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幸运医师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狐哥

简介:乡村小医师救了村长的女儿后,又得到了古墓里的医术奇书,从此他的人生就像开了挂,各路美人投怀送抱。看乡村小医师如何收进各路美女,在都市叱咤风云……

角色:曹子扬,小靖

《幸运医师》曹子扬小靖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夜长梦多

而既然不知道,及早撤退比较明智,不过撤退前有个重要的事情必须再次问清楚:“村长,那块地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弄?” 村长爽快道:“由你说。” 曹子扬说:“夜长梦多,当然越快越快。” 村长继续爽快道:“没问题,明天我就去……” “那我先回家。”曹子扬站起来,指着隔壁桌子上他带来的几包药说,“药早午晚给小靖熬一次,外面我的玉米我带走……” 村长夫人也站起来,拉住准备走的曹子扬,贴的有点近,弄的曹子扬一阵惊慌,村长夫人倒很淡定:“先别走,坐着,有个事情想和你说说……” 曹子扬只好又坐下去,不然村长夫人一直拉着,村长就在对面,多尴尬。 曹子扬坐下,村长夫人说:“我城里有个亲戚,我堂妹,小靖的堂姨,生了个女儿,快六岁了还不会说话,去好多大医院看过,都看不好,你……能不能去一趟看看?不会让你吃亏的,看好了给你两千块。”说着,村长夫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塞给曹子扬道,“这儿三千,另一千是谢谢你的。” 三千块,对曹子扬来说算一笔巨款,但不能要,谢谢他的一千块,就算贴钱他都要救小靖的,即便陌生人也要救,何况是心里的女神?其余的两千块更不能要,事情没有眉目就收钱,算什么道理?他倒愿意去看,但不保证能看好,这就收了钱治不好不被恨死? 所以,曹子扬把钱塞回去说:“钱先不说,我去看,但不一定能看好。” 村长夫人说:“没事,你只要去就行,这是路费。” 曹子扬还是塞回去:“不行,我不能要,真的。” 看曹子扬那么坚持,为避免适得其反,村长说:“老婆,先收回去,以后再说。” 村长夫人嗯了声,把钱收回去说:“那我们约好时间就去。” 曹子扬答应了下来,接着便离开了村长家,他并不知道,因为他这个晚上的一个决定,他的人生轨迹从此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回到家,曹子扬马上找药油给自己身上青肿的部位涂了一遍,然后去睡觉。 不过,曹子扬很明显睡不着,脑海里翻来覆去想都刚过去这天所发生的事情。有点超乎常规,这两三年以来曹子扬的生活作息都非常稳定,早睡早起,干农活,看病,冬天到镇里当卸货工,基本上就是这样的规律。 然而,这一天的经历,第一次被警察抓,第一次挖墓,第一次凌晨三点吃夜宵,许多第一次让他无法平静。当然最主要是在庆幸,为小靖在庆幸,那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并且是花季般的年龄,几乎就被村长夫妇的愚蠢而断送。当时,他控制了警察逃跑是不对,但正因为这个不对而做了一件对的事情,救回一条人命。 此时此刻,曹子扬特别想念爷爷,尤其想念爷爷说的一句话:不要说自己不做错事,做错事没有关系,只要无憾。 实在睡不着,曹子扬摸了根烟,点燃,抽了起来。 抽着抽着想起那本老书,于是拿出来翻,不翻犹可,一翻大吃一惊,竟然是部医书,虽然已经很残旧,但价值绝对不可估量,因为书的作者是宋朝时期的一个宫廷御医,曹子扬听爷爷说过。 御医叫张二钱,名字不太好,医术却绝对一流,是太医院的首席御医。可惜因为性格和医术一样,亦是一流,强硬,不喜好巴结攀附,而得罪皇后,结果被皇马设计陷害流放到军队当一名随军的军医,然后在打仗过程中身中流箭而亡! 虽然,曹子扬非常相信爷爷说的每句话,但爷爷说张二钱的故事的时候,他还是抱怀疑态度,因为年代已经那么久远,爷爷又非搞历史研究的,怎会知道那么多?可看了这本书的前两页,曹子扬不得不相信…… 天啊,这张二钱对自己身份和经历的阐述,和爷爷说的几乎相同。 唯一不同的是,张二钱并非身中流箭而亡,他侥幸捡回一命,隐姓埋名继续悬壶济世,最终在沟子村这个地方得以善终。而出于保护子孙的目的,他并没有传授子孙医术,所以自编自写的一本医书做了陪葬,如果日后有有缘人获得,只能流传医术,不能流传他的故事,连名字都不能提。 曹子扬很犹豫,因为第三页张二钱的一句话,看完就要把前三页撕下,烧掉。 真要这样吗? 医术那么高,却默默无闻,医术流传,著书之人不能流传,这是悲剧。 当然,曹子扬很欣赏张二钱的豁达,这是一种值得称赞的美德,很少人有的觉悟。 比如在这沟子村,修路、修祠堂时,谁都希望自己的名字排前面。于是打肿脸充胖子都要多捐钱,其实压根不需要那么多钱,捐多了最终获益的是村长。 考虑了十几分钟,曹子扬还是心一狠,把前三页撕下来烧掉。 接下来,曹子扬靠着枕头,借助微弱的灯光的照耀一页页翻着医术正页,一翻就一发不可收拾,直到天亮都毫无睡意,整个脑子被医书记载的内容所塞满,虽然有的看起来不太能理解,但知道这绝对是非常高明的医术。 早上九点了,曹子扬仍然沉浸在医书当中,不过他注定无法看下去,村长来了,拍着门用焦急的语调吼:“子扬,睡醒没有?看开门……” 村长语调那么着急,曹子扬以为小靖又出意外,当然是不敢怠慢半分,立刻下床,到外面打开大门说:“是不是小靖又有什么意外?” 村长摇头道:“赶紧换衣服上山一趟,不过要记住,我们拿了东西不能说出去,谁问都不能说。”说完,村长立刻跑了,去拍隔壁的门…… 莫名其妙啊,这大清早的上山做什么?村长不说清楚,不过看那模样不会是小事,所以曹子扬马上返回屋里洗漱、换衣服,随便拿了两只大红番薯当早餐,一边吃,一边出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