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鉴宝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张放

简介:他被师父看不起,算计解除婚约。却不料,获得鉴宝天书,洞悉一切古物!自此,张放如鱼得水,捡漏捡漏再捡漏!屹立于鉴宝之巅!

角色:张放,石佛

《鉴宝》张放石佛最新章节列表 最新章节目录

第10章 这行水深着呢

“那唐叔,您的意思?”张放心有些忐忑。

毕竟,他虽然暂时生活无忧,可他需要一个平台,去接触大量的古董,这样方能让他一身的本事有用武之地。

他总不能成天逛古董野摊子捡漏吧,那样的地方,好东西很少很少,很可能一天逛下来,都看不见一个好东西。

“你若是看得起叔这个小店,就来做一品轩的店长吧!”唐元准沉声道。

本来在沙发上打蔫的唐克,脸上立刻跟霜打了一样。

毕竟,他以前是店长,可如今张放一来,他就被撸了?

“这?不好吧,我还是做个店员吧,替唐克看看古董真伪就行。”张放连忙摇了摇头,示意这个安排不妥。

他来一品轩,绝对不是想要抢唐克的位置,而是想要谋个差事,让生活不至于太空虚。

唐克这人,嘴是损了一些,可人品还算不错。

“张哥,别推辞了,我给你当手下没啥委屈的,你多教教我,我也能少被人骗。”唐克见张放推辞,也出声劝道。

唐克被自己老爹撸了,心里确实很不舒服,可他也明白,他坐镇一品轩,就是墙上画大饼–中看不中吃。

他表面上是鉴宝高手唐元准的儿子,可水平实在是差强人意。

“这……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张放望着唐克和唐元准,拱手道。

是人都有梦想,张放也不例外。

他想要拥有一家自己的古董店铺,做梦都想。

如今梦想成真,他的心里真的五味杂陈,因而,也没再虚伪的再去客套。

很快,张放成为一品轩店长一事,在这条街也是不胫而走。

龙韵馆内的诸人,对此自然是又气又恼。

他们只以为唐元准会让张放当一个小小的店员,但那里能想到,唐元准竟然有如此气魄,把自己的儿子给开了,让张放一个外姓人,做他店铺的店长。

而张放担任店长以后,工作上也是认真负责,店长的工作也是做得得心应手。

当然,古董店的生意,靠的都是回头客。

短时间内,在营业额上,是看不出他和唐克之间区别的。

快要入夜的时候,张放关了店铺,辞别唐氏父子。

开古董店铺的,大多都是住店的,毕竟,店里面的东西,动辄十几万,可丢不得。

要隔以前张放没钱的时候,他肯定也就在老唐家将就了,可现在,便没必要了。

张放花了一千五,在距离一品轩七八百米的一个小区,租了个一室一厅一卫的小公寓。

不过,张放并不会下班就回家,而是在夜街逛一逛。

这个夜街其实也是卖古董的,只是其中的赝品那可就海了去了。

明眼人都知道,来这里逛就是图一乐呵,想要淘真货,那脑袋得多缺心眼啊!

“瞧一瞧看一看了,正宗的明清瓷瓶,八百了哈。”一个镶着金牙的花衬衫,扯着大嗓门喊着。

八百能买到明清的瓷瓶?这不是扯犊子嘛。

可在夜街上,就是龙蛇混杂。

这里面的套路多了去了,稍有不慎,哪怕是老手,也容易陷进坑里。

比较文一点的,就是靠一张嘴忽悠。

当你处于他的话术内,哪怕你智商不低,也可能会在其忽悠下,买下价格不菲的赝品。

而武一点的,则会动用武力威胁,倒也不是直接拳脚相向,而是威胁你,吓唬你。

这个东西多发生于卖玉、卖玛瑙的小摊位。

如若你傻乎乎的用手去接,商家会刻意的将玉镯之类的易碎品丢给你,稍有不慎,就会让玉镯摔坏。

到那个时候,你就欲哭无泪了。

买玉镯的时候,最正确的方式莫过于玉不过手。

商家拿出手镯时,不要去接,而是要让他放在软布上,而顾客想要试戴从软布上拿起便可,以防对方讹诈。

当然,这只不过古董一行的一点浅坑罢了,想要在此道走的长远,就必须要将眼睛擦亮一些,不然很容易中招。

“小兄弟,我这可有不少好东西,过来长长见识也好啊!”大金牙看到张放穿着不凡,立刻来了兴致,开始了揽客。

张放见对方摊位客户没几个,便蹲了下来,在摊位上挑挑拣拣的挑了起来。

一般的古董地摊,卖的无非这几种,文玩核桃,佛珠,玛瑙,以及一些檀香之类的清心养神用品。

张放一边看,一边兴趣乏乏的摇了摇头,”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一些忽悠外行人的水货,没有任何的收藏价值。”

大金牙看到张放对于这些东西,似乎毫无兴致,眼珠子溜溜乱转,忙笑嘻嘻的说道,”兄弟,我一看你就是懂行的人,眼力不凡瞧不上我这些破烂,不过,哥哥我这里还真有好东西,是我爷爷留给我的传家宝!”

说着话,大金牙从背后神神秘秘的掏出一个小箱子,打开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装,露出了里面闪闪发光的香炉。

张放看到这香炉,差点没笑出来,这尼玛,也太假了。

由于这大金牙的古董摊位本是比较阴暗的角落,哪怕看个手机屏幕,都会觉得昏暗,可这货掏出的小香炉竟然闪闪发光,晃得他眼睛生疼。

“亮吧?”大金牙望着张放,一副很爱惜自己手中香炉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用嘴吹着香炉上面的灰尘。

张放淡淡的点了点头,强忍住笑的冲动。

“这可是佛家大能开过光的,我是真舍不得卖啊,可没办法啊,我孩子得了白血病,需要几十万的手术费,不然,我是真不打算把这东西卖了啊!”大金牙说着说着,眼圈竟然有些泛红。

而拿孩子重病当由头,更是让那香炉的真实度,增添了几分。

这事,换成其他人,怕是稀里糊涂的就要被忽悠了,毕竟,打扮成他这样,也不缺几万块钱,买一个开过光的香炉,还能助人为乐,何乐而不为?

但张放在古董街浸润太久了,什么邪魔歪道他没见识过?

别说是用自己孩子重病作由头,连老婆难产,就差几千块钱的手术费他都见识过。

人啊,真要是放弃了底线,比畜生还要可怕。

这什么狗屁佛光香炉,就是打了闪粉,真实价值两百都不到。

但张放并不打算揭穿大金牙的骗术,这行有个规矩,叫做看破不说破,否则,是要被人算计的。

可就在张放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在那香炉的里面,竟然有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