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姬她黑化了》 小说介绍

重生前,她虽然天资卓绝,天生龙骨,却因为与太子是双生子,只能迫于祖训,藏在黑暗处尽心尽力地辅佐太子弟弟。
可谁知一场人魔大乱,国破家亡,双生弟弟被人设计抽干血液扔于祭坛之上,自己也被剥骨抽筋祭祀于天。
一朝重生,祖训若挡我,便破祖训;天若敢拦我,便剑指苍天!
她不再是弟弟的影子,也不做他国君王的嫔妃,更不是谁的替代品
她是大奉唯一的帝姬,也是唯一的战神
所有算计她,伤害她,背叛她的人,她绝不放过,也必将百倍千倍、血债血偿!
但是谁能告诉她,这个天天赖在她身边的妖帝真的没事做吗……。书中主要讲述了:乌云盖日,雷霆涌动。苍山之巅,一个刻着上古神秘图腾的祭坛立于其中。祭坛之上,身穿正红金丝凤袍,头戴凤冠的绝美女子赤足立于半空之中。纤细的四肢被红色的筋肉捆绑,双手被看不见的术法高高挂起,玉足自然垂落。……

《帝姬她黑化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乌云盖日,雷霆涌动。

苍山之巅,一个刻着上古神秘图腾的祭坛立于其中。

祭坛之上,身穿正红金丝凤袍,头戴凤冠的绝美女子赤足立于半空之中。

纤细的四肢被红色的筋肉捆绑,双手被看不见的术法高高挂起,玉足自然垂落。

额间一抹红痕中仿佛有无数的黑雾从其中争先恐后地冒出,有一股说不出的邪气。

祭坛中间,身穿玄色帝袍的姬沛奄奄一息地趴在阵眼上,他的四肢被齐齐砍断,从四肢流出来的血不断地流向偌大的祭坛。

姬沛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转眼消失在祭坛之中。

祭坛的五个角上,分别坐着五个身穿黑色金纹斗篷的人,其以黑甲覆面,看不清模样,手上的动作随着祭坛上的血液越多,速度越快。

除却这五人,祭坛之外还站着一男一女,其中那高大的俊美男子身穿的正红金丝龙袍,赫然与高高悬挂在半空之中的女子是同一款式。

或者说,本就是一对相匹配的嫁衣。

而身旁的女子穿着一身蓝白色的云锦蝴蝶裙,模样更是如空谷幽兰一般美丽,但却少了一丝坚韧,多了一丝妩媚。

女人说话的声音软糯,说出的话却十分的恶毒。

萧弘瑞上前搂住周梓桐的肩膀,笑着道:

姬沛目眦欲裂,

萧弘瑞感叹地看着半空中被束缚住的姬笙,道:

周梓桐有些厌弃地挣开萧弘瑞的手。

周梓桐往日软糯的声音多了一丝冷硬。

尖利地声音生生将那纯洁地美毁的一干二净。

萧弘瑞挑了挑眉毛,笑着捂住自己的嘴。

周梓桐说着左手一挥,一枚利器扎入祭坛之上的姬沛胸口,祭坛上的鲜血流的越来越快。

周梓桐话音刚落,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姬笙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在背后给了自己致命一击的人,竟然是自己最信任,甚至托付终生的人。

姬笙自嘲地笑了一声。

本来因为被姬沛哄骗出嫁,背弃誓言,她心中愧疚万分。

可此时看来,原来一切都是他们布好的局,而自己对他的那份愧疚,刚好成为自己没有防备他那一剑的引子。

一直坐在祭坛角落身穿金丝黑袍斗篷的人说道。

说话的人是另一个斗篷人,语气十分心疼。

姬沛:

听完这话,姬沛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瞬间停滞。

说的人慷慨激昂,仿佛拯救苍生的英雄一般。

说话之人慢慢停下手中的结印。

皇祖父。

如果皇祖父没有失踪,凭借皇祖父上宗后阶的实力,这群见不得人的畜生怎么可能会如此嚣张,如此欺辱他们大奉皇族。

姬沛恨得咬碎了自己的牙齿。

萧弘瑞笑着道:

苍山之巅的风越来越大,祭坛之上的乌云混合着雷电,形成了一个长达数百里的劫云。

姬笙在狂风中抬头,仿佛在那阴云遍布地天空看到了几十万大奉的亡魂在咆哮!

