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羽禾所创作的《如果你能更爱我》是一部很有画面感的小说作品,全程高能,有好几处都是经典,在人物苏弦商廷舟的描述上常羽禾花费了大量的文字,细腻且真挚

小说:如果你能更爱我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常羽禾

简介:苏弦欠商廷舟的,是一颗肾。   她还给商廷舟的,则是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情。   飞蛾爱上了烈火,不过短暂的绚烂。   繁华落幕,犹记得当初他抵住她的胸口,要她的心。   而她在绝境中义无反顾地回首,赴他一生的约定。

角色:苏弦,商廷舟

书评专区

淡然殇:近期来看是写的不错的了。

yjhuodong:可以看

无神无念:还不错。。

《如果你能更爱我》苏弦,商廷舟在线阅读

第8章 等不及了

这次商廷舟结结实实把苏弦给办了一回。

就像是身体里面有团火,“呲溜”一下钻进了她的身子里。

苏弦害怕再惹恼这大老板,于是极尽迎合,就连平时鲜少发出的叫床声也淋漓尽致地喊了一遭。

跟唱戏似的。

偏偏,大老板好像还挺喜欢这场戏。

苏弦觉得身体里面的东西似乎是更……硬了些。

完了完了,今天该不会没办法睡了吧,商廷舟的兴致一旦起来,要死要活的可就成了她。

苏弦的预感没错,商廷舟最终放过她,已经是天蒙蒙亮的时候。

这个时间点哪还有什么睡意。

苏弦趴在枕头上,转头去看窗外。

雾蒙蒙的一片,其实什么都看不清。

就像她的前路,也是灰暗一片。

……

既然苏弦成了商廷舟的跟班,俗称狗腿子,那大老板的衣食住行自然也在她的责任范围内。

她早早起床做好了早餐,没什么花里胡哨的,就是家常的白粥包子。

等待大老板用餐的过程中,苏弦还一直惴惴,生怕商廷舟待会儿看不上,让她带着她的包子一块滚。

好在有惊无险。

商廷舟虽然皱了下眉头,但还是吃了些。

趁着气氛还不错,苏弦赶紧鼓了鼓勇气问道:“商先生,肾源大概什么时候会有消息?”

商廷舟看也没看她,只漫不经心道:“你想什么时候有消息?”

苏弦咽了咽:“当然是越快越好。”

商廷舟这才放下手里的筷子,看向她:“那你得更努力些才行。”

更努力?

被他折腾掉半条命还不够吗?

难道他要把她给吸干?

苏弦有些憋屈。

商廷舟则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冷哼一声:“去拿衣服,我要去上班。”

……

苏弦下午的时候去了趟医院,商廷舟去公司了顾不上她,她就能偷空来看看洛洛。

洛洛今天的精神不错,还坐在病床上玩扑克牌。

见到她去了,洛洛很是兴奋:“妈妈!”

苏弦也打心底里高兴,她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快步走到洛洛身边,抱了抱儿子小小的身子:“有没有想妈妈?”

“嗯,想了,特别想!”洛洛往她的怀里拱了拱。

这时候护工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母子两个在一块的场景,倒也识趣地退了出去。

苏弦知道这样的时光难得,跟洛洛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她都怕抓不住溜走了。

只是到了傍晚,她又得离开。

洛洛的眼里都是不舍,按理说,这么小的孩子最会撒娇耍赖,可洛洛从不会这样,他比谁都听话,比谁都懂事。

他知道妈妈不容易,从来不会提出让她为难的要求。

可是越是如此,苏弦就越是心疼,越是愧疚。

她想,肯定还是她不够努力。

就像商廷舟说的,洛洛的命运都握在她的手里,她的迟疑和懈怠,未来很可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遗憾。

为了不让这样的遗憾发生,苏弦想,是该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候。

晚上见到商廷舟的时候,苏弦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他:“我该怎么努力?你想让我做什么?”

商廷舟一边脱下西装外套一边随意应了声:“终于想通了?”

苏弦上前帮他把衣服挂好,之后低垂着头,睫毛上像是沾着透明的眼泪:“我真的等不及了,拜托您……”

商廷舟没理会她的眼泪,他找出一个文件夹,交到苏弦的手上。

“里面这个人,想办法让他把亚盛湾的开发项目吐出来。不管用什么方法,三天之后我得看到成效,听懂了?”

他拍了拍她的脸蛋。

苏弦打开文件夹,第一眼看到的是张照片。

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长相不赖,举手投足间还有着点意气风发的意味。

她有些不解地抬起头,而商廷舟竟然少有的耐心跟她解释:“隆盛地产的太子爷,前几年留过洋,现在要接他父亲的班。亚盛湾这个项目,就是给他造势的。”

苏弦的手紧了紧:“这样的人物,我怕没办法接近他。”

商廷舟听完似是觉得有些好笑:“有我在,你怕什么呢?”

苏弦抬头望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睛,说不出话。

……

不管怎么样,商廷舟交待的事,苏弦还是要花费一百二十分的心思去完成的。

之前说的那个隆盛地产的太子爷,她也了解清楚了,陆珩,刚过而立,去年刚从英国学成回来。

他的老爸陆建国只有他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当然是想着早点把家产交给他。

但是陆珩行事很低调,就算是媒体围追堵截,也没拍着他多少影像。

苏弦看着照片里的男人,有些犯难。

不过商廷舟还是知道她有几斤几两,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有他在,苏弦自然是知道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地下消息。

就比如,陆珩每个周日会去郊区的福利院做义工。

这种太子爷还会去做义工,苏弦听了就觉得不可思议。

只是惊讶先放一边,第二天就是周日,她早早出发,去到了陆珩会去的筑心福利院。

许是在福利院长大的缘故,苏弦跟这里的孩子相处的还不错。

来之前她就联系了院长,说明了她的经历,还说想资助院里的孩子。

院长当然十分欢迎,约她找时间来看看。

苏弦心里颇有些羞愧,她抱着不为人道的秘密来到这里,为的是自己的私心。

只是很多时候,她是身不由己,也只能言不由衷。

……

见到陆珩,是在一个绘画教室。

三十岁的男人,穿着一身休闲运动服,被一群小孩子围住,笑的跟个大男孩似的。

苏弦站在门口看了会儿,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陆珩闻声转过身,见到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苏弦想,商廷舟总是给她出这样的难题。

她可以使出所有的手段去捕获一个好色男人的心,可对于一块白壁,谁能告诉她从哪割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