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重生之无上仙帝\/重生之无上仙帝》孙哲,莫队长 全本小说免费看

抖音《重生之无上仙帝\/重生之无上仙帝》孙哲,莫队长 全本小说免费看

小说:重生之无上仙帝\/重生之无上仙帝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孙哲

简介:一剑劈开万古寒,护佑苍生沥肝胆
若问天地谁为祖,先有冰尘后有仙!傲视仙域的无尘仙帝楚泽重生回到十八岁那年,带着万年苦修的冰尘剑意,抹平所有遗憾,踏过万千敌手,誓要再度站在仙域之巅,寻求那万古无人可及的长生
仇敌围堵绞杀,美人投怀送抱,世人斥我太猖狂,我皆淡然一笑
你且看,世人多少纷争、几经轮回,我依然在那星穹之上,俯瞰众生

角色:孙哲,莫队长

重生之无上仙帝\/重生之无上仙帝

《重生之无上仙帝\/重生之无上仙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林场命案谜云

十万大山里一个偏僻的林场,前后左右长宽只有不到500米,一座50米长的石拱桥把林场分割为河东跟河西,由于这个林场正处于两路和两河交汇之处,因而显得比较繁华,素有小香港之称。

林场南面偏僻处有一长方形靠河而建的二层老式建筑,宽40米,长15米,高10米,是一栋白灰墙伞形瓦房楼建筑,老楼建于上世纪70年代。

老楼的一楼是木材切割车间,二楼是宿舍,大概有10多间单身宿舍分列两边,房间的阳台分别面对着马路或者背面的河流。

此时林场上空乌云笼罩,老楼房附近聚集了很多围观的群众,楼房外围拉着警戒线,警灯闪烁,走来走去的警察和穿着白大褂的法医正在忙碌调查取证,警戒线内用白布覆盖着一具男尸,这忽如其来的命案让整个林场的空气中笼罩弥漫着一种诡异和恐惧。

“早就听老人说这老楼诡异得要紧,多年前做过太平间,这些年都闹腾过多少回了,可那些网红年轻人偏偏不信这个邪”

“可不是咋的,那些年轻人为了直播拍视频赚眼球,老铁666点赞什么都敢拍,还专挑晚上来这里拍,简直是作死”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永远都搞不明白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有些禁忌是不能触碰的”

“死的这个是小孩子跑到这里玩躲人游戏发现的,现在那小孩还在医疗室哭呢,估计是惊吓到了”

“唉,听说这老楼里有凶神恶煞,每年7月14必出幺蛾子,十里八村谁不知道,据说附近庙地上建的山神庙就是为了镇压恶煞而建的,现在看来怕是镇不住了,唉,这可咋办”

“恩,这次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失踪了现在都还没找到,听说这个死得可惨了”

“唉,真是太渗人了,以后都不敢从这里门口经过了”

旁边围观的人群正在七嘴八舌的交谈着。

………

“老陈,情况怎么样?”一个身穿便装高大威猛的警察走到一名中年法医身边问道,他是刑侦队队长莫名,28岁。

“真是奇了怪了,我干法医也算有20几年了,什么死法都见过,还从来没有遇到这种古怪的死法,莫队长,你过来看”陈法医皱着眉头蹲下掀开掩盖尸体的白布说道。

“死亡时间大概8个小时,刚开始我怀疑他是遭受惊吓,吓死的,因为他的皮肤表皮完整,五官齐全,没有任何外伤,更没有遭受钝器攻击,可而让人奇怪的是他的脸上却露出诡异的笑容,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痛苦,这就太奇怪了,不符合逻辑呀”陈法医吃惊的纳闷道。

“你是说他是被吓死的!这……”

莫队长指着那怪异的尸体惊讶的说道,只见尸体嘴巴完全张开,舌头耷拉在一旁,一种不明液体从嘴角流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莫名的恶臭,两只死不瞑目的眼睛瞳孔无限放大,露出无比惊恐的眼神。

“莫队,除了这个没有其他解释,至于脏器有没有受到损伤,那还要运回局里解剖后才能确定”

“老同志,你就这么肯定确定死者是被吓死的,死亡时间只有8个小时?”

