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了和四爷的新婚夜》 小说介绍

我穿越了。
还穿越到了清朝。
一个四阿哥胤禛后院名叫沈桃的侍妾身上。
父亲和心爱之人为了利益亲手把她送到了四阿哥胤禛的床上。
而四阿哥胤禛的后院也不是好待的,和善知礼的福晋那拉氏,温柔纤弱的年氏,张扬跋扈的李氏,和一大堆的侍妾格格,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为了能在他的后院吃得饱,穿得暖,不被算计,我只能大力抱紧他的大腿。
他也待我极好,我该怎么报答呢?
给爷生个孩子吧,他是这样说的。
本文《清穿》+《甜宠》+《宅斗》+《宫斗》。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低眉微蹙,细长的手指握着毛笔的木质笔身,提笔筹措间在洁白的宣纸上写着什么,余光瞥见送膳食的小厮把食盒放到了桌子上却迟迟没再动弹。“你下去吧。”他手间动作未停,却发现眼前的人影儿依旧没有要走的动作。刚……

《穿越到了和四爷的新婚夜》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他低眉微蹙,细长的手指握着毛笔的木质笔身,提笔筹措间在洁白的宣纸上写着什么,余光瞥见送膳食的小厮把食盒放到了桌子上却迟迟没再动弹。

他手间动作未停,却发现眼前的人影儿依旧没有要走的动作。

刚要发作,眼前的人影却扑通一声跪倒了他的跟前儿。

沈桃跪在了他的书桌正对面,抬手摘了头上小厮常常戴着的灰布帽子。

一张洁净而细腻的小脸呈现在他眼前儿。

他微微错愕,却也觉得惊喜,这丫头竟扮成个男人混了进来。

沈桃见他神色依旧冷淡,瞧不出喜怒,手足无措的将背后乌黑的辫子放到胸前,抬起微微上扬的水眸对上他清冷的眸子。

声线低沉,透着些皇家自带的威严感。

他神色并无明显起伏,抬眸瞥了眼跪在他面前的沈桃,手中的动作未停,沈桃瞧不出此时的他是否真的动怒了。

沈桃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天生的娇嗔,媚的同时却不矫揉做作。

沈桃听见他的回答,跟着点了点头。

沈桃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在着意添上几句肉麻的话。

毕竟这是她在这府上活着的唯一办法了,抱紧他的大腿,得到他的宠爱,才能有吃有喝没人欺负,潇洒的活下去。

眼前的人是沈桃的大靠山,她怎么能不舔。

他终于停下了手上的笔,抬起头来细细打量着她。

被他审视般的眼神盯得发毛,沈桃故作害羞的垂下脑袋,手指摆弄着自己的辫子尾巴。

沈桃的话引得他勾起了嘴角,对着跪在他跟前的沈桃说道:

觉出这是句玩笑话,沈桃觉得自己拍的马屁见效了,连忙趁热打铁。

他半响没回答,沈桃有些急了。

眼神交汇的瞬间,吓得沈桃立刻闭上了嘴巴。

他顿了顿,放下手中的毛笔,继续说道:

沈桃还来不及阻止,他就已经推开了食盒的盖子。

两个硬如磐石的大馒头映入他的眼帘。

这两个馒头可能历经了几天几夜,表皮已经风干了,上面的面皮更是开裂。

沈桃尴尬的笑了笑,连忙从地面上一跃而起,飞快的又重新盖上了食盒的盖子。

心中喃喃自语,糟了,怎么忘记把这个拿出去了,春杏比自己的心还大啊。

沈桃笑嘻嘻双手捧着食盒做保证。

此时门外又一阵嘈杂的人声。

两人争执之际,里面低沉的男声响起。

勒里确定自己没听错,是叫再送进去。

今儿个爷也太能吃了吧,送两次晚膳,时辰还是紧挨着的。

才进门,送膳食的陈二就看到一个穿着府上下人衣裳的人,正提着食盒站在他的左侧。

屋内只燃了一盏烛灯,昏黄的光影让他看着不真切,。

刚进门的陈二觉得奇怪,明明自己才是送晚膳的人,怎的还有人提前一步送了晚膳来?怪不得门口的勒里咒骂,害自己白白挨了一顿骂。

他上前一步将食盒里的菜肴摆到了一旁的圆桌上,余光还不时的瞄了眼他身侧的沈桃。

生面孔,他没见过,陈二在这府上的差事做的有些年头了,这样的俊后生,他居然没见过。

他还想再瞧一眼,却被他清冷的声音给拉回了思绪。

见那人已经走了,沈桃又将头上的帽子给摘了下来。

沈桃用一旁沾了水的毛巾净了手,就开始在圆桌前摆起了碗筷。

小说《穿越到了和四爷的新婚夜》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