说话的斗篷人中竟是一个女子。

五人手中结印统统结束,手心向上,每人的手中都出现了一个有着不同颜色,且刻有神秘花纹的神兽蛋。

这神兽蛋是由修炼成神兽的妖族所生,极其罕见,能同时拿出五个,足以说明五人背后势力的恐怖。

神兽蛋放入祭坛的那一刻,原本流淌缓慢的血液瞬间如奔流的江水般汹涌起来,姬沛身体中的血,似乎是感受到神兽蛋血液的吸引,纷纷被引出他的体外,将他榨干。

惨绝人寰地尖叫声响彻在整个祭坛上空,又瞬间被雷电声湮灭。

盘旋在上空劫云中的雷电,在怒吼声中轰然砸下,也是在这瞬间,姬笙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那双眼睛赫然变了颜色。

那妖异的双眼,一黑一白两个瞳色让此时的姬笙看着不似常人。

周梓桐不敢置信地拽着萧弘瑞指向半空中的姬笙尖叫道。

只是此时的萧弘瑞也被眼前的异象震惊地发不出一言。

虽是萧氏皇族的天赋神通,但不是每个萧氏族人都能掌握,只有天赋逆天之人,被萧氏皇族的轮回石承认的人才能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习得。

而这一千多年以来,萧氏皇族能掌握轮回之瞳的不过双手之数,姬笙怎么会,怎么可能!

她只是在大婚之日往轮回石面前走了一个形式而已!

姬沛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自己翻转过来,看向天空中的姬笙。

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因为血脉的特殊性,从小便在感情和身体上有着特殊的联系,此时因为祭祀,更是让两人亲密无间,恍若一体。

他们一起出生,一起长大,自己嚣张跋扈,恣意妄为;姬笙却沉默寡言,庄重守礼。

这短短的十八年,除了昨天,她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寸步不离,如影子一般。

没想到就算死,也是一起。

是他的任性和愚蠢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还有下辈子,换我来保护你。

轰鸣的雷电再次落下。

五个黑袍金纹神秘斗篷人并未因为此时姬笙的异样而停止祭祀,他们慢慢站起,身前的神兽蛋血液与姬沛的血液互相融合,竟在五人手中不断的结印下缓缓流向半空中的姬笙。

只因为龙骨需要凤血的浸炼才会更加的纯粹,才会在诞生之初就成为神器。

百里劫云不断的向外扩张。

姬笙头顶上的雷电一次比一次的粗犷恐怖,似乎想要用尽所有的力量来把底下这个不应该存在于世的异端劈成灰烬。

姬笙在雷劫之中缓缓低下头颅。

祭坛之上的姬沛七窍流血,血液已经完全将他淹没,但两人的目光却在此时相连。

半空中的凤血与神兽蛋的血液注入姬笙身上的那一刻,悲恸声瞬间响彻在灰蒙蒙的天地之中,姬笙绷直了身体,眼睁睁地看着数万亡魂向自己奔涌而来,脑海中还剩下的一点清明被铺天盖地的杀意笼罩!

她不服!

天道不公,以万物为刍狗。

但她绝不逆来顺受,大奉子民也绝对不会枉死!

人若杀她,她便杀之;天若斩她,弑天又何妨!

天上的雷云不断积蓄着,甚至隐隐有金色的雷光闪烁。

五个黑袍神秘人此时抬头看天,纷纷被这万年难遇的异象震在原地。

其中正气凛然的黑袍人大喝,

与祭坛同样大小,且伴随着金色光芒的雷劫轰然而下。

五个黑袍人看着被雷光淹没的姬笙,黑甲面具里面的脸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但是这笑意维持了不足五秒便纷纷破裂。

只因为那原本应该被众人剃出的龙骨,在术法成功之前,已经被悬在半空之中的女人硬生生地从自己的脊背之中抽了出来!

众人大骇,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天空积蓄许久的雷劫再次轰然落下,却都被姬笙手中举起的龙骨吸收,而此时祭坛之上的凤血也全部灌注到姬笙的身体里。

雷劫似乎也被眼前的异样震惊,在天空中转来转去轰隆作响,继续积蓄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而此时被雷电锻造的龙骨,在姬笙的手中竟长成了长剑的模样。

周梓桐对着半空之中红衣恣意盎然的姬笙崩溃似的大喊,她心中隐隐有一种直觉,今日她若不死,那便只能是她的死期。

周梓桐的一声大喊将震惊中的众人喊醒。

远处传来各种神兽的悲鸣之声,显然是知道了自己的孩子被人炼祭的消息。

祭坛在斗篷人的推动下不断地运转,姬沛只觉得自己的全身血肉,就连灵魂也被身下的祭坛吸食。

姬笙在更为磅礴恐怖地雷劫降下之时,对着整个祭坛挥出手中已然成型的龙骨剑。

天赋神通:弑天!

龙骨剑挥下去的那一刻,直接把天上刚刚积蓄好的雷劫拽了下来,而龙骨剑发出的龙吟更是把雷劫的轰鸣声盖过。

弑天落下,再无生天。

苍山之巅瞬间被夷为平地。

千里劫云消失殆尽,取而代之地是从五个方向传来的神兽的悲鸣声。

祂们的孩子。

彻底没了生息。

小说《帝姬她黑化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