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竟是路痴美人》 小说介绍

【仙侠、无女主、师尊、年下、】

【忠诚、直率、嘤嘤怪徒儿 VS迷糊、博学、路痴美人师尊 】

郁白仞就拿起玉梳一边给他梳头发一边哄着他说:“师尊若是想下山去过世俗的生活,徒儿就陪师尊一起,先去诗书中提到的地方看一看,再买座小院子,陪着师尊一起,我们就做一家人,你说好不好?”

练镜新摇了摇头:“越说越胡闹了,你可知,在山下,不同姓的两个人要做一家人,是什么意思?”

说完,觉得有趣,又觉得郁白仞口误,如此笑了起来。

郁白仞看着铜镜里的练镜新,低声喃喃说:“当然知道。”

珠沉仙尊练镜新什么都好,模样好、术法好,还是人见人爱的学林宫主。
但是,总爱迷路。

郁白仞趴在窗口张望,心想:
“有什么能比一个迷迷糊糊的大美人更可爱的呢?”

小魔头汀思洲已经提剑来抢啦。

珠沉仙尊要下凡历劫,还不快快追下去指路!

甜虐、缠绵、he。书中主要讲述了:越罗天帝新帝上任,重启了上天庭的金璧学林。照理说,仙尊仙娥们自己都修炼了成千上万年,学识修养、道心道意都臻于化境,金璧学林可有可无。但越罗天帝,观之察之,觉得天庭里也有些散仙飞升的仙尊仙娥,各大仙府的……

《师尊竟是路痴美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越罗天帝新帝上任,重启了上天庭的金璧学林。

照理说,仙尊仙娥们自己都修炼了成千上万年,学识修养、道心道意都臻于化境,金璧学林可有可无。

但越罗天帝,观之察之,觉得天庭里也有些散仙飞升的仙尊仙娥,各大仙府的化形神兽以及品阶稍低的仙侍们,所谓官盛而近谀。

他们还是有学问需求的,集中起来也未尝不可。

顺带着也可以做整理天庭历史和藏书的工作。

基本上算是一个学宫加图书馆,至于金璧学林的宫主人选那是正好有一位:练镜新。

练镜新在人间之时,亦是正统学宫出身,问道授业皆从寒松圣人,六艺皆通、学问无尽、静敏通达、博识无涯。

在修炼,得道成仙,飞升已有千年。

因其腹有诗书、学问藏身,又人若珠玑、和丽难忘。

遂得尊号:,正是,又潋滟又柔情。

以上,便是郁白仭认识了练镜新后,须臾间打探出来的背景。

此时的他遥遥坐在练镜新的对面,隔着翩翩起舞的宫娥,看着练镜新,那可真是

练镜新并未察觉,他正和广乐仙尊一起聊着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多话说啊?郁白仭正在想着。

身旁的孤屿将军撞了撞他的手臂,低声道:

郁白仭吃了一惊:转过头去看着孤屿。

孤屿抬手饮下一杯琼露,发觉郁白仭有些急迫地看着他,虽然觉得有点奇怪。

但孤屿还是接着说:

郁白仭的眼光投向越罗,发现他正居高临下看着练镜新的方向。

在袅袅婷婷的舞蹈和仙露霞觞的宴席间,越罗的目光显得颇为不真切。

郁白仭又转向练镜新,发现他正吃着一块羽仙小点。

本来神仙们,飞升前就辟谷多年,飞升后也不应留念珍馐。

但不知为何,越罗天帝特意为大家准备了一些羽仙小点。

看上去,练镜新是非常喜欢了,他小口吃着,嘴角还沾染了一丝丝糖霜,简直不像是金璧学林的宫主,哪儿像一个万儿八千年的神仙啊。

郁白仭这么想着,简直!太可爱了!

广乐抬手为练镜新擦去了嘴角的糖霜,两个人哈哈笑了起来。

郁白仭又看见练镜新去拿了第二块羽仙小点。真是!让人太在意了!

