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小相公》 小说介绍

“我将师尊视为挚爱神祇,此等深情,师尊又岂能弃我如敝履?岂可无视我一片真心?岂敢将我抛到天庭再不理会?”
“呵!孽徒!我要你这一片真心做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怎能对为师有此妄念?”
“我不管!”少年神君大步上前紧紧抱住那清丽的女子,“反正我已经跳下来了,我不是什么灵岂神君了!”
昔日师徒与天帝对赌,若灵岂七世轮回仍与霍灵龙有缘相爱,就改变天规,允许神仙有情。
不料却被天帝设计,差点对赌失败。
幸而最后一世,在月老的帮助下,两人分身游灵岂和小龙儿深情相许。
灵岂和霍灵龙在之后也终于回到原来的身体,恢复前世记忆。。书中主要讲述了:厉王带着小龙儿回到本箜城之后,他本想将小龙儿介绍给守城的将领,小龙儿却以身体疲累为由拒绝了。他知道,一定是自己毫不掩饰地将小龙儿熟悉的游灵岂隐藏起来这点,让小龙儿起了疑心。但他不会让那个游灵岂出来了,……

《天降小相公》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厉王带着小龙儿回到本箜城之后,他本想将小龙儿介绍给守城的将领,小龙儿却以身体疲累为由拒绝了。

他知道,一定是自己毫不掩饰地将小龙儿熟悉的游灵岂隐藏起来这点,让小龙儿起了疑心。但他不会让那个游灵岂出来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没有必要再隐藏真正的自己了。

厉王亲自将小龙儿带到他的房间,待她安置后,他才出门去找此次大战的主要将领——护国公主千灵落。

他需要将这次灵山村之行与十三妹说清楚,也要将小龙儿不愿伤害寒灵国一事,跟十三妹说一说。还要商量一下,如何安抚底下的将士们?要怎样把小龙儿介绍给所有人,并让他们以拥有小龙儿唤起已经低迷的士气。

厉王不知道的是,他刚走出房间,已经睡下的小龙儿就睁开了眼睛。

装睡这个事情,她做过无数次,连身为灵女的阿娘都能骗过,更何况是凡人游灵岂?

小龙儿坐起身,走下床榻。她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尤其是放了不少兵器的武器架。

她在房间里一边走一边看,直到书桌前,停了下来。

书桌上还放着厉王的一封信。

小龙儿知道,她不该拆看他人的信件,但她直觉那封信里有她想要的答案。

信封并未封漆,且早已有人拆看过。

小龙儿打开,将信的内容看了个完整。

信上说,若想此战胜利,只能去寻找消失多年的灵山村,请到灵山村的仙女出山,此战必胜!

随后,信上还说了去灵山村的路,以及世人眼中关于灵山村的传说。

据说,在两百三十六年前的某一日,突然天昏地暗,地动山摇。一日后黑暗褪去,震荡停止,人们惊讶的发现灵山村已被众山团团围住,村中的人出不去,外界的人也无法进入。

曾有人试图进山寻找神秘消失的灵山村,走了三十六天,却只是围着山打转,始终不曾进入山中。

不久后便不知哪里来的传言,说:有一村中女子与一个仙者相恋,后来女子另嫁他人,仙者愤然离去之时将村子与外界隔断,以报复女子与她丈夫及其后代,世世代代只能在一方天地生活。

传说毕竟是传说,写信之人也提醒,传说不一定可信,但灵山村存在,却是事实。

大概正是因为这一句提醒,厉王才会心甘情愿地放下如火如荼的战场,去寻找一个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的灵山村。

信上的内容已经清楚地告诉小龙儿,为什么厉王会去灵山村?

小龙儿想起在灵山村时,厉王曾说过的话,虽然有一定的出入,却也没有太大的不同。说到底,都是为了这一场战争。

但这,却并不是小龙儿想要的答案。她想要弄清楚的是,厉王平常的样子,究竟是在灵山村时温柔体贴的游灵岂?还是脾气暴躁冷酷无情的厉王?

寂静之中,她轻声喊了一下。

那个绣满了向日葵的黄色小荷包,听到小龙儿的召唤后,兀自从她怀中飞了出来。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一颗晶莹剔透的小水珠从葵子的包里缓缓飞出。

小龙儿倾身靠上去,那颗龙女之泪飞入她的右眼之中。

她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这颗眼泪的飞入。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所见,已经是厉王收到信之后的事情。

正如小龙儿刚才的猜测一样,厉王因着那一句提醒,坚定了要找灵山村的信念。他匆匆收拾了东西,就与护国公主告别。

悄悄地踏上了去往灵山村的路,一路之上,多次迷途,都有一个奇怪的老者指引方向。

等到靠近灵山村之后,他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进入灵山村。在老者的指引之下,他才将那个温柔的游灵岂放出。

小龙儿觉得心里闷堵得难受,

小龙儿将信放回书桌,她第一次觉得,不该随便找个人就嫁了,更不该轻易地就相信了别人。

她走回床边,躺了下来。

她闭上眼睛,很想让自己快速地进入梦乡,暂且不理会这些事情。

逃避,是她两百多年最喜欢做的事情。

以往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她总能很快的入睡,等醒来,一切就又重新开始。她的逃避,一直很有用。因为在灵山村,很多事情,都有阿娘顶着。

可这一次,她逃不了。

不知是龙女之泪的力量还没过去,还是小龙儿心中仍在强烈地驱动着龙女之泪的力量,哪怕她闭着眼睛,仍然清晰地看到厉王变成温柔的游灵岂之后的事情。

————————————-

十六的月儿又圆又亮又大,远处山坡上一个妙龄粉衣女子,坐在一孤坟前嘤嘤嘤嘤哭泣,边哭边诉说着自己莫大的委屈。

女子一边哭,一边气愤的无意识的拔着坟前的草。

女子絮絮叨叨地边哭边说,直至她累了。

然后,天为被,地为床,就这么抽抽搭搭地睡着了。

远处山下一个衣衫褴褛、满面胡须的男子,望着女子所在的山坡,愣怔在原地片刻。

小说《天降小相公》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