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狱血君王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叶秋

简介:五年前,地狱君王叶秋被一名女留学生所救,两人意外发生关系。五年后,叶秋重回故土,不为君临天下,只为守护一人!

角色:叶秋,洛轻雪

《狱血君王》叶秋洛轻雪章节阅读

第25章 用三千赚了三十万

这一群人,就这么站在这里,静静等待。
洛轻雪转头看向叶秋,问道:“叶秋,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这东西,国内就有替代品。”叶秋笑着说:“你立马联系其他商家,要本地的,这次不要租了,直接买吧。”
“好!”
洛轻雪也很后悔,早知道之前就多花点钱,把这些机器全部买下来。
这样的话,就不会出现今天这种事情。
而当洛轻雪联系好所有的商家之后,预定了设备之后,耿晓月也刚好回来了。
“来了来了,你说的那个东西买回来了。”耿晓月拿着刚买来的机械装置道。
可当陈苟看到那蓝色的东西后,不禁笑了:“哈哈哈,原装气动隔膜泵是铸铁的,你买个塑料的来应付?你是傻子,还是你觉得我是傻子?”
一群不了解的人听了,也觉得有些离谱。
这两个东西,看起来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给我吧!”
叶秋没有理会,就这么当场把原装的气动隔膜泵给拆了下来,整套操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宛如一个资深的工程师似的。
紧接着,他又把将刚买的替代品,装了上去。
那陈苟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叶秋让人去买回来的替代品,竟然真的适配机器。
“哼,要是真能能用,我就把这气动泵吃了。”陈苟不屑放话道。
然而。
当叶秋打开电源,启动机器的那一刻,陈苟脸上的表情,便瞬间凝固。
“好了,真的好了!”
“不可思议,定制的进口机器,竟然真的修好了?”
“这人好厉害,该不会是个工程师吧?”
大家纷纷感到诧异。
谁都不会想到,事情竟然如此简单。
“真的好了?”
耿晓月与洛轻雪对视了一眼,她原本还觉得自己可能白跑了一趟,可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这东西,多少钱?”叶秋淡淡地问。
“三,三千!”耿晓月回答。
当这个数字落下的时候,全场之人又震惊了。
刚才陈苟还照价赔偿了整台机器,一共三十万,已经打到了落雪公司的账户上。
可现在,却只花了三千,就修理好了机器?
“不可能,这不可能!”
那陈苟不敢相信,仔细查看了一下后,发现真的能完美运转。
不行!
这样的话,那他今天不就白来了吗?
那三十万,更是白白送给了对方。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要吃这铸铁的气动泵?”
叶秋不禁将那拆卸下来的坏气动泵拿了起来。
陈苟一愣,低喝道:“看老子砸了它!”
陈苟突然抬起了手中的棍棒,对着新修理好的机器猛砸下去。
修好了一处又怎么样?
我把机器砸个稀巴烂,有本事再修啊!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啪!”
一只大手,狠狠地掐在了陈苟的脖子上,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直接迫使陈苟的双脚离开了地面。
陈苟,被生生提了起来。
这一幕,把在场之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陈苟起码有一百四十斤吧!
结果,被叶秋单手提了起来?
“想砸就砸,当这是你家?”
叶秋的语气冰冷,犹如刺骨寒钉一样,刺 穿了陈苟的内心。
“还愣着做什么,干 他……”
陈苟的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来。
顿时,他手底下的那一群员工,纷纷手持棍棒迎了上来。
“给我放开狗哥!”
三名青年怒喝着,朝叶秋扑了过去。
却不料,被叶秋一人一脚给踹得横飞出去。
“回去告诉郑威,不要再来找事,不然,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叶秋说着,直接将陈苟犹如垃圾一般甩了出去,砸倒了几名陈苟的员工。
凭借曾经的经验,陈苟一眼就看出对方不好惹,只能灰头土脸地离开。
看着其离去的背影,大家都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幸好有叶秋,不然他们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叶秋,你太厉害了,竟然还懂机械?”耿晓月忍不住说道。
“算是吧。”
叶秋微微点头。
别人学这些机械,是为了生存,他学这些,也同样是为了生存。
万一哪天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用得上呢?
“轻雪,其他设备,多久能够发货?”叶秋问道。
“大概,一天就可以了。”洛轻雪道。
“那我们也是赚了呀,那些违约金都足够买一台新的设备,根本不需要再租了呢。”耿晓月有些兴奋地说:“单单这台香水冷冻机他们赔了三十万,而我们修理只花了三千……”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也都喜笑颜开。
机器原本是租的,现在靠违约金,却可以买一台新的。
香水冷冻机价值三十万,被砸坏之后,不仅原价赔偿,还只花了三千块就修好。
简单来说,他们这次赚大了。
洛轻雪也明白。
原本郑威的目的,应该就是那台香水冷冻机,准备让她停工一个月。
可没想到,竟被叶秋轻松修好了,这就直接破坏了郑威打的如意算盘。
“叶秋,谢谢。”洛轻雪感谢道。
“嗯。”叶秋点头道:“新设备运过来也需要时间,就给员工们放一天假吧。”
“真的吗?”
耿晓月听到后,非常兴奋地看向洛轻雪。
“就按叶秋说的吧。”洛轻雪也点头道。
反正,今天没有办法开工,也只能放假了。
“太好了,我昨天好像着凉了,刚好可以去医院看看。”耿晓月立即喜笑颜开。
然而,就在中午时分。
突然一通电话,打到了洛轻雪手机上。
“轻雪,你知道我刚刚在医院,看到了谁吗?”耿晓月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
“谁呀?”洛轻雪有些好奇。
“郑威!”
耿晓月道。
当听到这个名字后,洛轻雪感到非常诧异。
在医院看到郑威,还真是挺巧的,不过,这又怎么了?
“这怎么了吗?”洛轻雪有些奇怪。
“郑威可不是被人推着轮椅进去的,而是躺在担架上进去的。”耿晓月道:“他好像出车祸了,满身是血,右手好像骨头都刺出来了,好可怕……”
什么?
郑威,又出车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