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有泪不轻弹》 小说介绍

方青竹出差归来,却发现深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在幽会,他选择隐忍,却因心事重重撞死了人,事业一落千丈,被打回原形,妻子要求离婚,妻子的情人对他极尽侮辱。撞死人的心里压力和妻子的背叛,让他一度想与妻子同归于尽,但最终,他放过了妻子,也放过了自己,与妻子离婚,选择了出走他乡,历经磨难,他终于走出了自己的阴影,生活迎来了崭新的一面。而他那个背叛他的前妻,却遭情人遗弃,前妻女儿又身染重病…。书中主要讲述了:把韩小玲轰下车后,方青竹开着车沿着这条公路茫然地往前走。在一方鱼池边,他停下了车,背靠着椅子,闭目想自己的未来该何去何从。他想去大城市看看,想来想去,决定去上海,他记得自己的母亲就是上海人,记得母亲说……

《男人有泪不轻弹》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把韩小玲轰下车后,方青竹开着车沿着这条公路茫然地往前走。

在一方鱼池边,他停下了车,背靠着椅子,闭目想自己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他想去大城市看看,想来想去,决定去上海,他记得自己的母亲就是上海人,记得母亲说起上海时,那神采飞扬的神情,母亲说上海的繁华是没有哪个城市比得上的。

对,就去上海。

方青竹主意拿定,熄灭了烟,开车返回城里,他先找了家银行,取出了那十万元。

打电话约了车祸事故的家属,他拿了八万元给他们,并写下了一张欠条,剩余十万元他会在半年内结清。

剩余二万他再添了五千寄给了伯父。

办完这些,又是黄昏了,他回到了张圆的居所里。

打开门,张圆猛的扑进了他怀里。

方青竹在去接韩小玲的时候给她发了条短信,请她忘记自己,找个男人嫁了,好好过日子。

张圆竟然这么紧张自己,这让方青竹很感动,他温柔地小声哄她,拥着她进了屋。

他问。

张圆赌气似的点了一大堆菜,这些菜以前她在韩小玲家经常吃到,都是方青竹的拿手菜。

方青竹伸手去桌上取了张纸巾,为张圆擦拭泪水。

张圆看见了方青竹手腕上的淤青。

方青竹放下了衣袖,微笑着催促:

张圆却抓住他,撩起他衣袖查看,看见了他手臂上的伤痕,又猛的撩起了他的棉衣,看见他的背上也是一道道淤青。

张圆愤怒极了,这帮人欺人太甚,她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往楼下冲去…

方青竹急忙拦住了她,轻声道:

方青竹牵了张圆的手,十指与她紧紧相扣。

他的温柔让张圆听话地放下了刀:

张圆只让方青竹做了两道菜,餐桌上,方青竹鼓足勇气告诉了张圆,他要离开这里了。

张圆愣了半晌后,忽然说:

方青竹忙阻止:

他拿出支烟抽上,叹口气道:

张圆坚定地盯着他,

方青竹心里一股暖流涌过,将她搂进了怀中,下颌轻抚她的脸颊。

张圆双眼泛起一层泪花,紧紧地看着他呢喃:

方青竹心里一阵难过,他放开她,走到阳台,默默地抽烟,这个城市留有太多他和韩小玲的记忆,他想尽快忘掉过去,他太想换个新的环境了。

他承诺过半年内还清赔偿款,不出去,在这个比县城大一点的城市,靠打工和做小生意是根本办不到的。

他要出去闯荡,出去赌一把,他要让张圆风风光光地嫁给自己。

张圆站到了他身后,抱住了他的腰,脸贴在他背上。

方青竹灭了烟,双手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默默地看着远方的星空。

良久,他说:

又沉默良久,才又说:

说着他又掏出支烟,点上,狠狠抽了一口。

张圆从小泡在父母的蜜糖里,并不能体会方青竹的痛苦,她此时难过的是他去意已决。

她默默地紧贴他站着,紧紧拥着他,他也许明天就走了,从此两人便相隔天涯。

方青竹沉默着,他无法给她一个承诺。

良久,张圆故作轻松:

张圆笑着的声音比哭还难听。

方青竹再也无法压抑感情,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前,低头吻上了她…

离情别绪让两人忘我的亲吻、拥抱。

张圆喘着气,胸口热烈地起伏,她的每一寸毛孔都在渴望。

方青竹其实更加煎熬,他亲着她的颈子,她颈子下那团洁白跳入他的眼帘,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快要沸腾了。

不能…不能…

他拼命告诫自己,前路未卜,不能害了她。

他抬起头,艰难地推开了她,轻声说:

方青竹低着头先回了卧室,脱了贴身衣裤,由于到这里来得匆忙,他没有睡衣,只得了穿个大裤衩便往床上躺。

刚躺下,忽听卧室门咔嚓一声,门被张圆推开了,她披了件睡衣,赤着脚站在门口。

说着她脱掉了睡衣,脸颊绯红,羞怯地垂下头。

方青竹张开了被子,将她迎了进去…

事已到此,方青竹横下了一条心,将来,无论自己混得怎样,她张圆都是他方青竹的老婆。

一夜温存,清晨,张园请了一天假,陪着方青竹采购了路上必须的用品,又陪着他去了火车站。

方青竹买票时支开了她,他身上钱已不多,买了张站票。

想到在上海一时半会儿不一定找得到工作,他尽量节约。

小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