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鉴宝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张放

简介:他被师父看不起,算计解除婚约。却不料,获得鉴宝天书,洞悉一切古物!自此,张放如鱼得水,捡漏捡漏再捡漏!屹立于鉴宝之巅!

角色:张放,石佛

《鉴宝》张放石佛最新章节 无弹窗全文阅读

第13章 贾富贵的打算

“这位就是上一次卖给我血玉的小伙子,别看他很年轻,可是那眼光,毒辣着呢!”张森浩说着,轻轻拍了拍张放的肩膀,举止显得颇有些亲密。

而远处的贾有财和陈雪峰,脸上别提多不爽了。

这二人的门票,则是从一个类似于黄牛的手里面,高价搞到的。

一个入场券,就花了他们十五万。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黄牛,而有些老资历的藏友,可能家里缺钱,就会贩卖推荐名额。

“大家都过来,咱们就按照这大桌子的站立顺序,依次将手里的宝贝拿出来,若有想购买者,公平竞价,若没有,则属于流拍。”一个长相颇显富贵的男子,沉声道。

在张放身边的张森浩,拍了拍张放的肩膀道,”小后生,这个人是药产大亨黄启达,资产可有接近十几亿,你的东西若是能入他的眼,那你可就发达了。”

“额。”张放也是没料到,这个会场竟然有这么有钱的人。

天啊,还真是卧虎藏龙。

之前张放本来觉得自己算是有一定的财富了,可现在这么一对比,他手里的这点也叫钱,呵呵,只怕是连有钱人一天的利息都比不过。

很快,一个个人都拿出了手里的东西,放在硕大的桌子上。

为首的是一个大约五十余岁的中年人,穿着阔气,戴着劳力士,穿的更是水滑水滑、类似于是丝绸一般的衣服。

“我这东西是一个鼻烟壶,我找大师鉴定过,说是清代的,大家可以随意观赏,起价是二十万,若没有超过这个价格的,那就算了。”男子说着,将鼻烟壶递到自己周围人的身边。

对鼻烟壶有意的人,会拿过手,认真的端详一会,而无意的人,则压根不会瞅,直接就略过。

所以,一个东西大概只会占用大家两三分钟的时间。

来这里鉴赏的,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有那种抱着纯粹长见识的菜鸟。

若有那样的人,那每件东西都磨磨唧唧的看个半天,一天时间也掰扯不完。

短短二十余分钟,便看了差不多能有七八件的东西,效率不可谓不快。

而张放也是涨了一番见识,这帮藏友果然是个顶个的有钱,估计在这些人里面,他属于最穷的那一撮。

不过,张扬也没有丧气,现在他还年轻,再过十年,不,拥有鉴宝天书,只需要五年的时间,甚至是更短,他就可能成就一个属于他的传奇。

“轮到我们了,师父。”陈雪峰望着贾富贵,笑着道。

贾富贵点了点头,拿出了他们的宝贝物件。

此时,所有藏友的东西,已经看了大半,最贵的一件东西拍了一百四十五万,是一个明代文人的字画。

而贾富贵之所以费尽心思的挤入这个藏友会,目的其实特简单。

就是为了扩大知名度,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龙韵馆。

不然,他傻啊,白白花三十万,跑到这里?

只要知名度打开了,冤大头多多的光顾他的店铺,那他何愁生意不哗哗的进来?

区区三十万又算得了什么,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钱,他相信很快就能够赚回来。

“这便是我们龙韵馆的子母龙凤瓶。”贾富贵沉声道。

是的,这子母龙凤瓶乃是清代的一个珍宝,价值不凡。

“真的是前人神技啊,这雕工、这走笔,简直就是令人叹为观止。”

“谁说不是呢,绝对是真迹啊,上面的这种触感,不会有错的。”

“子母龙凤瓶,寓意高贵,没想到,竟然会在一个小小的藏友会有幸见到。”

众人纷纷赞叹不已,显然,对于这子女龙凤瓶,众多藏友都是抱有相当高的赞赏之意。

张放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东西确确实实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贾有财还真是有点底蕴,张放呆在贾家时日也不短了,但他竟然不知道,对方家里有这么一个宝贝。

依照贾有财的个性,他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东西,还能藏得住。

显然,这好东西是最近才收下来的。

这么一看,那便只有一种可能。

贾有财虽然生活还算优渥,可以他的财力,拿两百万也是会伤筋动骨。

除非,有陈雪峰的资助。

张放微微眯了下眼睛,明白这两人打着什么主意。

事实上,藏友会都是有一个夺魁藏品的。

这二人明显早就知道这个藏友会,为了让自己的藏品夺魁,他们可谓是煞费苦心。

只可惜,他们终究只是空欢喜一场了。

在经过子母龙凤瓶的冲击之后,接下来的藏品虽然也很不错,可距离龙凤瓶带给人们的冲击,终究还是差了很大的距离。

“师父,咱们估计妥妥是夺魁藏品了,这一次,可是为咱们龙韵馆,打了很棒的广告。”陈雪峰望着贾富贵,沉声道。

为了能帮贾富贵收下这个东西,陈雪峰可是赞助了一百万的真金白银。

而之所以,他如此的出力,有相当部分的原因,来自于张放的刺激。

之前的时候,张放完全就没办法与其比较。

可最近一段时间,张放犹如彗星般崛起,不但颜值比他高,这鉴宝赚到的钱,也是盖过陈雪峰很大一截。

贾家虽然在明面上没说,可是已经有些对他颇有微词了。

毕竟,张放各方面都比他优秀,那他们当初干嘛还要选择陈雪峰呢?

陈雪峰是个要面子的人,索性来了一次大出血,帮着老丈人砸了一百万,给贾家捧回了子母龙凤瓶。

“不可掉以轻心啊!”贾富贵摇了摇头,摆出一副很沉稳的姿态。

可是在他的心底深处,他其实也是觉得,在接下来的藏品之中,绝对不可能有与其争锋的藏品存在了。

毕竟,对于自己藏品有信心的人,一定会将东西摆在前面,而不会跑到后面去。

“轮到我了。”张放微微眯了眯眼睛,从包装盒子里面,将香炉取了出来。

这香炉闪闪金光,看起来颇为耀眼。

而在人群之中,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猛地瞪大了眼睛。

他不是别人,正是卖给张放这香炉的大金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