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生,我被偏执欧少偷回家》 小说介绍

盛柠溪,二十岁天才医学博士,上有总裁老爸老妈,还有七个风华绝代的哥哥护着,妥妥人生赢家。
可一出生就被那个神经病三少爷抢回了家,欧家全家耍赖,霸占着她不还。
二十年以后,出嫁的盛柠溪让全城女人松了一口气。
“你们听说没,盛大小姐嫁人了,就是那个整日游手好闲的废物。”众人笑话。
废物?
被迫趴在首富老公怀里的盛柠溪,看着手机上的一千亿怀孕奖励,在心里默默盘算着,生,再生几个,她要做新首富。。书中主要讲述了:头顶暖黄色的光线照射着他略显苍白的脸,俊美五官如雕如琢,瓷腻的肌肤,欺霜赛雪。长长的睫毛又浓又密,如鸦羽一般,投下一圈漂亮的剪影,美得雌雄难辨。她甚至能想象到,他撒娇的时候,眼睫毛轻轻一眨,满眼无辜的……

《一出生,我被偏执欧少偷回家》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头顶暖黄色的光线照射着他略显苍白的脸,俊美五官如雕如琢,瓷腻的肌肤,欺霜赛雪。

长长的睫毛又浓又密,如鸦羽一般,投下一圈漂亮的剪影,美得雌雄难辨。

她甚至能想象到,他撒娇的时候,眼睫毛轻轻一眨,满眼无辜的模样——

白色衬衫也穿得十分工整,就连最上面的金色纽扣也扣得一丝不苟。

静得过分出奇,那落寞的侧脸,像是一个被全世界遗弃的孩子。

盛柠溪站在不远处,轻轻喊了一声。

几乎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瞬间,男人没有焦虑的眼睛立马闪过一抹亮光。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迈开双腿,几步就走到她的面前。

大概是长时间没有说话,男人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丝别样的暗哑。

他好像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个的表情。

盛柠溪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愧疚,

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略显憔悴的脸颊,满脸心疼,

盛柠溪不想跟他讨论工作的事情,她是不可能在家里做全职主妇的。

但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讨论过无数次,她不想再重复无意义的话题。

盛柠溪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

男人扬起笑脸,

讨好似的,不顾身边这么多人看着,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脸上眷念地蹭着。

那委屈巴巴的眼神,像极了讨好主人的哈巴狗。

如果他长了个尾巴的话,想必此时,一定毫不客气地朝着她摇尾巴讨好。

盛柠溪脸红滴血,又羞又窘。

这个家伙……

这里这么多人看着!

她窘迫地挣了一下,想把手抽回来,却被他握得更紧。

男人墨色的眼底,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委屈,那清澈的眼睛仿佛琉璃一样清透,没有丝毫杂质。

被这样一双眼睛望着,盛柠溪的心脏像是被一根小小的羽毛轻轻地扫了一下。

酥酥的,麻麻的……

她深呼吸一口气,放柔了语气,解释道:

男人看着她,对她的话似乎有一些迟疑,但还是放开了她的手,一本正经地说:

一旁的工作人员,早已经震惊得目瞪口呆。

就在刚才,欧三少坐在那里,不吃不喝不说话,心情看起来十分糟糕,就好像马上要把他们民政局砸了似的,可转眼就变得这么乖顺了?

真是见鬼啊!

领了表格。

盛柠溪快速填好自己的资料信息,却发现旁边男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视线那么炽热,盛柠溪耳朵根慢慢地红了。

咳咳!

男人眼底的欢喜,直白又炙热。

盛柠溪忍不住脸红,轻斥一声,

话音未落,男人快速在表格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那急切的模样看起来有几分可爱。

盛柠溪唇角的弧度又大了一些。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便办好一切手续从民政局走出来。

盛柠溪拿起红色的结婚证看了一眼,心情有点复杂。

从她出生那一天开始,他们的婚姻就已经预定。

从小他便告诉她,她是他的妻子,长大以后他们是要结婚的。

此时的心情,说不上多么激动,就好像只是完成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而已。

盛柠溪把红色的结婚证随手放进包包里,然后上了车,朝着驾驶室的司机吩咐道:

出差十天,赶了一天飞机,再好的身体也会感觉到疲惫。

盛柠溪上车之后,便闭上眼睛,靠在车窗上。

却没发现,车门外,欧寒爵看着配偶一栏上三个字,眼眶红红的,激动得想哭。

盼了二十年的人,终于是他的妻子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红色的本本放进西装内衬口袋里,贴着心脏的位置,这才上了车。

欧寒爵心里高兴,静静地看着盛柠溪的睡颜,唇角带笑,说不出的温柔。

司机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出声请示道:

大概是司机突兀的声音,吵到刚睡着的盛柠溪。

她的脑袋一点,差点撞到车窗玻璃上。

欧寒爵眼疾手快地将盛柠溪搂进怀里,稳稳地护住。

朝着司机不满地瞪了一眼,

回什么盛家?

如今他们已经结婚了,溪宝是他的人,自然跟他住在一起。

司机自知惹到少爷不高兴了,后背惊出冷汗,

少爷生气的时候是真可怕,就连老爷都要退避三舍,也就只在少奶奶面前,他才会装得这么乖。

坐落在风景区脚下的别墅,一直是B市楼价的天花板。

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没有关系,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

宛如皇宫一般奢华的锦园,就坐落在别墅群的最上边,独占一块山头。

占地面积四万平方米,内部包括高尔夫球场,赛马场,花园等等,价值百亿。

这一片别墅区由欧氏集团地产部门开发,欧寒爵亲自设计,作为他和盛柠溪的婚房。

盛柠溪是个警觉的人,车子一停下,她马上就被惊醒过来。

她看了眼窗外陌生的景色,揉了揉茫然的星眸,声调软糯,

欧寒爵抱着盛柠溪下车。

望着面前灯火通明的大庄园别墅,小心翼翼地问道:

盛柠溪抬起头来,看着面前奢侈华丽的大别墅,脸色不由得变了。

小说《一出生,我被偏执欧少偷回家》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