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至强重生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江水

简介:拥有“死神”称号的巅峰杀手跟组织玉石俱焚,结果灵魂重生在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身上,从此,开启了一段逍遥都市的至强故事(新书《绝世天才系统》已经上传,请大家支持)…

角色:江水,唐莫

《至强重生》江水唐莫免费阅读全文无删减版

第22章 关州陆远

陆远轻飘飘抬手,指尖一弹,一道白气从指尖迸射而出,尖锐的破空声以及扑面而来的强大气压,让刘老根脸色巨变,眼中闪过骇然之色。
腾空而起的刘老根来不及闪躲,只好咬牙,用左臂挡住那道白气,他很清楚这么做的话,胳膊别想保住。
噗!
白气射入刘老根的胳膊,撕碎了他的肌肉。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五官扭曲,眼神却更加恶毒。后退数步后,再也不敢轻视陆远。
“你是何人?”刘老根警惕的盯着陆远。
“你怕了?”陆远轻笑。
“哈哈哈,就凭你这点手段,也想难住本大师?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事真正的手段!”
刘老根双手捏诀,一阵眼花缭乱的操作,嘴里念念有词,刹那间五指之间缭绕着淡淡的黑气,瞬间周遭空气下降,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受死!”
刘老根眯眼阴毒冷笑,这次可以说是倾力一战,势必要一招击杀陆远,除了陆远刚才让他吃亏,要报仇之外,刘老根还存心要在王锡元面展露自己的手段。
他大喝一声吼,右手捏着剑诀,指向陆远。
黑色化作一道黑蛇,直扑陆远面门。
“不知好歹!”
陆远眉头轻挑,真元爆裂,体内发出噼啪声响,瞬间,所有真元都凝聚在陆远的右臂。
一掌拍出!
掌心爆射出一道如同胳膊粗细的白蛇,和之前指尖迸射的白线,如小河见大江。
黑白两道气息相撞在一起,而黑气瞬间消散,白气气势如虹,砰的一声闷响,打在刘老根胸口。
“不好!”
面无死灰的刘老根踉跄后退,跌倒在地,捂着胸口疯狂呕吐黑血,腥臭味瞬间弥漫在客厅,众人纷纷掩鼻。
让他们惊讶的不是刘老根为什么吐出的血是黑的,还如此腥臭。
而是看上去胜券在握,老牌化境宗师刘老根,在陆远面前竟然不堪一击,而且陆远似乎根本没有用尽全力。
“你……究竟是什么人?”刘老根惊恐的看着陆远。
陆远轻笑道:“关州陆远。”
“关州陆远……好,我记住你了,今天我认栽,江湖路远,咱们来日再见时,我绝不会再输给你。”
刘老根强行站起来,哪怕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哪怕气机紊乱,他也要站起来挺直腰杆,他知道这时候不能露怯,否则输人输阵,更可能把命丢在这里。
“告辞!”
“走?谁告你你可以走了?”陆远冷笑,孟浪当即堵住了大门。
“你还想干什么?”刘老干脸色再变,眼中闪过一抹惶恐。
“我陆远还没慈悲到放杀我的人离开,动手之前,你就该想到会有这种结局。”陆远道。
刘老根脸一沉:“陆远,你可想清楚,杀了我,无极门不会放过你,况且,你确定能杀我?我刘老根二十年前已经是化境宗师!”
“呵呵,旁门左道罢了,刚刚学点皮毛的鬼修,也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这些年,坑了不少人吧。”陆远轻笑道。
刘老根身形一颤,越发的慌乱。他没想到陆远能道破他的伪装面具,还知道他是鬼修一脉的。
数十年前,刘老根偶遇无极门掌门,被受到门下当了弟子。这些年为了增加修为,干了不少缺德事。
尤其是这两年,体内阴邪之气开始反噬,需要大量的鲜血连镇压体内阴邪之气。所以,刘老根杀过不少小孩,因为孩子的纯阳之血效果明显。
“你胡说,我刘老根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岂会做那些天理难容之事,你休想污蔑我!”
陆远不屑一笑,脚尖一点身形一闪,出现在刘老根面前,抬手一指点在了刘老根眉心,一道真元渡入他体内。
“啊……”
刘老根五官狰狞扭曲在一起,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在啃噬他的骨头,全身痛痒难耐,拼命的抓挠,数秒内身上布满血痕。
“救我,救我……”刘老根满地打滚,哀求陆远,刚才陆远那一指,可以说是打开了刘老根的压制,体内阴邪煞气开始反噬他。
“我这里有宝贝,你救我我全都给你……”刘老根艰难的从胸口拽下一枚拳头大小古玉,却因为痛痒难耐,连古玉都抓不住。
果然是不是什么好人,这么大的玉石掉在脖子上,也不嫌沉。
陆远捡起古玉,入手冰凉圆润,难能可贵的是,在刘老根这种鬼修身上,完全没有任何阴邪气息,不由的细细翻看。
乳白色的玉石上散发着古朴气息,表面有几道红丝,让玉石看起来很有质感,应该是一块古玉。
陆远很喜欢,正是制作龟甲符阵的绝佳材料,随手把古玉装进兜里,算是意外收获。
“想让我救你也行,说说你这些年都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陆远面无表情的盯着刘老根。
“我说……我说!”刘老根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现在让他说什么边说什么,接下来几分钟,刘老根的话让孟浪和王锡元都感到愤怒。
这几年,刘老根利用资助孤儿院的便利条件,在全国拐骗杀害十七名孩子。
除了这些,他还在人贩子手里买小孩,用孩子的血来压制阴邪煞气的反噬,前前后后连他自己都记不得有多少人。
“陆先生,把他交给我。”孟浪咬着牙道。
陆远点了点头,这种人渣,死不足惜。
把刘老根拉出去后,陆远眯眼看向王锡元,冷冷道:“现在,该说说我们的事情了,是你指使你儿子陷害我的?”
“你休想倒打一耙,我儿子好端端的被你打成如今这般摸样,你让我王家成了绝户,就算我王锡元豁出性命,也要杀你!”王锡元怒道。
“不是你?”陆远再问。
“我为什么要陷害你,你还没那个资格让我出手。”
“王怀和黄星设计陷害我,想让我死的事情,你不知道?不是陆青山指使你?王锡元,你听清楚了,我不仅仅是要你儿子死,所有在背后搞小动作的人,我会让你们付出百倍代价!”
王锡元脸色一沉:“你什么意思?你们陆家的家事,我王锡元为什么要插手,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王锡元还没下流到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陆远盯着王锡元的双眼,十数秒后,陆远淡淡道:“看来,你儿子背着你干了不少缺德事。王锡元,我现在有点可怜你了。”
“你有什么资格可怜我!你还是可怜可怜你自己吧。”
王锡元从兜里掏出一把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陆远,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