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 小说介绍

五大三粗的汉子,每晚都在耳边哭唧唧怎么办?
守寡多年之后,回来个嘤嘤怪相公,沈云清哭了。
(鬼马沙雕神医女主)vs(糙汉口是心非糙汉男主)
沈云清穿越成恶毒肥婆,婆家家徒四壁,投军男人又传来死讯。
  没关系,咱有金矿!
  太婆婆和婆婆宠爱,小叔子小姑子敬重,有钱花,随便花,沈云清对守寡日子再满意不过。
  突然有一日,男人回来了?
  这个男人嗓门粗,拳头大,脾气硬。
  “我是你男人,我说了算!你让我起来,我偏要跪着!”
  沈云清:“……我男人超厉害!什么,同僚说你泥腿子?拿金子砸死他们!”。书中主要讲述了:沈云清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有个男人压住了她。他的脸打了马赛克……“嘤嘤嘤……”隔壁传来一阵哭声,惊醒了睡梦中的沈云清。这是一个成年壮汉发出来的哭声,就像锅铲刮锅底的声音。怪不得她又梦见了没见过面的死……

《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沈云清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有个男人压住了她。

他的脸打了马赛克……

隔壁传来一阵哭声,惊醒了睡梦中的沈云清。

这是一个成年壮汉发出来的哭声,就像锅铲刮锅底的声音。

怪不得她又梦见了没见过面的死鬼男人,原来又是隔壁那个嘤嘤嘤的男人作祟。

淦!

丫鬟海棠推门而入,见沈云清躺在床上做死不瞑目状,就知道她又被吵醒了。

海棠走上前来,

那个男人,拳头沙包大,说话声音粗,十分慑人。

沈云清:

她这次进京办事,带着海棠和她的师傅六娘。

六娘是个三十多岁的练家子,武器是一把别在腰上的斧头,虎虎生威。

海棠跟着她也学了些拳脚功夫。

没想到,遇到一个每天晚上都要嘤嘤嘤的男人。

海棠老老实实地道,

主要是,人家就是嘤嘤嘤,除了吵闹些,也没针对谁,你死我活犯不上。

沈云清用枕头捂住耳朵,了几声。

趴在地上的黑狗跳上了床,用前爪拍了拍沈云清。

沈云清顺势抱住它:

刀哥眼中立刻露出惶恐之色。

不,它不要!

沈云清:废狗!

这个嘤嘤嘤的壮汉大哥,从三天之前跟着她们一起走,同行都三天了,三天了!

他每天晚上都哭,沈云清都快被他哭成神经衰弱了。

刚开始还担心他是土匪,但是真正土匪出身的六娘说,他不是,他是兵。

沈云清松了口气,想着偶尔的相逢,忍忍就过去了。

但是现在,她有点忍不了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沈云清抱着刀哥,一骨碌爬起来,抓过衣裳就往身上套。

海棠被吓了一大跳:

沈云清:

海棠想要拉没拉住,沈云清快步推门而出,然后地一声,撞到了一堵肉墙上。

额头传来了剧痛,沈云清觉得自己脑震荡了。

带着浓重的鼻音开口了:

他身材高大,沈云清额头大概只能到他胸肌的位置,但是明明,她能有一米六!

高大就算了,他还魁梧,壮得像头熊,络腮胡子,眉毛浓密,眼睛溜圆,特别吓人。

这个辨别度,沈云清闭眼都知道谁来了。

嘤嘤怪!

天哪,救命,要死了!

沈云清弱弱地道,

比如,您要是手头不方便,我可以给您暂时借点银子。

求您别嘤嘤嘤了,真的崩溃。

她可以忍受婴儿夜啼,但是真的忍受不了一个壮汉每晚这么令人动容地嚎哭。

她宁愿来个雷劈死她,给她个痛快!

嘤嘤怪擤了擤鼻涕,又要哭了:

沈云清:

这几年战乱不断,天灾人祸,死人无数,比如她自己也是死了男人。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但是死全家的,也太惨了。

这个她真的帮不上忙。

她总不能给嘤嘤怪变出全家人吧。

嘤嘤怪:

沈云清一哆嗦,这下半句是不是,?

她铩羽而归。

海棠:

沈云清:

近距离接触,才发现,这个嘤嘤怪的体格,真是太吓人了。

随便嘤嘤嘤吧,他有这个实力!

(口是心非真糙汉男主vs鬼马精灵真沙雕女主,无逻辑,但求博君一笑。没文化没内涵没底蕴,纯架空,作者说有啥就有啥!)

小说《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