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人》 小说介绍

梦里什么都有……
如果梦想成真,让人飞天遁地,呼风唤雨……
如果梦想成真,让人掌握他人生死、思想、甚至灵魂……
如果梦想成真,让神佛舞于地狱,恶鬼游于天堂,怪物活于人间……。书中主要讲述了:“……搞定了。”安逸打着电话,走进了沁园小区斜对面的一家中餐厅。电话另一边是昨晚给安逸提供江湖救急的那位,名叫薛明。事实上昨晚安逸用童双梅手机,联系的老同学并非是他,但因老同学加班来不了,就给安逸叫来……

《碎梦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安逸打着电话,走进了沁园小区斜对面的一家中餐厅。

电话另一边是昨晚给安逸提供江湖救急的那位,名叫薛明。事实上昨晚安逸用童双梅手机,联系的老同学并非是他,但因老同学加班来不了,就给安逸叫来了他。

安逸口中的搞定,自是将那不知跑哪里去了的黑猫关上的家门打开了。他亲手搞定的,屋内那种状况,可不适合找开锁匠。如今能光明正大做开锁换锁这块生意的人,哪一个不是在派出所里备了案的。万一找来的开锁匠是个热心人,发现了屋内那厚厚的,想得有点多,脑洞有点大,离开之后报个警,那就有得麻烦了。

而打开门之后,最重要的就是找钱包了。

运气不错,钱包被他在卧室里那比其他地方厚了很多的中找到了。虽然并未幸免于难,但在合起来足有六七层被塞满了的银行卡,以及绝大部分的各种会员卡阻挡下,放在最中间的身份证得以保全,纵使上面有很多的划痕,却完全不影响使用。

身份证有了,那他的生活自然就能回归正常了。

安逸走到窗边一个位置旁,刚刚将椅子拉开,一个人便极其自然的坐了上去。

只见她将包包往桌上一放,伸手招呼了下服务员,一句将快步过来的服务员打发了回去,然后轻触了下耳朵上的无线耳机,便扭头看向了橱窗外。而让她一愣的是,路边公交站牌顶上,有一只猫正看着自己。

它通体漆黑,还带着一个银色猫牌,猫牌中央似乎还有一点红。

如果安逸也看到了它的话,以他那不知道是不是身体拥有了自愈这种巨大变化而变好了很多的视力,就会发现猫牌上那一点红,比昨晚上要大了不少。

安逸倒也没有与之计较什么,只是看了下这位身着OL装,身材颇佳长相不俗的女人,转身拉开她背后一桌的椅子时,无意瞥见女子横放在腿上的小西服上有一个胸牌,上述三字。

瞥了女子一眼,这才坐下,对已经候在桌边的服务员笑了笑,点了菜后便拿着手机在网上看起了家具陈设。不过很快,他便从各种各样的家具,转向了相应的装修风格上去了。

除了被搜索结果引导外,更重要的是他看着那些家具陈设,将过往一直就有的打算给唤醒了——重新装修。毕竟目前他刚好从打工人变成了自由人,还没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如果不趁此空挡来好好的落实一下,错过了那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

吃完饭,安逸去买了打扫卫生需要的全套工具,回去大扫除了。那,更不适合请人来清理。

……

滨江酒店。

这个坐落在东城区临江公园一入口上,本就拥有颇具吸睛指数外形的网红酒店,在夕阳余晖染红的天空下,也就更加引人瞩目了。

收拾了,本打算随便找个旅馆应付一晚,却被强塞了一个滨江酒店套房的安逸,走在滨江酒店前的喷泉广场上,看着一个个帐篷,一个个衣架,一个个化妆台,一台台大大小小的补光灯,一个个跑前跑后的人等,所为的那些或汉服飘飘,或OL干练性感,或休闲靓丽等等小姐姐模特、up们,在镜头下或翩翩起舞,或姿态万芳,或妙语连珠。

