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娇养反派》 小说介绍

听说反派战斗力爆表?
兰九幽回头望望抱着兔子羞答答地小徒弟,闭目沉吟。
谣言罢了。
听说反派睚眦必报?
兰九幽举箸看了看面前一摞的鸭子骨,又望了望泫然欲泣的小徒弟。
蜚语而已。
无意间听女娥们聊起小徒弟身材超好,兰九幽手轻抚小徒弟的伤。
恩,这倒是真的。
这是师尊和小徒弟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紫竹林间,风吹竹叶响,点点墨斑点缀其间。玉之箫立在兰九幽的身后,有一下没一下地给自家师父揉捏着肩膀,温软的眉间云淡风轻。“阿箫的手上功夫愈发地好了!”兰九幽闭着双目,感受着肩膀上的轻松,从喉咙间溢出一……

《穿书后娇养反派》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紫竹林间,风吹竹叶响,点点墨斑点缀其间。

玉之箫立在兰九幽的身后,有一下没一下地给自家师父揉捏着肩膀,温软的眉间云淡风轻。

兰九幽闭着双目,感受着肩膀上的轻松,从喉咙间溢出一丝舒畅的呻吟。

听闻玉之箫的亲爹是凡尘的圣手,之箫自是手上推拿的功夫一绝。

每每外出归来,之箫便会偷偷地溜进她屋内给她捏捏、敲敲,问起来,那玉团儿似的的小少年就会端着眉目认真地回道:

看,多么懂事的孩子!这么好的孩子不能便宜了女主容月。

兰九幽心中一紧,睁开双眼,正对对面怯答答的齐子期,见她睁开双眼,那少年躲也似的低下头去。

她眉间一抽,反派小时候是这性子?

妙妙也有点不确定,又断言道,

想起自己惨淡的结局,她立即回神,别吧,就这样,她摸了摸自己的荷包,一脸心痛,她还养得起。钱财是身外之物。

一直注视着她的玉之箫见了,有点不解,

兰九幽郑重地摇头,她盯着垂头的齐子期信誓旦旦,

玉之箫和齐子期齐齐一愣,一人摸着眉目不知想些什么,一人垂眸,眼中眸色暗沉,笑得诡异。

要养我呀!那就看你表现了。

低着头的齐子期捏了捏手,虽然对面那名义上的师兄有点碍眼,但这兰九幽倒有点意思。真可惜,若是之前没有戳死她,是不是无聊的生活就会多些乐趣?

兰九幽不知两人的想法,扭头正欲吩咐,玉之箫的脸颊就凑了过来,做出侧耳倾听的样子来,眼前的脸颊白皙粉嫩,轮廓清晰,少年的眉目温和,自然地兰九幽都觉得她心思龌龊了,之箫是容月的,心思一绕,她就放开了去。

见齐子期看过来,她忙止住话头,朝他展齿一笑,那小子见了又哆嗦着垂下脑袋来,她无奈又放心地走过去,拍了拍那小子的肩膀,手下骨骼嶙峋。

这孩子以前都过的什么生活啊?再看看这衣服,粗糙、简陋,怜悯从心底窜出来,兰九幽好心地从戒指里掏出她最爱的小兔子点心,放在桌上。

见孩子还是垂头不语,她耐着性子捏起点心,放到他的唇边,笑得温暖,

师父的人?这名字有点意思?从来没有被归为所属物的齐子期深似潭水的眸中兴味一闪,他望着眼前涂着粉色豆蔻的手指,张开嘴,小口地咬上去,点心碎渣簌簌掉了下来,落了兰九幽一手。

一向爱干净的兰九幽并不在意,反而见子期肯吃东西了,索性蹲下身去,一点一点地给齐子期喂食,一边喂着,一边轻声细语地叮嘱,

得,一旁的玉之箫明白,师父这是在提点自己赶紧做鱼去呢!

