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留有白衣》 小说介绍

【权谋,庙堂,江湖,爱情】 大庆六百年,荒帝无道,建阿房,造广陵,饿殍遍地,天下不公。起义军四起,大庆崩,分四国,是乃陈留、大兴、南诏、上饶,四分天下。此后三百年,陈留独大,有独占天下之势。余三家密谋,以三十万联军,于函谷关外大战,被陈留异姓王陈矢悯击退。而十万陈留军,三千陈白衣,无一生还,陈矢悯力竭而亡。“白衣战神陈白衣”,余威镇南国门,退三座庙堂十八年。坊间传唱“陈留有白衣,焉能撼乾坤!”。书中主要讲述了:且说那陈飘雪一行人,入龙雀,下白蛫,遇拦门后,在官毓儿带领下来到一处山涧。山涧一处飞瀑倾泻,而在那悬崖绝壁之上赫然建立一处居所。居所简单,乃一茅屋,一道石梯沿着绝壁环绕而上。……

《陈留有白衣》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且说那陈飘雪一行人,入龙雀,下白蛫,遇拦门后,在官毓儿带领下来到一处山涧。山涧一处飞瀑倾泻,而在那悬崖绝壁之上赫然建立一处居所。

居所简单,乃一茅屋,一道石梯沿着绝壁环绕而上。

\”陈飘雪,你且上来,其余人等留下!霸春惊雨枪也来了,你不必如此戒心,我并无恶意。”那居所内传出一道浑厚的声音。

\”飘雪,那里就是守护爷爷的居所,只能你上去,我们在这里等你!”官毓儿说道。

霸春惊雨枪?陈飘雪暗暗看向自己的母亲,难道这老者说的是自己的母亲?

\”雪儿,娘的事等回南郡告诉你,你且安心去!”

\”飘雪哥哥,你快去快回,小鱼儿肚子好饿!”

陈飘雪点头示意,向那石阶踏去,来到那绝壁茅屋后,陈飘雪便是看见一花白老者,粗布素衣,坐在那茅屋里喝酒。

陈飘雪见此,心中暗暗道,老者怕是已近两个甲子了!但那精气神却犹如壮年,实力深不可测!

\”晚辈飘雪,见过老前辈,无意叨扰,只是有些事不得不做,如惊扰前辈,晚辈在此给前辈赔不是了!”陈飘雪躬身作揖道。

\”赔不是?该当如何?”那老者有意无意道。

飘雪思虑半分,沉稳自如,随即上前,将那石桌上的烈酒一饮而尽。

\”前辈独自小酌,却是少了些许情趣,晚辈虽无酒量,却也敢与前辈煮酒论江湖!”

\”好一个煮酒论江湖,陈矢悯生了个好儿子!”

只是那坛烈酒下肚,本就气血亏空的陈飘雪,神智已经不清醒,咳嗽十分,身形颠倒,饶是脸庞都如披上了彩霞。霎时,突然一道飞瀑化作一道水龙飞至茅屋门前,老者急忙对那水龙道:\”你个小妮子,还急眼了,我这不是见才欣喜嘛,我知道是你儿子,我这就替他醒酒!”

那水柱离去,那老者将一道内力打到陈飘雪体内游走一圈,将那酒气逼出,陈飘雪才缓缓清醒过来!

\”小子,酒量不行就别逞能,你知道我这酒是什么吗,就敢乱吃!好了,你且去吧,族长应该在等你了!你想知道的,或是你想做的只有去族长那里才有答案!”

陈飘雪恭敬道:\”陈家无懦夫,一坛酒而已!前辈,晚辈离去。”

陈飘雪正欲转身离去,身后的老者漫不经心道:\”小子,入了江湖,你可就回不了头了,别死在外面,记得回来和我煮酒论江湖!”

\”晚辈谨记,他日定会和前辈畅饮!”

说罢陈飘雪离去。

\”哎,可惜了,如此好的一个苗子,不卑不亢,心性沉稳,根骨奇佳,可惜天生气血亏空,血不能载气,脉络不能运气,不练武可惜了!”

\”算咯,后辈自有后辈福,老头我还是喝我的酒吧!”

\”梅花庵里梅花香,送郎殿里送儿郎;莫说梅花不如酒,且喝三杯上战场……”

陈飘雪沿石梯而下,远远的听到这歌声,暗暗说道:

待陈飘雪从茅屋出来后,龙雀巢内的人就传来信说族长已经在送郎殿等各位了。

官毓儿带路,几人便是来到了那送郎殿。

且说这龙雀巢,正中间便是一座百里宽的大湖,四周的飞瀑皆是流入此湖内。这里的百姓就坐落在湖四周,那送郎殿在巢内最深处。

陈飘雪四人来到送郎殿外,却见陈白衣军三营皆在此!

那为首的是龙象营韩云生,不过脸上显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其次是金吾营,一个油腻的大胖子,见到陈飘雪,笑呵呵道:

陈飘雪点头示意。

最后是那神机营,是一个小丫头,铜铃般水汪汪的眼睛,比陈飘雪矮一个头,可能和申屠飞鱼不相上下,也是萝莉之样,恐怕惹事的本领和小鱼儿同出一辙。

陈飘雪第一感觉就是一定不能招惹,已经有了一个申屠飞鱼,他可不想再有一个了!

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小妮子却自己贴上身来,挽着陈飘雪的手臂道:

不等那官毓儿狡辩,那申屠飞鱼就上前一把推开那小姑娘,撅着嘴道:

小鱼儿也是个暴脾气,一言不合就开打,这世界上除了飘雪的师娘,小鱼儿奶奶,再也就是陈飘雪能治这个丫头片子了!

陈飘雪正欲叫住小鱼儿,官毓儿却道:

飘雪倒是也没在意,小鱼儿虽然鲁莽,但下手也知道轻重,只是对这丫头头疼啊。反倒是一边的喻言偷笑,被陈飘雪撞见了,只得假装不知道了。

不过那韩云生,看向陈飘雪的眼神显然变得更加气愤了,陈飘雪思前想后,这韩云生和这小小姑娘之间有猫腻啊!

那送郎殿内传来话,叫众人进去,韩云生也不敢造次,虽然对这陈飘雪不服,但是陈白衣军后人也不敢在这神圣的送郎殿大打出手。

话闭,已来到那送郎殿,只见一座石砌的石屋高耸入云,三层之高,而那上面三个黑色大字格外醒目。

陈飘雪顿了片刻,这三字好似有万钧重,陈飘雪心中莫名的感到沉重起来,迈着步伐,随即踏步而入。

小说《陈留有白衣》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