郁白仭不由得也笑起来,眼光飘到了越罗天帝身上。

越罗天帝正捻起眼前的一块羽仙小点,看得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郁白仭抬起手中的曜灵杯,将琼露一饮而尽。

宴,盛宴将半,越罗天帝已经带着众仙敬酒一轮。

各位仙友之间不停地推杯换盏,郁白仭却一直在密切关注着练镜新。

旁边的孤屿将军问道:

郁白仭刚刚看到练镜新喝了几杯琼露,似有不胜酒力之感,以手支头,垂着长睫,郁白仭正想起身过去扶他。

就听到孤屿问话,他一边看着对面,一边心不在焉地说:

郁白仭缓了缓:孤屿了一声,郁白仭已经起身走开了。

刚拐过长廊,就听有温柔女声叫住了他:

在菱纱飘扬间,走出一位白蘋香散、愁情如水的仙娥。

郁白仭停住了脚步,静静地注视着她:

蕴真轻轻咳了两声,郁白仭忙伸手扶住她,引她坐到了回廊边的软塌上:

蕴真自嘲地笑了笑:

郁白仭微微颦眉,叹了口气说:

蕴真眉目低垂,两眼含泪,郁白仭一时局促,想了想,招手唤来宫娥:

这时广乐仙尊正好呼朋唤友过来,忍不住了一声。

蕴真仙子见有其他人过来,就微微施礼,在宫娥的带领下离开了。

广乐仙尊也还了一礼,性格活泼的广乐马上对郁白仭眨了眨眼:

郁白仭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继续向练镜新那里走过去。

广乐还继续在说:

郁白仭问:

广乐摇了摇手:

郁白仭刚要否认,就看到越罗天帝牵着步履有些踉跄的练镜新往台阶下的风阁走去。

广乐仙尊:,郁白仭就快走几步跟上去,广乐道:

边说就边拉郁白仭的袖子,因为赴宴,郁白仭并未着金盔甲,穿着宽袍大袖的常服。

这下被广乐拉个正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免有些愠怒,却不得不耐着性子劝说:

广乐偏了偏头:

郁白仭仿佛没听清他说的什么,脚步更着急,就随着广乐,让他拉着自己的袖子,一起往风阁走去。

越罗倒是没在意这两人在靠近,练镜新大大咧咧惯了,又是酒宴正酣,自是更未着意。

等停驻在风阁的时候,练镜新才感觉骤风四起,加上酒意升腾,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越罗天帝脱下了自己的披风,轻轻给练镜新披上。

练镜新抬起头道:

后半句他还没说出口,就听越罗的声音传来:

练镜新笑了笑,心里想,这么久的事情,你还记得?真是…..

然后又听越罗说:

练镜新略正了正色,答道:

越罗就低低叹了气:

练镜新忙施了一礼:

越罗就侧过头去看着风阁外:

练镜新已经起身,说道:

越罗沉默了片刻,又问:

练镜新轻轻捏紧了披风说:

越罗静静看着他:

练镜新抬眼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越罗似乎被他的眼神刺伤,垂眸片刻说道:

练镜新并没有说话,行了一礼,准备转身走下风阁。

越罗叫住他:练镜新才笑了一笑:

越罗几步走上前,将一枚晶莹闪烁的鸣玉佩放在练镜新手掌心:

待练镜新的身影消失在风阁之下,越罗天帝对着另一侧的郁白仭和广乐,微微侧身。

两人走出行礼,越罗只是颔首。他看着郁白仭说:

说罢,转身而去,广乐看了眼越罗,又看了眼郁白仭:

郁白仭只是摇头:

这时两人才想起来,要去寻练镜新,郁白仭略施仙法,感受到练镜新的气息,已经出了,于是两个人飞快过去。

看见练镜新蹲在门口,脚旁是一名圆滚滚的小仙童,玉雪可爱,正眯着眼睛享受着练镜新的抚摸。

练镜新满脸笑眯眯。

被唤做的小仙童抬眼望着郁白仭:

练镜新站起身,转过去,看到郁白仭和广乐。

他微微笑着:看来酒意并没有醒几分,脸还有点红红的。

郁白仭上前一步扶住他:练镜新依旧笑眯眯他的尾音有点软绵绵,像带着钩子,让郁白仭心里不由巨颤。

练镜新又一把抓住旁边广乐的手:

然后,他又看着郁白仭颇有点不讲道理。

练镜新就这么一左一右,牵着这个,拉着那个。

抱着他腿的小仙童蹭了又蹭,练镜新才放开广乐的手,说

迈开步子想走,发现另一只手还被郁白仭紧紧抓住。

???练镜新又露出茫然的眼神,郁白仭一下脸红了,地松了手。

练镜新倒是不拘小节,轻轻拍了拍三往的头。

顿时,小仙童化成一条青龙,盘旋飞天,又缓缓降落,轻轻驼起了练镜新,转眼消失在天际。

郁白仭眷恋地目送练镜新离去。

广乐说。

是啊,天庭的时间漫长到数也数不清,只能说,很多很多年过去了。

小说《师尊竟是路痴美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