他好笑地摇摇头,又有些警惕地看了眼前的少年,还未长大的杀神,应该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至于师父,他温和柔软地注视着低头的师父,眼前的女子眉目含笑,一截皓腕从袖中露出,她才是真正的良人。而容月,哼。你最好别犯到我手上。

齐子期眼帘低垂,视线里的那截玉指,指尖白嫩,有一股不同于点心的花香,咬着咬着,他舔了舔唇,舌尖一点,快速地从兰九幽的指尖划过。甜甜的!

兰九幽一怔,那低着头的小徒弟的头顶毛茸茸的,吃得正香!哪里像揩油的人心神不定呐?何况这时的反派还是个孩子呢!

打消了自己心中的念头,她低低笑了笑,试探地伸手摸着子期的头顶,

紫竹林间自有一条小溪穿林而过,溪水潺潺,清澈见底,时有几条鱼儿在鹅卵石间游来游去,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荡漾着几株莲花。

玉之箫从腰间抽出一把精致的匕首,面色沉凝,下手极快,三四息间,那鱼儿就处理好了,从鱼骨处分成两半,各切花刀,放在碧玉雕成的盘子里摆成飞翔的姿态。

他饶有兴趣地将葱丝放在其上,手上灵气蒸腾,一条鱼很快就熟透了,鱼香在空气里飘荡。

兰九幽嗅了嗅鼻子,熠熠发光的目光看过去,一直听着她絮叨的齐子期注意到她的停顿,望着一向面色温软的女子大亮的瞳孔,兴趣十足地挑眉,这么爱吃吗?

玉之箫笑笑,像是安抚小猫似的宽慰,

他端上来一盘鱼来,晶莹剔透的鱼肉上几条碧绿的葱丝,酱香弥漫,看起来就好吃得很。兰九幽望着鱼,眼带哀怨,咬咬牙,还是避开了眼神,她站起身伸手从二徒弟手上接过一碗灵米放在齐子期面前。

说完,将玉箸放到他手边,急不可耐地转身朝着玉之箫走了去。

齐子期挑眉,目送女子步履匆匆地凑到她那徒弟身前,见那徒弟面色温润,血色从眸中闪过,这玉之箫看起来可不像不懂情色的模样啊。

意味深长的目光在那师徒二人身上停留,颇觉意趣浓浓,真的是好戏一场,没想到向来光明的心岚剑宗里竟有这样一桩趣事,难怪那兰九幽要为了这玉之箫出头,不过,他似是想起了什么,筷子戳破鱼肉,好像那时这玉之箫身边还有个女子来着?

想不明白的齐子期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起鱼肉来,入口即化,鱼香四溢,肉嫩鲜香,就是这灵米,他嫌弃地一推碗,实在无法入口!

玉之箫从戒指中取出一只已经吹干表面的鸭子来,挂着放进了一旁堆砌的烤炉里,望着火焰滋烤着鸭皮,滋滋冒油。

他满意地点点头,一旁的师父像个小跟屁虫似的围着他打转,他聊家常似的开始问,

兰九幽的语气有点哀怨。

玉之箫好笑地伸手,又默不作声地放下。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玉佩来,嘟起嘴唇,像是妒忌的样子,

少年期待地捧着玉佩。

兰九幽瞧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这般喜欢,自是答应。

等着鸭子的时光里,她就坐在那里盯着鸭子,在玉之箫有意识地一问一答里,将事情说了个干净。

知道了所有的玉之箫这才满意地从鸭子拿了出来,手心窜起一道朱红色火焰,没多久,鸭子的芳香大盛。

在兰九幽垂涎的目光里,少年不紧不慢地片着鸭子,嘴里还解释着:

少年的好看的手五指纤长,骨骼分明,配着那油亮亮的鸭肉,赏心悦目。

沉迷于美食的兰九幽点点头,亮晶晶的眸子里看不见皱眉的齐子期,当然,也看不见一脸宠爱的玉之箫。

小说《穿书后娇养反派》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