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只是想财务自由》 小说介绍

本王不务正业?
你们知道那高脚桌椅坐着有多舒服吗?
你们知道那茶叶沏着喝有多爽口吗?
你们知道你们知道冬天配上新鲜蔬菜吃火锅,夏天喝上一口冰镇酸梅汤的滋味有多爽吗?
你们知道那地瓜、玉米一旦被引进,烤出来售卖有多暴利吗?
你们知道那羽绒服有多轻便,多暖和吗?
…….
本王为国为民,乃古今罕见之贤王?
别这样说,本王最初只是想财务自由罢了。。书中主要讲述了:转眼又是七日过去。铺子那边有王鑫去张罗,林恒倒也不用操心。而且现在给宫里的家具都还没做完呢,售卖的桌椅板凳,显然还得等上几天才能开工。晌午,林恒吃过饭后就一直坐在前厅,手上还拿着一本现下正流行的话本。……

《本王只是想财务自由》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转眼又是七日过去。

铺子那边有王鑫去张罗,林恒倒也不用操心。

而且现在给宫里的家具都还没做完呢,售卖的桌椅板凳,显然还得等上几天才能开工。

晌午,林恒吃过饭后就一直坐在前厅,手上还拿着一本现下正流行的话本。

没什么意思,都是一些把民间神话扩充后的故事,远不如后世的小说来的有意思。

可也聊胜于无吧,毕竟在这个年代,整日又闷在王府里,找点打发时间的事情也的确不容易。

可是看着看着,林恒就看不下去了。

倒不是书的问题,而是陈忠又开始在门口晃来晃去了,并且偶尔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为什么是又呢?

因为林恒发现,陈忠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有四五天了。

直接问吧,陈忠却又一脸为难模样,也不知道是没想好措辞,还是压根就没想说。

寻思了一下,林恒放下话本,冲香儿问道:

香儿有点不解。

仰头思索了一下,接着补充道:

好吧,也是白问。

相处也快半个月了,林恒算是把这丫头的脾性给摸的差不多了。

说她普通吧,有时候却又聪明的紧。

就像那日和方圆的谈话,林恒还没意识到呢,人丫头一听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可有时候却又跟个缺心眼子似的。

就像现在,陈忠那一脸便秘的模样,明明就是心里有事,可落在这丫头的眼里,却是正常的。

也不知道母亲当初为何要把这丫头安排到自己身边,还一个劲的交待不许无缘无故的遣散掉?

就这个眼力见,也不知道那几年在宫里都怎么混的,竟还能入了贵妃的眼,也是神奇。

在香儿这没收到有价值的信息,林恒犹豫了一下,直接起身出了大厅,他准备亲自出马,今天必须得问出个所以然来。

还是那句话,陈忠的身份可是了不得。

而且这两天的欲言又止,林恒总觉得是冲着自己的。

这要不问出来,万一是个对自己不利的事,再暗戳戳的给皇帝老子那送个信,自己怎么遭的罪都不知道。

林恒一出大厅,刚好就和陈忠撞了个迎面。

陈忠赶紧拱手问好:

林恒淡淡一笑,也没直接问,而是顺嘴回了句:

陈忠一顿,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有些尴尬的回道:

林恒闻言却是面色一沉,冷声说道:

陈忠心头顿时一紧,反应倒是挺快,赶忙就躬起身子,一脸惶恐的回道:

有些事,虽然做着,但是嘴上肯定是不能认的。

这个道理,陈忠明白,林恒也懂。

刚才这一下,也只是顿生恶趣味,故意整蛊一下而已,要戳穿这层窗户纸,那林恒还真不敢。

所以见陈忠这么回话,也没再续着往下说。

伸手拍了拍陈忠的肩头,说道:

没等陈忠有所反应,继续说道:

陈忠闻言心头一松,不过脸上还是有些为难,仿佛那话是有多么难以启齿似的。

林恒见此倒也没有逼迫,反而是转移了话题,问道:

陈忠一懵,有点不明所以,但终归还是回道:

林恒点点头,继续问道:

陈忠回道:

林恒见此,这才把话题扯了回去:

林恒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陈忠哪还有不开口的理由。

沉吟一阵,陈忠做出一脸劝慰的神情,说道:

王鑫?

这又跟那个胖子有啥关系?

林恒皱了皱眉,但也没多问,因为他知道陈忠的话肯定还没说完。

想了想,就冲陈冲比划了一下大厅的方向,道:

二人落座,见林恒没有询问,陈忠就知道这是等自己继续说呢。

也就没耽搁,接着刚才的话头说道:

林恒眉头一皱,第一点他压根就没往耳朵里进。

第二点倒是让他有些疑惑,不就是一个杂货店老板吗,怎么看起来还有些说头?

于是就问道:

陈忠没答,却是反问道:

林恒有些纳闷,那不都解决了嘛,还提它干嘛,又不是啥光彩的事。

不过沉吟一下,还是回道:

陈忠继续问道。

林恒眼皮一挑,回道:

陈忠点点头,接着问道:

嗯?

陈忠这一说,林恒还真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

民不与官斗,何况是自己还是亲王,那几个商人真有那个胆子去宗正寺衙门击鼓鸣冤?

要是平民,被逼急了,抱着的心思拼一把,那还说得过去。

毕竟那是一百多贯钱,对于平民家庭可是一笔不小的金额。

但要换成商户,那可就不一定了。

先不说在这个重农抑商的时代,商人地位更低一些,单说商人重利这一点,他们就不应该干出这种事情来。

咱就算再不得宠,那也是个王爷。

就算你官司告赢了,结果充其量也就是能让王府的面子上难堪一些,林恒被皇帝斥责一番,最后赔钱了事。

他们就不怕林恒小肚鸡肠,王府秋后算账?

一群商户,凭什么跟皇家斗?

要知道,他们这么干,要深究起来,可也打的是皇帝的脸啊。

恐怕林恒真要报复,皇帝那边也只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古怪!

想明白了这些,林恒这才重视起了陈忠的话。

转而又想到,陈忠能这么说,显然应该是了解一些内情的。

林恒也没端着,直接问道:

陈忠既然开了口,那就不会再拘着,闻言就说道:

这话既是表功,也是怕林恒多想,怪自己擅自做主。

林恒倒也理解,闻言就接了一句:

听了这话,陈忠这才放了心,说道:

林恒是越听越糊涂了,这怎么又把长安县令给扯出来了?

不过倒也没急着问,而是一副静待下文的模样。

陈忠见此当然不敢耽搁,接着说道:

林恒听是听明白了。

陈忠他还是了解的,讲究话说七分,能说到这个程度,那基本上就是确定这事跟县令府脱不了关系。

可他还是纳闷,记忆中自己连这个长安县令面都没见过,对方为何要恶心自己呢?

想了想,就问道:

陈忠这次却是不那么痛快了,斟酌再三,才回道:

林恒闻言依旧不解,这怎么越说越远了?

陈忠见状有些无奈,也不知道自家这王爷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不过话都已经说到这了,再藏着掖着也没啥意思,于是就继续提示道:

顿了顿,继续说道:

林恒稍微一愣,瞬间,全明白了。

……

小说《本王只是想财务自由》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