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千金攻略:这个大佬有点甜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霍安宁

简介:七爷,夫人说,让你不要再跟宋小姐往来。宋小姐?哪个宋小姐?把全公司姓宋的都赶走。七爷,夫人说,让你离林可儿那个模特远点。模特?什么模特?跟公司的模特都解约,业务线砍掉。七爷,夫人说,你这样装傻是在跟她唱反调。唱反调?把公司里会唱歌的全裁掉。七爷,夫人说,您看起来真是努力的想要凭实力单身呢。

角色:霍安宁,厉少霆

《千金攻略:这个大佬有点甜》霍安宁厉少霆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28章 这种人应该剁了喂狗

回到盛世,霍安宁进了厨房,弄了杯喝的出来。
见没有自己的,夏瑾只好让易嫂给自己倒杯果汁。
“安宁,你别卖关子了好不好?告诉我吧。”
夏瑾抿着嘴看着霍安宁,脸上全是求知欲。
“我刚刚看你都要哭了,我以为是你呢,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霍安宁依旧没有说话。
夏瑾还想说什么,门就响了,厉少霆率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郁江寒和……岑泗。
“拍卖会没玩够,还要带回家里玩么?”
夏瑾转头看了一眼,皱起眉头,尤其是看到岑泗,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好感,一个大男人,拿到这种视频,不是应该直接销毁么?拿出来拍卖,把女人的名声当什么?这种人,应该剁了喂狗。
岑泗完全无视夏瑾想杀人的目光,自顾自地找了一个沙发坐下来,那副样子,仿佛这是他家才对。
厉少霆手里捏着优盘,犹豫了片刻,递到霍安宁面前。
“我知道视频里的不是你,你现在就把视频还原,我要知道时间、地点和人。”
这件事他也可以找人去做,但是事关霍安然,他不想也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既然沈有斐和夏瑾都说霍安宁在电脑上很厉害,做这些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况且,她毕竟是霍安然的妹妹,除了追着他的时候没羞没臊,对自己的姐姐应该不至于毫无情谊。
“视频都处理过了,男人看不到脸的。”
岑泗好心提醒。
“我知道你有办法,还想见你爸和你哥,就按照我说的做。”
厉少霆眯了眯眼。
霍安宁伸手接过了优盘。
厉少霆又补充了一句。
“别跟我耍花样,不然……”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霍安宁把优盘扔到了她手边的被子里,优盘立刻冒起了气泡,迅速的变黑。
“霍—安—宁!”
厉少霆一字一顿,头上青筋暴起,显然那是一杯酸性液体,优盘放进去,就已经腐蚀了。
“我靠,幸好我刚才没喝。”
夏瑾张了张嘴,她还想怎么霍安宁就倒了一杯水,都没管自己呢。
郁江寒嘴角微微勾了一抹笑,转身就要走。
“诶诶诶,七爷别动怒。”
岑泗赶紧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掏了半天,又掏出个优盘来。
“我就是怕有什么意外,所以备了一手。”
郁江寒停下脚步,眯眼看向岑泗。
“岑泗,你刚才说了,没有备份。”
“是没有备份啊,刚才给七爷的优盘是空的,这个才是真的啊,不然我跟你们回来干什么?我做生意童叟无欺,当面验货才行。”
他说着晃了晃手里的优盘。
“七爷?”
厉少霆没时间跟岑泗掰扯这件事,伸手就要去拿,可是霍安宁动作却更快,立刻就扑了过去,想要从岑泗的手里把优盘抢过来。
岑泗却突然收手,另外一只手抓住霍安宁的手腕,猛地一拽,就把她拖到了自己坐的沙发上,伸手卡住了她的脖子。
“霍二小姐,这么紧张,视频里的到底是谁?”
“你不是看过视频了,是谁你不知道么?”
霍安宁被他压在沙发上,目光却盯着他手里的优盘。
“我要是知道,就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了。”
岑泗眯起眼睛。
“霍二小姐不是打算嘴硬到底的么?今天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岑泗,你要干什么?”
郁江寒皱起眉头,上前了一步。
“这件事,回头我自然给郁总和七爷一个解释,也会赔礼道歉。”
岑泗说着又看向霍安宁。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岑四爷占了便宜又不是吃了亏,有些事情何必知道的那么清楚?”
霍安宁盯着他,难道上一次他把妹妹掳走,就是因为想知道视频里的人是谁,可是妹妹应该确实是不知道,岑泗大概是以为妹妹嘴硬,又不能逼出人命,就只好先放了她。
回头又安排了这么一场戏,引人上钩。
“谁占谁便宜还不好说呢,我岑泗的床也不是谁都能爬。”
岑泗这话一出口,厉少霆和郁江寒纷纷上前,一人一拳就打了过去,岑泗吃痛,卡着霍安宁脖子的手就更紧,掐的霍安宁喘不上气。
厉少霆转手就抓住岑泗的衣领。
“你对霍安然做了什么?”
岑泗挨了两拳,看着厉少霆睚眦尽裂的样子仿佛像是个疯子。
“你们TM有病吧?”
“放手!”
夏瑾冲上去,抓住岑泗的手腕。
“你快放手,安宁被你掐的喘不过气来了!”
岑泗的手放松了些力气。
“老子不认识霍安然!”
夏瑾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就赶紧再去劝厉少霆。
“哥,你也放手,安宁说视频里不是她也不是她姐姐。”
厉少霆微微一怔,手上松了松,被岑泗挣脱了。
岑泗这才转头重新看向霍安宁。
“说不说?本来我还有点耐心,现在没有了,你不说,我就让霍家死得再惨一点。”
霍安宁憋得脸色涨红。
“说了也没用,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她!”
“能不能见得到,是我的事。但是有人坑你们霍家是你们的事,把我牵扯进来,就得付出代价。”
岑泗眯了眯眼。
霍安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从岑泗的话里发现了些端倪,这段时间,岑泗应该一直在查那天的事,这么说,那天的事情不是意外,是被人坑了?
如果那天的事是被人做了手脚,那跟后来霍家出事有没有什么关系?
她的脑袋里一片混乱。
“霍安宁……”
“景楚!”
不等岑泗威胁的话再说出来,霍安宁就已经回过了神,喊出了一个名字。
“是景楚。”
岑泗一愣,收回了手,站在原地,整个人显得有些僵硬。
霍安宁看着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揉着脖子就笑了起来。
“我突然想起,当年有人跟岑四爷说这辈子无论生死,都再也不见,你才离开了安城。岑四爷当年那么伤心,怎么连楚楚的脸都不认识啦?”
岑泗看着霍安宁,嘴唇翕动,半响才吐出两个字。
“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