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追妻万万年:妖君大人又醋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宋凝

简介:我叫宋凝,十二岁那年的夏天雨后,家里爬进来了一只将近三十厘米长的大蜈蚣,我害怕,就把它给弄死了。当晚我就发起了高烧,吃了退烧药不仅没见好,反而还昏迷了。我外婆觉得事情….

角色:宋凝,凌彻

《追妻万万年:妖君大人又醋了》宋凝凌彻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7章 唯有蛇仙

我甚至不觉得害怕,只觉得,这也是一条生命啊!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夫人突然凄厉的叫喊了一声,紧接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就在白灼等人跑了进来时,白灿已经给孩子剪了脐带,正在给已经出生的孩子洗澡。

整个空间里,都是孩子的嘹亮的哭声。

小婴儿没有鱼尾巴,是人类的模样,少夫人喘着气,还能自己从浴缸里出来,看起来状况很不错。

她身上穿着一件长裙子,现在虽然被血染红了,但却一点都不可怕,还有些漂亮。

似乎这是母亲自带的美化一切的力量。

我看着这样得之不易的温馨画面,不知为何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流。

就好像,我曾经想生孩子没生出来似的,所以现在就格外羡慕别人九死一生后的母子平安。

白灼跑了过来,他看着抹着泪的我,神情很紧张:“宋凝,发生什么了,怎么哭了?”

我摇头,“我不知道,可能是太高兴了,看到你哥嫂没事儿!”

白灿此时也看向了我,“此恩我们铭记在心,日后定当报答。”

说完,他把孩子一抱,拉着妻子往外狂奔而去。

白家人一看这情况依旧是吓的不得了,急忙跟着冲了出去:“怎么回事啊,之前还半死不活的,怎么突然还能跑了!”

一群人追随着哥嫂的步伐,一直追到海边,瞧着一家三口走进了水里,白父白母不断的喊着儿子的名字,但白灿他们根本没有回头。

在海水彻底淹没了他们的脑袋后,一阵波浪卷来,有两条白色的鱼尾从浪里露了出来。

白家父母朝着鱼尾追去了,白灼紧紧跟着,怕他父母遭遇不测。

我望着那一切,总觉得不真实,直到张真人过来,一个问题把我拉回了现实:“你身上跟着个仙,此番事情,就是那位仙家解决的吧?”

我一愣,“道长能看出来?”

张真人拍了拍他的后脖子,“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儿有什么。”

我心道这张真人眼神还挺好连我脖子都观察了,然后拿出手机对着后颈随便拍了一下,不想,我后颈真的多了个图案,是一个类似螺纹的图案,呈红色。

我大惊,问张真人:“这是什么?”

“血契。”

“血契,是什么?”

张真人又捋着他的小胡子,“血契只存在于正神、人,还有正在修炼的动物仙也就是妖类这三者之中,血契很复杂,有很多签订方法,除了普通的血契,还有一种生死血契……”

“生死血契?”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呢,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张真人道:“关于血契的传说,我只听过有道行的人与妖类定,人想修人仙,妖想躲劫数,就定个血契,妖做人的守护灵,帮助人修行,人帮妖避劫,是互惠互利的事儿,不过一般妖收益更大!”

我大概懂了,就像老板和员工的关系,老板给员工五险一金,但员工掩护老板投机取巧,虽然员工也赚了钱,但大头都是老板的。

“而生死血契,则是一方把自己的命献祭给对方的死契,但凡签生死血契的,都有很深的执念,比如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犯下的错,需要付出生命才能弥补,否则就良心难安。”

我听的心惊肉跳,总觉得这生死血契不单单是执念造就,得有感情纠葛吧?

届时,张真人又问我:“不过你连自己签了血契都不知道,你这明摆着是被骗了吧?”

“不是!”

“不是?”张真人探过头来逼问:“那你说说,你和仙家签血契,是为了啥事儿啊?”

我语塞。

看我没说话,张真人眯起眼睛笑容很有深意,“小丫头,见面就是有缘,老朽给你掐了下生辰八字,你是极好的水阴命,对五行属水的动物仙修行有大作用!”

“五行属水?什么?”

“鱼、蛇、龟,龙,黑猫、白狐,草木、花树。”张真人说完反问我,“你那位仙家,是这几类里的什么?”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

“一问三不知,那你还真是被强行签了血契!虽说大部分仙家都是想和人互惠互利,但也有个别的不把人当人看,所以最好是确认一下你身上跟着的是什么仙。你说说,他什么装扮?”

“黑袍子,像个古代人,长的很好看。”

张真人缓了口气,“黑袍……如我所想,咱这陆地上的,能让海怪臣服的,唯有蛇仙。”

“蛇?”

凌彻是蛇?

张真人这么说自有他的经验在,但我却觉得凌彻完全没蛇那种感觉。

我道:“不会是龙吗?”

张真人哈哈笑了:“你去打听打听,现在给龙王爷烧香的地方显过灵没有!龙在五千年前就基本灭绝了,要不说我们是龙的传人呢!前些年本来还被人看到过两条龙,但也都死了,所以现在这海没真龙镇守,比山林还乱……鱼、蛇这两类生灵蠢蠢欲动,想着法儿的修行化龙,做正神!”

我听的一愣一愣,觉得神乎其神,但心里却直接相信了。

因为蛟人才说了,就是因为海里不太平,才有歪道盯上了它们。

张真人从身上掏出一枚玉,他递给我:“小姑娘,本来这是我的生意,倒是让你给解决了,老朽这有一块开过光跟着正神的白玉,你拿走吧,这不仅能帮你驱邪避灾,说不定某天,能帮你看清一些事实。”

本来我不想接的,可是我看到那块玉上镌刻的图案是凤凰,我又想起了那条蜈蚣,便利索的收下了:“谢谢您。”

张真人摆了摆手,“这块儿玉的确能压制你体内的蜈蚣毒,但你身上的问题所在不是蜈蚣。丫头,你自打出生,就被不少灵物盯上了呀,你脸上那胎记,就是红果裸的证明!”

听了这话,我心跳惶惶,张真人果真是真人,他竟然早就把我看穿了!

我踱步到张真人身边,他却像知道我要问他似的,忙躲开了:“老朽只是一介凡夫俗子,帮不了你,希望你惹的那些灵物,对你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