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踹掉知青前夫后嫁糙汉》 小说介绍

一生凄苦的老太太沈冰月弥留之际重生70年代除夕夜,那年沈冰月18岁。
重活一世,在物资缺乏的年代要发家致富,守望亲情;
在车马慢的年代,要和上辈子错过的糙汉幸福的共度一生,结婚,养可爱的崽崽,不负遇见。
前世不值得交往的人,要果断舍弃;欺负过自己的人渣要果断反击。没有考上的大学要努力考上,要是再手持模拟农场空间,不要浪费,成为报效祖国、发家致富小能手也不错,本文慢热,人物纠葛是慢慢展开的。。书中主要讲述了:沈冰月端着饺子,低着头没说话。沈妈有些担心地看了眼蔫蔫的闺女,把碗拍在小木桌上,起身把丈夫硬拽了出去,在院子里跟丈夫吵:“闺女大了,你以后不能当面不给孩子脸,她万一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沈妈重新回到灶……

《重生七零:踹掉知青前夫后嫁糙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沈冰月端着饺子,低着头没说话。

沈妈有些担心地看了眼蔫蔫的闺女,把碗拍在小木桌上,起身把丈夫硬拽了出去,在院子里跟丈夫吵:

沈妈重新回到灶房后,见闺女端着碗一脸郁郁寡欢,连忙去劝:

沈冰月陷入了深思。

沈爸口中的知青叫李峰,长得极好,有儒雅的书卷气,是沪市来的知青,到沈家庄插队,是沈冰月上辈子的老公,沈冰月为了嫁给李峰是绞尽脑汁。

岁的沈冰月嫁给李峰后,这一生的恐惧和痛苦都来自这段婚姻,李峰婚内出轨,家暴,唯一养育的孩子,沈冰月到岁被扫地出门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李峰捡回来的弃婴原来是他的亲儿子,而自己一生都没有亲生骨肉也是拜李峰所赐。

沈冰月觉得上辈子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怎么会要死要活地嫁给这么一个畜生。

正冥想着,听见院子里有人喊:

沈冰月原本闷闷不乐地脸上更是布满了寒霜。

叫自己的女孩是自家的邻居,同龄人,叫张雪梅,原本俩人一起长大,玩得还是很好的,但张雪梅心眼多,上辈子数她富贵,不过却是因为嫁给了向自己提亲的糙汉封国栋。

提起封国栋,沈冰月心里堵的慌,这个男人陪伴了自己人生的最后几年。

岁的封国栋年夏季刚退伍就被家人张罗着介绍对象,介绍的好几个对象没看上,却偶遇了去镇上供销社的沈冰月,一眼误终身。

长相硬汉模样的封国栋随即要求家里向沈家提亲。

封国栋家是镇上的,父亲是供销社的正式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封国栋从初中毕业参军年,复员后安排到了县上的国营饭店当正式工,根正苗红,家庭条件在当地算是非常好的。

封家长辈原本是不愿意接亲沈家的,沈家真得特别穷,沈冰月还有俩拖油瓶弟弟。

但经不住儿子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下来,谁知道提亲后,沈冰月当场毫不客气的拒绝了,而且一连拒绝了三次。

沈爸沈三江却很是满意这门亲事,也知道为啥闺女如此,当即不允许闺女和知青再有任何瓜葛,但少女思春,看上知青后根本看不到任何别的男人,就算封国栋自己围追堵截,追求了大半年,也没任何作用,还平添了很多厌恶。

封国栋知道沈冰月和邻居张雪梅关系好,就总是托张雪梅从中斡旋。但被张雪梅看上了,张雪梅为了嫁到封家,设计了封国栋。

事情是这样的,封国栋从张雪梅口中知道沈冰月对知青的迷恋,心情不好,过年和几个朋友喝了不少酒,把沈冰月堵在沈家门口。

沈冰月面对封国栋的纠缠很是不耐烦,对喝醉酒的封国栋喊:

这话严重伤害了封国栋的自尊心,封国栋愣神后追到了沈家小院里,却没看清沈冰月进哪个屋子了。

少年郎,喝了酒,面对心爱的女生的拒绝动了怒气,原本只是想找沈冰月再努力努力。

沈妈看见喝了酒的封国栋,.的大高个子,魁梧的身材,怕出事,就劝着:

沈妈其实很喜欢这个年轻人,嘴甜,家里条件好,也有正经工作,本地人,比大城市的知青靠谱。

封国栋收敛了脾气,对沈妈鞠了一躬,

沈妈带封国栋到了房间,扶到摇摇木板床上,给盖上了被子,出了房间。

沈冰月从灶房出来瞧见封国栋躺在自己床上,炸毛了,被沈妈拉拽着到邻居张雪梅家去劝。

张雪梅也就知道了封国栋在沈冰月的床上。

偷偷摸摸得爬上了封国栋的床。

趁着天黑,封国栋喝醉了躺在沈冰月的床上,被窝里充斥着少女的芬芳气息,心猿意马。

睡得朦朦胧胧的,天完全暗下来,那时候真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一个软软的身子钻进被窝抱上自己。

年少情动,神使鬼差得在少女的主动下蒙着被子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一幕,一声声的喊着:

张雪梅只是嗯了声,咬紧牙关,拽着被子,在封国栋几次想露出头来,都拽着被子,窝在漆黑的被窝里……

等沈冰月和沈妈,张雪梅的妈妈王翠花点着煤油灯推门进去的时候,俩人蒙着被子搂抱在一起。

封国栋已经睡着。

这下可不是炸锅了。

封国栋被摇醒后看着这一幕,反应过来后扇了自己好几巴掌,痛不欲生的捶着头,发出了近乎绝望的狮吼。

沈冰月那时候极为嫌弃和恶心得看着这样的封国栋。

事已至此,张家为了消除影响,亲自上了封家的门要求封家负责。

这个年代个人作风要是有问题会毁了封国栋一辈子的。

封家赔礼道歉,并做通了沈家的工作。

沈妈知道封国栋肯定是认错人了,也说过张雪梅,

但沈妈承诺封妈:

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被人揪住小辫子,不好说会出什么大事,沈冰月虽厌恶封国栋,更看不起张雪梅,但仍旧在张雪梅的哀求下对此事保持绝对的沈默,没有向任何人透漏过此事。

封国栋抗争过,甚至在张家去家里逼婚的时候怒指是张雪梅故意冒充沈冰月的,说当时自己喝酒了,而且在被窝里她根本不露头,并且强调那是沈冰月的床,张雪梅钻进去居心叵测。

但说一千道一万,都发生关系了,封国栋难辞其咎。

刚开始封国栋仍旧不愿娶张雪梅,甚至扬言:

不过张雪梅这次以后怀孕了,封家最终压着封国栋跟张雪梅结了婚。

结婚后生了龙凤胎,封国栋从此以后把重心都用在了事业上,喝酒喝得越来越多,甚至在八十年代后闹离婚,但最终仍旧跟张雪梅生活了很多年。

封国栋在得知沈冰月被赶出儿子家的时候,净身出户,放弃了奋斗一辈子的财产,毅然决然的照顾了沈冰月最后的五年,来回于医院和出租屋中,说众叛亲离不为过,一儿一女都不再认他。

封国栋在沈冰月弥留之际,对她说出了自己第一眼见到她时的那一刹那:

封国栋抚上沈冰月苍老枯黄的面颊,轻声在沈冰月耳畔轻语:……

小说《重生七零:踹掉知青前夫后嫁糙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