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大佬天天狂虐我》 小说介绍

婚前傲娇左爷:“别爱我,没结果”,婚后:“鹿宝,你看看我,我这么好看,多看两眼你能多吃一碗饭”。
冷漠璐姐:“不,我减肥”。
傲娇怪胎左爷天天上门求爱,有一天看见出入鹿苑的俊美男子,这不是死对头蒋俊彦吗?他怎么从鹿宝房子里出来,从此左爷开始往死里整“情敌”,某天发现老婆的马甲,扒开一看,歌神?枪械制造师?商界一方霸主?嗯,这还没完,高考状元,设计师……
左爷急了,急着将她的鹿宝抱回家。
错把老婆当情敌可还行?
左爷说:“淡定,别慌,我老婆还不知道她的死对头是我”。
呵呵,左爷在做梦吧!。书中主要讲述了:斜阳微风,满山桃花遍野,正值是花好年华的男女相恋的好时节,一切也许命中早已注定,就像婴儿哭泣,不用学就会,遇见对的人也就明白了如何由喜欢变成爱。王氏家族的幼女王璐从出生时就是整个家族里的团宠,大大的眼……

《马甲大佬天天狂虐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斜阳微风,满山桃花遍野,正值是花好年华的男女相恋的好时节,一切也许命中早已注定,就像婴儿哭泣,不用学就会,遇见对的人也就明白了如何由喜欢变成爱。王氏家族的幼女王璐从出生时就是整个家族里的团宠,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格外诱人,只要看她一眼仿佛整个世界突然就安静了一样,在她的眼睛里看不到半点大人间的尔虞我诈,也许是最小的孩子,所以从小在家人过度的保护下长大,直到十八岁成人礼这天,她才。

扎好小啾啾的王璐就像着了魔一样想去看看她,蹦蹦跳跳的,家门也在无形中越来越远,她从未想过自己此次出门原来是真正的,直到后悔时才想起爸妈说的。

大街小巷异样的喧闹,一位身穿灰色西装打着领带、头发随意散落的小伙子,绷着脸,在王璐的眼里这人好傲娇,觉得不就是比市集中的其他人穿的潮流嘛,有什么好得瑟的?

看着走路带风的少年,王璐内心说不出的感觉,在她看来,也许是第一次见到穿着不凡的人,所以内心满是好奇,其实早在她梳理自己内心的错乱时,那位风度翩翩的少年已将她深深埋在心底,在那个民风严谨的时代,如果在大街上有男女聚堆说话,别人则会说是女孩不矜持,反正不管怎样说,都是女孩子的错就是了,于是少年将自己装的高冷、生人勿进的样子,就这样从女孩的身旁路过。

回到家的少年一脸疲惫,家里人认为他可能是为年龄过大还未娶到媳妇的事而烦忧,殊不知真正令他忧愁的是他想知道心动的女孩是否已经名花所属?他担忧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令他动容的女孩。于是,第二天他抱着试试的态度去了集市想再见见女孩,可是从太阳初升到日落西山他都没有等到那个人,望眼欲穿也许正好可以用来形容他吧,失望的他耷拉着脑袋回到家。

父辈们看到他,又误会了,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娶妻心切,经过家族的商量,要为自家的子孙广为寻妻,于是在有女儿的家里只要可以婚嫁的统统都找媒人去说媒,,后来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一家女儿。

可在跟对方见面的前一天晚上,少年发脾气说,第二天的见面席上只有两家家长,而没有孩子,女方家以自己的女儿身体不适为由搪塞了过去,男方则以儿子有事不在家为由推脱,俗话说“结婚后要在一起过日子的是孩子不是家长,就算家长再中意彼此又有什么用呢?没有去相亲会的两位则都在街市上寻找彼此的身影,终于踏破铁鞋无觅处,在女孩回眸的瞬间男孩像是受到什么东西的吸引一样,拼命的朝着街市的花店奔跑,在他停下的那一刻,时间似乎定格了一样,周围再无喧闹声,也无人员流动,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一样,眸底都是笑意,有一句话是这样的——转身是因为命中注定要找到的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儿在身后。

小说《马甲大佬天天狂虐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