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凤指成婚,傲娇王妃要跑路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凌凤溪

简介:一个是穿越千年的特工,一个是天皇贵胄的王爷
机缘巧合的相遇,无意达成的交易,开始了两人相互纠缠的人生
谁人不知宸王独宠女侍卫,可凌凤溪不以为然
“王爷,交易结束,我走了
” “凤溪,宸王府的侍卫,除了死永世不得离开
“宸王淡然一笑,伸手将人拉到怀里
凌凤溪挑眉,怒气慢慢积聚
“哦?”宸王扬唇,“不如我们再做一个交易
你做本王的王妃如何,本王许你自由,期限一年
”“得寸进尺
”凌凤溪推开他,一掌劈过去
宸王躲避她的攻击,笑容却更深了几分
“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父皇已经下旨赐婚,你跑不掉
”凌凤溪收手,“……”

角色:凌凤溪,冯贵妃

凤指成婚,傲娇王妃要跑路

《凤指成婚,傲娇王妃要跑路》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巧遇暗杀被袭

晚香袭人,静谧无声。
白色的粉末飘散至空中,黑暗处的凌凤溪抱手环胸,余光打量着四周,听到砰砰几下坠落声才倾身飞跃宫墙。解决掉附近的暗卫,她轻车熟路便来到冯贵妃的寝殿。
一路走来没有看到宫人,四周更是静的可怕,凌凤溪觉得反常。
谨慎行至寝殿前,她拿出自制的迷药。谁知还未动手,门外守夜的几个宫女便倒地了。她眉头微蹙走上前,一股香气伴随微风吹来,似有似无地萦绕在鼻尖。
幽冥香?
有人下毒!
凌凤溪眼神凌厉起来,顺着香气的来向看过去,立刻察觉到一股陌生的森冷气息,心中顿生一种不好的感觉,赶忙闪身躲了起来,屏息凝神降低存在感。
作为穿越千年的优秀特工,她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看来今晚来的不是时候。但不管怎样,这次必须拿到自己要的东西。
片刻后,那股陌生的气息消失,凌凤溪走出来,轻手轻脚推开门。
凌凤溪小心谨慎向里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反倒是幽冥香的味道更重了几分。
内殿的宫女倒在地上,明显是中了毒。
凌凤溪揭开一道道纱帐总算是来到内室,发现冯贵妃正在熟睡,也可能毒发昏迷了。
四处打量一遍,凌凤溪开始在寝宫里寻找自己要的东西。那东西不可能放在明面,这里定有暗室,这不是古人藏东西的惯用手段嘛。
凌凤溪仔细观察后,手边的花瓶引起她的注意,她刚要触碰花瓶,背后传来一声尖叫。
“你,你是谁?来人啊,有刺客。”
凌凤溪眉头微蹙,收手回身,只见一脸震惊的冯贵妃站在床边看着她。
幽冥香之毒可让人昏迷不醒,三日后无解药便彻底睡死。满室幽香,她怎么可能醒过来?
情况不对!
眼看着惊慌失措的冯贵妃要向殿外跑,凌凤溪的眸色缓缓蒙上了一层紫色。
她要找的东西还未到手,若是让这个女人惊动御林军,不仅东西拿不到还可能不好脱身。
凌凤溪一个旋身,直接跃到冯贵妃跟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冯贵妃当即被悄无声息的凌凤溪吓的颤抖,脚下一踉跄倒在地上,猛然抬头注意到她淡紫色的眼睛,原本酝酿好的尖叫卡在喉咙里,哆哆嗦嗦说出一段话。
“野种,你是那个野种,你已经和那个贱女人一起死了……那个女人凭什么和本宫争……凭什么……”
野种?鬼?女人?
和自己有关吗?她指的又是谁?
凌凤溪面露惊讶之色,对于她的话充满疑惑。
时间紧迫,凌凤溪顾不上多想,缓过神便拔出腰间的匕首横在冯贵妃颈上,恶狠狠地盯着她冷声道:“账册是不是在密室里?”
“你永远都别想知道,你死了,一切都是梦,对,是梦。”冯贵妃怒目而视,继而疯狂大笑。“哈哈哈,姚舒雅……你终究还是死……”
姚舒雅?
听到这个名字,凌凤溪的胸口竟然有些闷,她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片火海,几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一闪而过。她握紧拳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凌凤溪的耐心耗尽,一掌劈晕冯贵妃走向那个花瓶,刚准备转动便听到微弱的脚步声。
嗖!
凌凤溪闻声回头,只见泛着寒光的长剑飞来,噗嗤一声没入冯贵妃的胸口。
一击毙命,冯贵妃死不瞑目。
凌凤溪大概明白为何周围有幽冥香了,定然是有人预谋设局杀死冯贵妃。偏巧自己倒霉今夜来,若是惊动宫中的人,她会被人当成凶手,必须快点离开。
瞥了眼断气的冯贵妃,凌凤溪疾走出宫殿。一推开门,几枚暗器朝着面门而来。凌凤溪快速后退闭门挡住,暗器全部命中木门。
凌凤溪移步窗前,翻窗而出落到殿前空地上,耳听八方,查找背后下毒手之人的位置。
“阁下,你我无冤无仇,何必如此。”
“你不该来这里,知道太多必须死。”
蒙面的黑衣人从屋顶飞落,全身围绕着浓浓的杀气,不由分说,持剑向着凌凤溪展开攻击。招式狠毒,直取命门,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凌凤溪心中怒火中烧,拔出匕首迎上去冷笑道:“杀我?你不配。”
她可是千年后的优秀特工,穿越十年苦练内功和轻功,怎么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
这个杀手想要杀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果然,几十招后黑衣人便落了下风,凌凤溪身形灵巧,绕至他的身后,匕首顺着剑身划在他的手臂上,他手中的长剑应声落地。正当她要解决掉黑衣人抽身而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尖锐的女声。
“快来人啊,有刺客。”
凌凤溪闻声秀美紧蹙,黑衣人趁着她分神的功夫,出手便是一掌。凌凤溪咬咬牙接下,稳住身形朝着他的胸口猛踢几脚。黑衣人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手捂着胸口艰难爬起来,不敢再恋战,施展轻功要走。
眼看真凶要走,凌凤溪抬手擦擦嘴角的血丝,握紧锋利的匕首猛丢过去,黑衣人侧身躲过消失在夜色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指成婚,傲娇王妃要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