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在病娇反派怀里来回横跳》 小说介绍

【病娇+攻略+救赎+病娇+团宠+校园】
女主没心没肺独自美丽
世界1:穿成病娇反派的白月光(现代)
世界2:穿成男主的炮灰未婚妻(古代)
世界3:穿成校园文女二怎么办(现代)
世界4:穿成霸道总裁文里的恶毒女配(现代)
未完待续……
新手,随心写,欢迎大家提建议。书中主要讲述了:手机信号也被屏蔽,我根本打不出电话。我看着宋晨煜苍白的脸:“你应该去医院,你的状况是不稳定”“我不会去的”他的目光看向窗外,“我讨厌那个地方”“哦,对了,穆家那个小儿子,你教过他?”宋晨煜忽然问。“穆……

《快穿:我在病娇反派怀里来回横跳》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手机信号也被屏蔽,我根本打不出电话。

我看着宋晨煜苍白的脸:

他的目光看向窗外,

宋晨煜忽然问。

他的嘴角微微地勾了勾,

穆枫一直在想办法让穆家再次盖过风头正盛的宋晨煜,他的确很有能力,抓住了宋家之前几位叔叔都在做一些擦边球生意,试图以此搞垮宋家。

可是毕竟当初的债早已还清,宋晨煜还亲手把那几个叔叔送进了监狱,宋氏集团的股价只是短暂地跌落了一段时间,立马就回升了。

这将是穆枫悲剧的开始,也是小说虐点的开始,穆枫一帆风顺的人生开始瓦解。

小说里,穆枫养尊处优、勇敢坚韧、专一深情,正直又温暖得像是冬日阳光,是白安然黑暗生活中的一缕光亮。

而小说中的宋晨煜,却是那个黑暗中想要把穆枫拽入深渊的人,他强大到穆枫无可奈何,他从不会用真心示人,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是他的面具。

自身难保,明哲保身要紧。

我于是露出一个假笑说:

然后逃离他的卧房,从客厅书架上抽出一本杂志装模作样地坐在沙发上翻了起来。

该死,是财经杂志。

这里很大,又是在寸土寸金的江边顶层,我难以想象宋晨煜花了多少钱在这上面。

所有的一切都透露着钱的味道,甚至在客厅不远处就有一面墙那么大的水晶酒柜,似乎随随便便一瓶酒就能喝掉我几个月的工资。

每到饭点,都会有人将精心烹调的菜送上来,不过都是给宋晨煜吃的清淡菜肴。

他总是随便挑几筷子就放下,我真的怀疑他吃饭是为了生存。

他抬眼,很冷地说了句:

他的左手还挂着水,医生嘱咐说不让吃止痛片。

他喝了一口水,皱着眉头扶了扶额。

他吃下一颗药,居然真的闭上眼睛,缓缓地躺下去了。

如果恨我,为什么还要救我呢?

他此刻已经睡下,睡得很沉,因为药物的缘故,他几乎是昏睡过去了。

我看着他放在边上的笔记本电脑,设有密码,我看过小说,那个复杂的、几乎没人解得开的密码被我记得一清二楚。

我把电脑从他手中抽了出来。

他双眼紧闭,呼吸均匀。

我看到他刚刚接收的文件。

很多封,看得我眼花缭乱,都是公司相关事宜的文件。还有很多聊天框。

我看着看着,心忽然沉了下去。

终于明白,他是要利用我,炒起舆论;利用我,给穆家重重一击。

为男人心疼,果然不值得。

他再怎么帅,再怎么好,我也不能忘了他可是反派。他可以随意地伪装,可以轻松地把我玩得团团转。

可是这样,值得他为了我挡下那块玻璃吗?一不小心就会丧命。

看到这些,我本来可以停下来,可是我忽然想起,在书里面,宋晨煜有一个秘密的文件夹,里面记录了他的犯罪记录。

甚至于一些,杀人的细节。

他会不会,已经杀过人了?