这时从围观的人群中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只见一个看上去20多岁穿着一件灰色唐装的男子正朝这边走过来,他就像一个年轻的修行者,阳光把他的背影拉得长长的,一张俊美的脸庞呈现在众人视线中,让人为之一亮。

“喂,这里是命案现场,闲杂人等不能进入”旁边的警察见状急忙上前拦住年轻人。

“孙…孙神医!”莫队长见到来人惊讶道,年轻人愣了一下。

“哟,真巧,莫队长,我们又见面了”孙哲修微笑着说道。

“让这位先生进来”莫队长朝旁边大手一挥下令道。

“是,队长”

“莫队长,这位是?难不成他也是法医?”老陈指着孙哲修疑惑的问道。

“哦,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队里的法医老陈,这位是曾经救过我母亲的孙神医”莫队长兴奋的介绍道。

“他,神医!这小子看上去顶多20几岁吧”老陈摇了摇头不屑道,现在哪个自称神医名医的人年纪不是七老八十的。

“对了,孙神医,您怎么会出现在这远离大都市千里之外的十万大山偏僻林场呢?”莫队长疑惑的问道。

上次她母亲脑溢血去大城市深市医治,刚好碰到孙哲修也在医院,是孙哲修最后出手挽救了他母亲的生命,刚好两人又是老乡,所以就认识了。

“莫队,你只知道我们是老乡,却不知道我其实就是在这林场出生长大的,我云游四方回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一方珍贵的药材,正好碰到这事”孙哲修笑了笑说道。

“哦,是吗,那真是太巧了,太有缘分了,我母亲的事还没好好报答您的救命之恩呢!”莫队长意外而惊喜的说道。

“不急,我们先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再叙旧”孙哲修说道。

“那行”莫名笑道。

“喂,这位孙神医,刚才你说死者不是吓死的,死亡时间不是8个小时,难道你还懂法医有透视眼不成,看一眼就能知道?”陈法医质疑的问道。

“望闻问切,乃是中医四法,我观尸体身体略微浮肿,嗅到空气中隐隐有腐败的味道,便知死者死亡时间绝对不止8个小时,另外他的瞳孔放大,面露诡异笑容,而眼神中却是惊恐之色,如果是被吓破胆而亡,断然不会同时出现这种两种截然相反的极端反应,因此我有理由怀疑他非正常死亡”孙哲修语速均匀的说道,似乎在讲述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陈法医怔了一下,一时竟无以言对,因为他说的没有毛病。

“还有,陈法医,法医跟医生不都是医吗?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另外我可不是什么小子,从年纪来说,我已经40了,比你小不了几岁”孙哲修微笑着说道。

“什……什么,你有40岁了!”陈法医像看到鬼一般吃惊的指着年轻的孙哲修说道,孙哲修笑了笑没做声,而是走到尸体旁回头问了一句:“我能看一眼吗?”

陈法医和莫队长对视了一眼。

“既然莫队长都没意见,只要你不怕害怕尸体,请随意,不过你刚才质疑我的法医专业性,要是你看过之后不能说出个四五六来,那你要当众给我道歉”陈法医背着手淡漠的说道,他虽然无法反驳孙哲修的言论,但是老法医的架子还是要面子的。

孙哲修戴上白手套,走上前蹲下开始查看起尸体来,他一边看一边用手在尸体前后左右时的按压,接着从兜里掏出一根银针,在身体上的几个穴位刺了几下,拿起银针在太阳下看了看,嗅了嗅,

“三色草!哼,有点意思”

孙哲修嘴里嘀咕了一句,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观察死者面容的时候,孙哲修随意的瞟了一眼死者的眼睛,对视了大概5秒,忽然,孙哲修睁大眼睛怔了一下,因为他的紫金双瞳从死者眼神里提取到了最后的影像,那个模糊的影像看起来十分怪异,因为他是没有五官的,这让孙哲修触不及防。

“恩!怎么会这样?”孙哲修嘀咕了一句。

“孙神医,是有什么发现吗?”莫名见到孙哲修的表情着急的上前问道。

孙哲修顺手想用手掌把死者眼皮抚盖上,忽然,死者紧闭的双眼又猛的睁开,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天空,让莫名和陈法医顿时吓了一大跳,这要是晚上不得把生魂吓出来才怪。

“别费劲了,刚才我已经试过了,他根本闭不上眼睛,死不瞑目”陈法医在一旁讥讽道。

孙哲修愣了一下,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猝死的,因为忽然的断气才会让死者保持睁开眼睛的状态。

