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了头》 小说介绍

三年的婚姻囚笼,让她深陷泥淖。资助了五年的女大学生,竟和自己的丈夫暗中勾结。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她被迫顶罪,人生绝境处,他带着光缓缓而来……。书中主要讲述了:车子夜行在路,葛悦听到了我和江易谦的电话内容。电话里的江易谦并未和我过多言语,简单交代过后,他便挂了电话。江易谦提给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我和他的弟弟江辰,通话超过三分钟,能让他定位到江辰的位置,我的任……

《婚了头》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车子夜行在路,葛悦听到了我和江易谦的电话内容。

电话里的江易谦并未和我过多言语,简单交代过后,他便挂了电话。

江易谦提给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我和他的弟弟江辰,通话超过三分钟,能让他定位到江辰的位置,我的任务就算完成。

葛悦一边开车,一边回头道,

我随意搪塞过去,

葛悦看了看导航路线,

听闻于此,我只觉绝望,

葛悦无奈道,

葛悦所言没错,但她的话,如一记重拳,将我死死按压在地。

陈景天对我的威胁,几乎是致命的。

如今,我要被迫顶替陈景天车祸撞人的罪名;除此之外,我要忍受陈景天和白晓晓的不耻苟合;甚至,陈景天变本加厉,逼着我,卖掉我名下的房产。

可笑!可笑至极!

我不知如何拯救眼下的糟糕境地,我唯一能求助的人,只有江易谦。

我决定听从江易谦的交易条件,帮他找到江辰。

我拿出手机,连续不停地,给江辰打去电话,电话不通,我便发着信息。

我像是着魔了那般,各种乞求讨好的话,拜托他接通我的电话,或是同我见面,帮我洗脱车祸的罪名。

在酒店住下的一夜,我整夜都未合眼,我给江辰的手机号发去了将近一百条的信息,求他接听我的电话。

隔天一早,我半昏半醒的靠在床头,葛悦睡在我身旁,我右手攥着电话,心绪不安。

倏然,手机来了信息,我以为是江辰回了我的消息,结果却是陈景天。

陈景天给我下了最后通牒,

我持着电话的手不禁颤抖,我甚至想,就这样和陈景天同归于尽。

如果陈景天死了,父亲就不会有被害的风险,而我们赵家的资产,也不会受到任何威胁。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陈景天得逞!

脑子全然不理智的状况下,我起身下地,打算直接前往医院,彻底结束我与陈景天的恩怨。

可刚走没几步,手机来了电话,这一次,竟是江辰。

我激动不已,即刻按下接通,语无伦次,

电话那头,江辰声音虚弱无力,

听着江辰即将挂断电话,我开口阻拦,

我清楚地记得,江易谦同我说过的话,要让电话持续通话三分钟。

我刻意拖延,

江辰不耐烦,

我强忍颤音,

江辰冷笑,

我抬头看向挂钟上的时间,心里砰砰砰的跳,我思虑还应说些什么,以延长通话时间,可电话,却被江辰直接挂断。

再打过去,又是关机。

我瘫坐在原地,很快,江易谦的消息发来,

我不禁担忧,回复道,

江易谦没有回复我,过了半个小时以后,警局那边给我打来电话,打电话的是个女警官,态度极好,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警方通知我,江辰主动联络了警局,说车祸一事纯属乌龙。我的车子并没有撞到江辰,而是江辰自己因为其他原因受了伤,雨天又喝了酒,冒失的闯上了马路,导致了这场闹剧。

这场车祸,我没有任何责任。

电话挂断,我茫然瘫坐在地,刘律师也发来消息,恭喜我躲过一劫。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场事故,便宜了陈景天那个人渣!

车祸的罪责是与我无关了,可陈景天想要嫁祸于我的种种举动,让我永生难忘。

下午一点,葛悦仍在熟睡中,我一个人前去医院,探望病房里的父亲。

父亲一个人昏迷在病床上,除了看护,没有任何人的陪同,更未见到继母的人影。

刘律师每日前来医院,查看父亲的状况,有关遗嘱一事,刘律师最为上心。

我守在病房里,整日不见陈景天的身影,也不知陈景天是否听闻了车祸的处理结果。

我趴伏在父亲的病床边打盹睡着,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我听到走廊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看护走到房门口,朝着门外走廊看了两眼,回头道,

我皱眉,

看护摇头,

我走出病房,朝着人多的地方而去。

远远地,我便看到陈景天的身影,正被几个医生护士推入了手术室。

我还未搞懂眼前发生了什么,身旁,一个身穿病号服的女人,递给我一个牛皮纸袋,说是外面有人让她交给我的。

我打开牛皮纸袋,里面竟然是一根带着血的手指,而手指上,是我熟悉的婚戒。

那戒指,是我和陈景天的结婚戒指!而这根手指,多半是陈景天的手指!

我惊吓出声,纸袋子落了地,即刻,手机铃声响起,竟是江易谦。

电话接通的一刻,江易谦声音平静,

江易谦笑了笑,

我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江易谦坦然道,

我麻木的站在走廊正中央,身旁,快步经过的护士,嘴里说着闲话。

我急忙弯身,捡起地上的牛皮纸袋,我死死地,将纸袋子捂在身前。

电话里,江易谦询问道,

我深深吸气,说道,

小说《婚了头》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