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经》 小说介绍

他身负血仇,被迫修炼禁忌《毒经》,成为一名离经叛道的毒师修炼者。当阴谋与阳谋袭来,人性穷匕后的可怖,爱与恨的纠缠,他到底何去何从……。书中主要讲述了: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有的人生来便站在了许多人努力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领略最绚丽的风景,享受荣华富贵,集万千宠爱。而有的人,出生的意义就像是来人间还债一样,哪怕简单的想要祈求片刻的安宁,都是奢望。月明……

《毒经》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有的人生来便站在了许多人努力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领略最绚丽的风景,享受荣华富贵,集万千宠爱。而有的人,出生的意义就像是来人间还债一样,哪怕简单的想要祈求片刻的安宁,都是奢望。

月明星稀,一处荒郊野外的乱葬岗中不停的闪烁着幽幽鬼火,让人心生恐惧。秦蓬独自坐在一个杂草丛生的坟墓旁边,面色凝重。墓碑上原本刻下的字迹早已模糊不堪,时间早已将它主人存活过的轨迹消磨的一干二净。

右手的边上静静躺着一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草药,叶子细窄狭长,边缘锯齿形状。如果让熟悉草本的人看到必定会被吓得连连后退,这草药竟然是有片叶沾身,肝肠寸断一说的断肠草!

《毒经》进阶到第二层的方法就是将断肠草生吞入腹。书中记载,断肠入肠,与天地争命,一旦成功保住性命可颠倒阴阳,百毒难侵,甚至世间大部分的毒,不仅不会伤害性命,还可作为修炼良药,这也是《毒经》后续修炼的关键。

然而在天武大陆寥寥无几关于吞入断肠草的记载中,即便是那些能力通天的前辈,也全部死于非命。大陆通用的关于草本记载的书籍《药本》,对断肠草更是只有简短的一句评价:食之,鬼神暴毙!

秦蓬苦笑一声,他还有选择吗?《毒经》功法的第一层他已经练成,按照修炼界的规定,他的所作所为乃是大逆不道,天下修炼者要群起共伐。

毒师的修炼者在当今修炼界是人人喊打的存在,因为一个修炼有成的毒师不仅自身实力强悍,其破坏力,更是无比惊人。他们随手丢下的一瓶高级毒剂,就有可能灭杀一城的活物,鸡犬不留。

数千年前一个毒师老者的儿子和儿媳结伴到一座边荒城市云游,由于女子实在太过漂亮让当时城主的儿子起了歹心,想要将其霸占。老者的儿子与儿媳奋力反抗,结果恼怒了他,召集人手残杀了老者儿子,儿媳也被折磨成了疯子。

城主知道这件事情后明白儿子闯下大祸,连半点袒护的心都不敢有,立马砍下儿子的头颅送去给毒师老者赎罪,并且率领全城的人跪地祈求原谅。可惜悲伤的老者没有心软,在一日夜里向城池投下一瓶毒剂,满城皆死,至今城内都如炼狱一般。

事发后修炼界很多巨头终于认识到了毒师的恐怖,发布绝杀令,联合整个大陆的力量对毒师进行围剿,并且定下了的规矩,经过千年的杀戮,毒师传承落没,即便是有幸存者,也隐藏起来,销声匿迹。

吞!秦蓬此时此刻哪里还有选择的权利。

没有人无缘无故就会去选择离经叛道,孤注一掷。然而世道就是如此,好人入了魔,坏人成了佛。那些煌煌正道,自诩正义,不一样有着欺压迫害,阴谋丑恶,杀戮操戈。

有些人的有些选择,无关乎正魔善恶,只不过是被掐着喉咙,别无选择罢了。

秦蓬下定决心,抓起断肠草,掌中内力涌出,将药草化成药糊,一口吞了下去。

霎时间,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扩散全身。秦蓬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肝肠被药力寸寸绞断,像是有无数把利刃在体内肆意切割。

惨叫声顿时在墓地上空回荡起来,一束束绿莹莹的鬼火纷纷破灭,仿佛也被这凄惨的喊叫惊吓到。

不知过了多久,周边完全陷入黑暗。痛的不停打滚的秦蓬不知碾碎了身下多少枯骨,许多尖锐的骨刺深深地插进他的身体,鲜血奔涌而出,染红了全身和地面。

然而这些绽开的伤口现在完全被秦蓬忽略,体内肝肠破碎的疼痛几乎要将他灭杀,嘴角流出的鲜血也变成了骇人的漆黑色,滴落而下竟将地面腐蚀的坑坑洼洼。

秦蓬努力的保持清醒,艰难的运行着《毒经》功法,他知道,他必须扛住疼痛坚持下去,绝对不能痛的晕过去,因为一旦功法停止运行,断肠草的毒会立马扩散到全身经脉,到时候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现在秦蓬还不能死,他身负血海深仇未报,即便死了也不能瞑目。

那些害死师父的仇人们都还逍遥快活着,那些迫害自己的人还得意着。他还有亲人,还有朋友,恩情尚未报答,友谊未能了尽,怎么能死?

男人一生,快意恩仇,顶天立地,不枉死,不枉生,纵然有无数人被现实打败,被困难屈服,但他秦蓬不愿。

未来他必要站在世间顶端,审判那些罪恶与不公,让该死之人,去死!

《毒经》功法在体内运行的越来越快,一股奇异的能量开始包裹住受损的经脉,安抚暴烈的毒素,原本将要崩溃的身体渐渐散发生机。

然而黑暗中的痛苦还远不到结束的时候,黎明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到来。

啊!啊!啊……秦蓬的惨叫声仍在继续,但是少年,无惧!

小说《毒经》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