

痛彻心扉的背叛,亘古未有的怨念,让子书玙成为了魂灵,超出三界的存在。千年的恨意,千年的折磨,子书玙在寻找一个解脱之法,那就是让他——海之穆,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自以为如此就可解脱,可是当她再一次遇到他时,一切都超出了她的预想和掌控。与此同时,妖族为了自己的野心,一心想要利用子书玙,又引来一阵腥风血雨……。书中主要讲述了:“城主,物件取来了。”阿笙将那玉递给子书玙。那玉玲珑剔透,无半点瑕疵,上面精细地刻着图文,仔细看看,原来是青鸟。这世间传言,青鸟是最长情的。“喔,我倒忘了,现下是深夜,你怎么取来的?”子书玙疑惑地看着……

《念执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阿笙将那玉递给子书玙。

那玉玲珑剔透,无半点瑕疵,上面精细地刻着图文,仔细看看,原来是青鸟。这世间传言,青鸟是最长情的。

子书玙疑惑地看着阿笙。

阿笙低声回答。

子书玙皱了皱眉头:

她看了看手中的玉佩,却是疑惑起来:

阿笙坚定地回答,怕被子书玙驳回。

子书玙想到这,还是不由得愤恨起来,这娡儿着实是麻烦。

阿笙担心起来。

子书玙转身看看书桌上的那本关于唯念之法的秘籍,冷冷地说道。

阿笙悻悻地走出寒月殿,在走廊上,看着天上的月亮。他想起了初次见到子书玙的那天。

他一个弱小的孤魂,在山野飘荡。冷凄凄的四周,有一种力量让他这个鬼都感到害怕。

忽然,一团黑红色的火球砸到他的面前。随着一声撕裂的声响,那个火球突然变大,长成一个红目獠牙的怪物。这是专门以魂为食的妖物蜘魅。

正当那妖物张大嘴巴,朝他扑来时。一根尖锐的泛着淡蓝色光泽的三尺长冰柱,将那妖物钉飞到五米开外。

此时,阿笙回头,一个白衣女子从他的身后飞来,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人。那镇定自若的神态,足以叫人心安。

子书玙站在阿笙面前,玉指微旋,两掌心处各结出一颗细小锋利的冰棱。子书玙一用力,将那两颗冰棱打出,深深刺穿那蜘魅的双眼。蜘魅痛苦地挣扎着,化作一团黑雾,却是留下一颗红色的小珠子。

子书玙将蜘魅的丹元递给阿笙。

说完子书玙拎着阿笙肩上的衣服。带着他朝魂灵城飞去,那样子好像他是被她掳来的。

那时的魂灵城不像现在这么大,魂灵也不比现在多。阿笙努力地修炼,成为魂灵城中,法力第二高的魂灵。说来,他一切的努力只是希望能更好地陪在她身边。

阿笙正想得出神,是李婆婆。

阿笙说着,不由得担忧地看着寒月殿。

李婆婆深知,这一千年来,子书玙无不日日被那梦魇困扰。

李婆婆郑重地回道。

天刚拂晓,其他五大派就陆陆续续赶往昆珸。子书玙带着娡儿也混在其中。

子书玙提醒道。

娡儿听话地跟着子书玙。这娡儿是抑郁而终的,精气消耗殆尽,实在太弱了。若不是子书玙身带寒气,她怎么在这大白天的走在阳光下?

子书玙虽是活了千年,可这容貌是停在她香消玉殒的那一时刻的。故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又生得极好看,各派男弟子将她看做五派中的女弟子。只是碍于她浑身透着的肃杀冷漠之气,不敢上前去,只得悄悄打听她是哪门哪派的弟子。

昆珸派到了,这气派的大门赫然屹立着。来的人都排做两队,看过玉蝶请柬后方可进入。

子书玙正要走进去,门口的昆珸弟子将她叫住:

子书玙不悦地看着他,凌厉的眼神看向那个昆珸弟子。一抹蓝光在那弟子眼里打转,他只觉眼前一晕,痴痴呆住,半天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这时子书玙早已进去。

那弟子只觉好似忘记了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索性就老老实实地继续检查其他人。

娡儿崇拜得不行。

却换来子书玙的冷冷鄙视。

昆珸派还挺大的,今天这场合,人也格外的多,要找一个小弟子实在不容易。

子书玙看向娡儿问道。娡儿也怂了,这是她第一次进昆珸,她也不知道啊?只能怂怂地摇摇头。

子书玙逮住一个迎面走来的昆珸弟子问到。

那弟子第一次见这样说话的人。看着也就一个小姑娘而已,这命令的语气着实让他不悦。再加上这么好看的姑娘又是来找林子穆的。

他就没好气地说:只是他说完就怂了,不知为何,这小姑娘身上有一种气息,让人害怕。于是他说完后撒腿就跑了。

子书玙抬头看了看,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了。这娡儿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

她握住娡儿的手,施以应念术,看到了娡儿记忆里的林子穆的长相。然后双手叠放,缓慢展开,以灵力慢慢搜寻,静心殿,问道堂,休憩所……大殿!找到了!子书玙拉着娡儿,瞬移之法,即刻到达大殿。

彼时,昆珸派参加捉妖大赛的弟子名单已经公布。奇怪的是,林子穆居然也在其中,还是去对付此次妖物中最凶残厉害的犽龇兽。

这结果一出,众人面面相觑。不过大多是幸灾乐祸的,想借此让林子穆吃些苦头,若是他修为不精,不幸命丧于此,那也真是天命了。

林子穆淡然接过写着那犽龇兽的竹签,看了看刘枫等人站的位置。跟着刘枫的,长得一脸坏相的张文胜正朝他不怀好意地笑。刘枫也一脸看戏的样子。他瞬间就明白了。许冥宥正想跟那些人理论,被林子穆拽了回来。

就在此时,子书玙突然出现在林子穆的面前。所有人都停下议论,昆珸内部是有法术禁令的。

这瞬移之法,按理在整个昆珸都是无效的啊,这人怎么就这么堂而皇之地闯了进来。看来此人的修为已在昆珸长老们之上了。昆珸派的长辈们吃惊不已。

子书玙却是不管这些的,她看了看娡儿。掏出藏在袖中的那个玉佩,递给林子穆:

当她抬起头看着林子穆时,也不由得一惊。一千年,她也算看过许许多多的人,不得不说,这林子穆还真是好看。好看到让她觉得这人竟有一丝熟悉之感。

慢着!这小子是怎么回事?虽说子书玙带着肃杀之气,也不至于把这小子吓哭啊?

众人更是惊呆了,为何平日里对所有女子冷若冰霜的林子穆,竟然湿了眼眶,激动不已地看着这女子呢?

这一切被娡儿看在眼里:娡儿又是生气又是伤心。

这话自然只有子书玙可以听到。子书玙觉得娡儿有点不对劲。子书玙看向身侧的娡儿,只见她疯笑着往后退了几步。

娡儿说完露出一抹恨意,朝子书玙冲来,与子书玙融为一体。

不好,这娡儿带着恨意和怨念进入了子书玙的体内。子书玙感到心口处一阵灼热,体内气息已经完全乱了。

不行,这样下去,待在这里太危险了。子书玙努力维持镇定,才使瞬移之法,离开了昆珸。

林子穆见子书玙走了,不顾堂中众人,追了出去。

小说《念执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