孙哲修并没有理会陈法医的讥讽,而是一只手掌放在两只眼睛眼皮上方3公分处,另一只手按了按死者的胸部,过了一会他脸色微变,因为他并没有感觉到死者心脏器官的存在,而死者周身却没有任何切割伤痕,那么他的心脏去了哪里呢?这就太奇怪了。

过了几分钟,孙哲修移开盖在死者眼皮上方的手掌,陈法医和莫名一看差点没惊掉下巴,因为死者的眼睛闭上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懂法术?”陈法医吃惊的指着尸体问道。

孙哲修缓缓站起身,表情凝重,他脱掉白手套,扭了扭脖子说道:“手掌让僵硬的眼睛有了温度,自然就会闭上,这是科学可不是什么法术,老陈法医”

“孙神医,有什么发现吗?”莫名上前着急的问道。

“死者颈部、四肢和腰部、脊椎里面的肌肉和骨骼撕裂似乎被利器切割过,导致脏内大出血而死”

“什….什么”莫名倒退一步脸色铁青,因为这已经完全超出他的认知,干刑警十几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事情。

“哈哈哈……真是笑话,脏内器官和肌肉伤情是需要进解剖室解剖才能找到的,你用手摸一下就能知道死亡原因了?再说如果死者体内被切割过,为何体表没有任何伤痕,说出去小孩子都不相信,简直是贻笑大方”陈法医讥讽道。

“不相信,你可以去摸一摸,颈部往下2寸处,腰部尾椎部往上1.5寸,四肢关节3寸处,你有20多年的法医经验,不会摸不出来吧,而且我告诉你,死者的心脏不见了”孙哲修表情的寡淡的说道。

“怎…怎么可能,我不信”陈法医愣了一下冷哼道,他走过去按照孙哲修的说法开始重新检查尸体。

陈法医摸了一会,忽然脸色大变,大惊失色,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怎……怎么可能?”陈法医的脸色变得惊恐和难看。

“陈法医,怎么样?”莫队长问道。

“你…你是怎么发现的?”陈法医站起来吃惊的对着孙哲修问道。

“这不重要,莫队长,这个死者死得有些太过离奇,听说现在还有一个失踪的没有找到吧,也就是说危机现在还没有解除,我建议让769所诡案组介入,另外让大家千万不要跟死者的眼睛对视”孙哲修面色平静的说道。

“769所!”

莫队长倒吸了一口冷气,769所直属京都国安部的特殊部门,里面都是各领域的尖端人才,他很清楚769所介入的案子都不是一般普通的刑事案件,而是未解的诡异案件,孙哲修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白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769所?”陈法医诧异的问道,陈法医在警界多年自然听说过这个传说中存在的组织。

“因为我除了是一名医生,还是769所的探长”孙哲修随意的回答道。

他的体内其实有双重人格,一重就是现在的自己,热情开朗佛系,医术超群,但武力值超弱,而另一重人格,冷酷无情,绝世高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当他的心跳超过99下的时候,另外1个他就会取代现在的他出来,一人医阳一人医阴,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心思都极为缜密。

另外他的眼睛非常奇特,769所的双料博士公孙奇知道孙哲修小时候曾经遭受过高压电电击,他研究了孙哲修的眼睛几年也没有搞明白他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说天下奇人异事太多。

“769所的探长,还是个医生,姓孙,你的年纪,难道,难道你是……他?”陈法医吃惊的问道。

“哪个他,陈法医你在说什么?”莫队长望着陈法医吃惊的表情莫名其妙的问道。

“我们法医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据说这世间有一诡医,医术之高闻所未闻,除了医人医心,他还上可医九天神佛,下可治九幽阴灵,他的雪花神针和幽冥蓝刀让人闻风丧胆,惊世骇俗。

他名字叫孙哲修,住在南海边上,传说他还是一个探长,任职769所诡案调查组的荣誉探长、太平绅士”陈法医解释道。

“老陈,这个我也曾有所耳闻,你不会说孙哥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诡医神探孙哲修吧”莫名吃惊的说道。

“承蒙世人抬爱,诡医神探这个称号晚辈受之有愧,不错,我,就是孙哲修”孙哲修背着手扭头看着陈法医平静的说道,他的目光湛湛,如同星辰大海,炯炯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