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救了棵成精的树》 小说介绍

我救了棵古树,竟然被树精寄体,想要”我本平凡“,难了!那就热血沸腾,睥睨人世间,谁有不平事?活一个不一样的自我!当然,还有身边的人。。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在她根部垒起一方土埂厚实的树池,以便确保可以浇入足够的水量能把她根系所在的范围完全浇透。在旁边我弄来一只单位用来古建防火的大铜缸,里面装满自来水,一方面散发自来水中用以消毒杀菌的漂白粉分解时产生的氯……

《我救了棵成精的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我在她根部垒起一方土埂厚实的树池,以便确保可以浇入足够的水量能把她根系所在的范围完全浇透。在旁边我弄来一只单位用来古建防火的大铜缸,里面装满自来水,一方面散发自来水中用以消毒杀菌的漂白粉分解时产生的氯气,一方面保证同环境下水温与枣树根部土壤温差不至于相差太大……这绝对是特殊待遇,一般绿化浇灌直接就是自来水,哪有这么多讲究!高明就嘲笑我,说我花痴,把枣树当成了媳妇。

这棵大枣树已经一个月没有浇水了,土壤墒情明显有些胁迫。大部分花木都这样,土壤水分不能太多,否则会渍根,造成无氧发酵,导致烂根。当然也不能太过干旱,因为它们需要利用阳光与水来制造养分和能量。

我这次准备了一瓶高级速效冲施肥,氮磷钾钙镁硫等营养齐全,加水兑成千分之二的浓度,然后浇进树池里。很快小枣就发出愉快的反应,夸赞我专业过关。看看到我得意洋洋,又打击说我屁股没有三两沉,一夸就翘起来了。

拜小枣之赐,我狠狠收拾了一下司家人,扬眉吐气,心里很是巴适,不过后来也隐隐担忧,唯恐司家人找后气儿,祸及家人,所以这几天频繁跟姐姐保持通话。

昨天姐姐说司家人被派出所罚款三万元,都给放回了家。我叮嘱姐姐,一定要提防司家报复。姐姐答应了。

我在忙完给大枣树的浇灌之后,习惯性给姐姐打了个电话,哪知竟然没接。

我心里当时咯噔一下,涌起一股不祥的兆头,继续打下去,依然打不通,立刻心就慌了,两腿发软,,脑子血液上涌,似乎要炸开来。本来暖洋洋的太阳,一下子忽然变得冰冷起来。

高明发现了我的异样,就问我怎么啦。

我说明情况,他也觉得事情不对头,当下自告奋勇再用摩托车陪我回家看看。我俩于是急步往车棚走去,迎面就见伙计小陈急匆匆跑过来,问他怎么回事儿?他说我姐姐来了。

我这一下更慌了,难不成父亲出事了?

我撒腿跑到工房,这里也是我简陋的办公室,发现姐姐正坐在那里,头发乱糟糟的,一副坐惴惴不安的样子。见姐姐神态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太坏,我的心稍微安稳,就问姐姐手机怎么回事儿?

这一问姐姐情绪变得十分激动,语气愤慨地讲述起来。

原来今天早晨七点左右,司家两个第三代小辈再度闯入我家,寻衅滋事,对我父亲侮辱谩骂,要求赔偿他们医疗费。

我父亲当然不肯,随即就遭到惨无人道的殴打。

我姐夫闻讯赶到,进行拦阻,哪知不仅没用,反而也被痛殴。

姐姐赶紧打了报警电话,出警的是那位刘副所长,他赶到的时候,那两名凶手打人打红了眼,几近疯狂,根本不听警告。

刘副所长只好强行介入,哪知司家又来了多人,最终演变成暴力抗法的局面。混乱中一名凶手穷凶极恶,出乎意料一刀捅进刘副所长的身体。

刘副所长当时就大出血,瘫倒在地……

至于姐姐的手机,则是因为让对方抢去给摔坏了,所以打不通。

我问父亲、姐夫没事吧。

姐姐说没事儿,但刘副所长伤得很重,已经送到这里的县中心医院,她就是跟着救护车护送来的。

听了姐姐的话,我对刘副所长的好感油然而生,于是就跟着姐姐就来到县中心医院进行探望。

刘副所长刚做完手术,麻药还没过劲儿,正昏迷着,满屋弥漫着浓郁的福尔马林消毒的味道儿。

打听旁边陪护的同事,后者十分悲苦地介绍,有一刀刺入脊椎骨节,损害了植物神经,下肢注定要瘫痪了,可怜他家还有一个患小儿麻痹的孩子……

靠,怎么会这么严重!

第二天我又去医院探望,这回刘副所长已经醒了,躺在病床上,身上盖了一床白色薄被,脸色腊黄,神情憔悴。旁边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妇人,不住地垂泪,发出低低的哭泣声。

刘副所长看到我,强作欢颜,有气无力地跟我打招呼。

透过暗淡的眼神,我能感到他巨大的压力和深深的无助,中年人的负担是不可想象的,多少人处在崩溃的边缘,他们往往是一个甚至多个家庭的顶梁柱,倒不下也倒不起。

面对这种情形,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言语来安慰他,简单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怀着深深的负罪感。刘副所长军队转业,才四十来岁,家里有个孩子,已经十多岁了,可惜从小患了小儿麻痹,整天连床也下不了,而老婆无业,在家里照顾孩子,如今他又这样。如果不是我年轻气盛,招惹司家,就不会引起他们的报复,从而也不会让他沦落到这份境地……

中午在食堂点了一份拌面,心不在焉地吃下,食不知味。正毫无意绪,心头沉闷间,忽然传来小枣的声音:大好时光,赶紧出去晒晒太阳去!

我一听,虎躯一震,顿时就像一个溺水将死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赶紧殷勤地回应小枣,麻溜地走到屋外。

置身太阳底下,立刻就听到小枣愉快的反馈。

我试探着沟通她,听到她的回应,我近乎谄媚地把她赞扬一番,什么功能强大,正直正义,惩恶扬善,赠人玫瑰等等。

我是半真半假夸她,因为她的神奇实在令我惊服,唯恐她发现我别有企图翻脸,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十分享受我的,甚至笑出鸡叫。鉴于此,我当然继续更加不遗余力。

趁着小枣沉湎于我的迷魂汤,我不怀好意地开始把她往坑里带。

小枣回答得颇为傲娇。

我故意装得随意请教。

小枣不虞有它,越发得意,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她的魂儿都飘了起来。

该收网了。

小枣愕然,好久没缓过劲来。

我抓紧时机进行激将,其实心里直敲小鼓,生怕她老实承认,确实做不到。

小说《我救了棵成精的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