让广场上像他这样如此大阵仗所为目标的人,反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这显然不是一个合格营销人员,能做出来的的大聪明行为。

不过这是他刚刚见到广场上的阵仗时的想法,而等到他走到广场右侧林荫道中间时,见到长椅那里或站或坐三个穿着颇为不俗的后浪,看着场间那些模特小姐姐的样子后,他悟了。

电话响起。

安逸拿出手机看了眼,是薛明来电,笑着接通,道:

安逸说话间停下脚步,颇为意外的看向了林荫道外,不远处的一个由帐篷,衣架,补光灯组成的拍摄区中,一位身穿青花旗袍,既恬静温婉,又性感妩媚的女人。

不是别人,正是抢了他座位的那个女人。

安逸转身走到了路边的一棵树后,根本没听电话里在说什么,看着镜头底下的毛慧慧道。

突然间有些理解前面那三位后浪了。

有些美,只需要一眼,就能击穿内心,让人无法抗拒。

其实就是背心裤衩人字拖的安逸道。

挂断电话,看了会儿,毛慧慧的拍摄就结束了,只见她走出摄影区,一路到了帐篷旁边的休息区,抓起一个马扎上的外套,转身坐在上面,外套盖在腿上,伸手拿起旁边折叠桌上的一瓶水,仰头一口喝了大半,然后靠在旁边的衣架腿上,抬头看着满是繁星的夜空。

那份累此刻就仿佛在从她浑身上下每个毛孔往外冒般。

毛慧慧急忙站起来大声回应,正要过去,叫她那位指着衣架喝道:

她匆忙的拿着衣服跑向帐篷,却因跑的太急,没有注意脚下,绊到了什么,摔趴在了帐篷门口。

怎么会没事呢,站在林荫道上的安逸,都看到了她左膝盖上的肉色丝袜多了一抹红色。

……

酒吧。

舒缓的钢琴曲,暖色调的灯光,安静祥和的氛围。

让去租了身名牌行头的安逸,颇有些意外。像这种酒店中的配套酒吧,是清吧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了。而真正让他意外的是,酒吧里除了吧台里的酒保外,竟是一个客人都没有。

不对,是有客人的。

而且这位客人还让安逸是大感意外。

毛慧慧款款而来,笑容甜美,眼神略有复杂,显然是认出安逸是中午被她抢了座位的人了,道:

她现在仍旧穿着旗袍,只不过换成了一套白色,仅胸与前摆底端有青花的了。当然了,仍旧是长款的,也仍旧是那么美。

安逸问。

毛慧慧显然是没有料到安逸会这样问,有些尴尬道:

她等到现在只是因为一不小心睡着了。

而安逸现在才来,是他知道薛明组的是个什么局,特意将某些时间段错开的结果。

安逸笑着耸了耸肩,很显然薛明是要他打电话去解围的,他可没打算这个时候去触那个女人的霉头。

她确实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于是等安逸抱着她离开时,留下了满满一桌子红酒瓶,瓶上那些标签无一不在彰显二字。

万籁俱静的走廊里,响起了毛慧慧那口齿不清的询问声。

安逸无奈。

毛慧慧的声音拔高了不少,还一脸怒气,并砸了安逸胸口一拳,不过却像是在撒娇一般。

安逸无奈。他其实根本就没钱,装修的钱还得找薛明借一部分。虽然前面工作的待遇不错,可他也根本没存下什么。

胳膊盖在眼睛上,眼泪从手臂下挤出,撕破了妆容,击穿了脸庞。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只需要一瞬间。

而她这可是有好几个一瞬间了。

不过饶是如此,她仍旧是用力抿着嘴,没让自己哭出声来。

大概是在给自己较劲,也许是想要在安逸面前保留最后一些东西。

当然,也可能是她的下意识行为。

安逸叹了口气。

毛慧慧哭出了声来,嚎啕大哭的那种。

小说《碎梦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