我再次看向他。静静地睡着,精致的五官在昏暗的灯光下像是被镀上了一层边。

睡着的他,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无害。让人想在他的身边,嗅一嗅他的气味。

小说里的描述非常细节,我顺藤摸瓜,一步一步地,终于在半小时以后找到了那个文件夹。

我的手指停滞住了,深吸一口气,还是点了进去。里面别的没有,铺天盖地的都是我的照片。

是在我不知情的状态下拍摄的,甚至每一张都做了批注。

有一张照片,他做了着重标记:

我不停地翻着,最开始的一张照片,是夏迟妤在给穆枫补习的照片。

标注是:

后面的一张张图片的标注分别是:

………

到后来我进入这个世界开始的批注:

……

我愣住了,都忘了要赶快把电脑塞回他的手中。

直到一双手把我搂过去。

我吃了一惊,以为要败露,却发现宋晨煜只是闭着眼睛,并没有苏醒。

他将我拽进了那个温暖的被窝。

我可以挣脱,可是我很怕他醒过来,电脑的页面还没来得及关,我用力地伸长手去点击那个叉叉。

却被死死地勾住脖子。

终于,关掉了,呼吸间却贴上了宋晨煜的胸膛,一股药和消毒液的味道。

他的衣服很柔软,他的身体因为有些发烧而烫烫。

我看向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又下起了雪。

这是c市久违的雪了,一年前在雪地里,他与我告别。

一年后…我看着这顶层才能看到的雪景。

天空很昏暗,偌大的房间灯光是暖而微弱的,很适合睡觉。

然而这个时候他不轻不重地抱着我,我们是这么亲密,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般。他的皮肤有些烫,更是灼得我发慌。我的心跳动得快要炸裂开来。

所以,他喜欢我吗?……

抬头,宋晨煜还是闭着眼睛的。

他却精准地扶住我的后颈,嘴唇压了上来。轻轻地厮磨着,轻轻地舔舐着,像是在吃一颗柔软的糖。

他的手从后颈滑落到我的背。

温热的手掌在我这里却成了一块烙铁一般炽热。

愈演愈烈,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快得要跳出嗓子,本来温暖的被窝此刻居然灼热得让我无法忍受。

我终于得以从那掠夺般的吻中喘息时,睁开眼,却发现他正垂着眼睛看我。

眉眼低垂,似乎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温和的样子,他理着我的碎发:

我想到之前夏迟妤的照片,无一例外,都是一条很显身材的小黑裙或者各色裙摆,八厘米的高跟鞋,还有珍珠发饰。

可是自从我穿来后,就基本告别小裙子了,甚至把她一头黑长直都剪短到了肩膀。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然后突然,把我踹下了床???

他转过身,留给我一个背影。

我打开门,忽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被丢到我怀里,然后门又被关上了。

我低下头,看见一双玻璃珠子一样漂亮的眼睛,是猫咪啊,我最喜欢的金渐层。

我跑回去,看到他抱着胳膊看着雪夜的江景,并没有和我说话。

那只猫乖乖地待在我的怀里,蹭着我的脖子,痒痒的。

我于是走到客厅,发现地上已经放好了一切养猫需要的东西。

还有一排衣架,上面挂着最新款的冬季大衣毛衣甚至贴身的内衣内裤。

我怔住了,他这是要长期囚禁我?

不能吧…虽然这里很贵、很精美,可是我好想吃烧烤、火锅……

我把猫放进窝里,去卫生间洗漱。我看到脖子侧边有淡淡的红色印记,是他亲吻后的痕迹。他就像一只吸血鬼,不仅是亲嘴,还有脖子,几乎亲了个遍。

可是我们这样算什么?什么也不算。

根本没有爱,有的只是占有和身体的吸引。

脑海中浮现出他精壮、高挑的身材,忍不住擦了擦口水。

小说《快穿:我在病娇反派怀里来回横跳》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