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极神帅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李东阳

简介:豪门迫害,投身从戎,五年坎坷,铸立战神!铁血柔情,梦回江州,一览众山小,钟情只一人!

角色:李东阳,沈佳怡

《无极神帅》李东阳沈佳怡全文免费阅读

第22章 你的男人很靠谱

这一巴掌,彻底把高凡打懵了。
长这么大,他还没被人这样打过!
原本是装比长脸的事情,结果自己倒先挨了打,这让他变得怒不可遏!
正要起身还手,谁想那胖子的手下已冲了过来,薅着他的头发,就像拖死狗一样直接把他拖到里屋。
沈家人傻眼,徐娅也愣了,要是高凡出个三长两短,徐丽不得和自己拼命?
可看看屋子里七八个凶汉直拿眼打量自己,徐娅也不敢出声了。
显然,这放款的人,不是什么小角色!
“都特么麻溜点,该找人借钱借钱,该抵押抵押,实在不行,你们两个妞儿陪兄弟们爽一爽,还款的事儿还可以缓上他几天!”
胖男人一屁股坐回老板椅上,一番话引得剩下几人哈哈大笑。
沈佳怡又羞又气,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呦呵,是想报警了吧?不用你费事,我帮你报警!”说着,胖男子直接打开手机按下那三个数字,电话里很快传来询问声。
有恃无恐!
很明显,这伙人根本不怕报警!
想起他的老大是刘二虎,沈佳怡咬了咬牙,将手机又装了回去。
胖男人撇嘴笑笑,跟着挂断电话,屋里立刻陷入一阵让人煎熬的沉默。
该怎么办?
伯父伯母有钱也不肯出,高凡这种有家庭背景的人,对方都不放在眼里,自己还有什么办法?
难不成,自己真的要卖了婚戒,把哥哥救出来?
可这个想法只是一闪,立刻便被自己否定了。
好不容易因爱成婚,自己的男人又是夺走了自己清白的那个,又是朵朵的亲生父亲,自己怎么能把一个赌徒的救赎,建立在破坏这份仅存美好的基础上?
“佳怡,出了什么事?”
正焦急的思忖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沈佳怡那颗提着的心,突然就回落了大半。
看到李东阳走过来,沈佳怡急忙将事情大概说了下。
李东阳没吭声,反而转身走了出去!
“我艹,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这就跑了?”
第一眼看到李东阳,胖子突然泛起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这感觉让他觉得不太对劲,决定先观察一番。
可谁想这人竟然二话不说就走了!
手下哄笑,沈家那边则骂翻了天。
“佳怡啊,看看你找的这是什么男人!胆小如鼠!怕事怕到这种地步!”
“看着结结实实,个头也不低,怎么就这样没种!”
“佳怡你快跟他离了吧,以后你要出点事,他照样不敢管!”
沈佳怡快要哭了,她也搞不懂这是什么状况,一个敢和豪门决裂的人,一个敢当街与国际刑警作对的人,怎么就……
此时此刻,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实在丢人!
但十几秒不到,李东阳又在众目睽睽下,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
这次,李东阳轻轻拍了拍沈佳怡的后背,安慰道:“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哥很快就出来。”
“李东阳,你不吹牛会死吗?你还当自己是李家少爷?现实点!”
徐娅在旁边听得冷笑不止,沈浩的事无所谓,她来沈家,就是要往死里踩这个让她颜面尽失的男人!
“出去一下,回来就说解决了,你当自己是神仙,还是把我们当傻子!”赵红也顾不得害怕了,从角落里蹿出来,指着李东阳的鼻子就骂。
“佳怡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嫁给你这么个玩意儿!”
她正要骂下去,但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胖男子冷冷的瞪了她一眼,让她立刻噤若寒蝉。
胖男子拿着手机走进另一个房间,不到半分钟就出来了。
出来后,胖男子看了李东阳一眼,转头便对手下吩咐道:“把人都放了!”
还真就放了?
赵红眨眨眼,满脸的难以置信。徐娅也眉头紧蹙,想不通李东阳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对方放人。
而沈佳怡则既惊又喜,她虽然不知道李东阳是怎么办到的,但自己的男人太靠谱了,说什么便能做到什么,跟他一生不会有错!
很快,鼻青脸肿的沈浩和衣衫散乱的高凡都被放了出来,胖子也不多说,只让他们快点离开。
等一群人来到街上,高凡用力拍了拍沈浩的肩头:“怎么样?我说没事就没事吧?我给我爸打电话你也是亲眼看到的,这才几分钟不到,他们不得乖乖让咱们走!”
沈浩咧嘴一笑,满脸谦卑,不停的给高凡鞠躬,“多谢你了高兄弟!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唉,虽然说咱们以前不认识。但徐姐嫁给你,我很快也要娶徐丽,咱们不也沾亲带故?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有什么事找我,基本都能给你摆平!”
高凡看着众人诧异的目光,再次挺直了腰板,他很享受现在的感觉。
这时众人纷纷看向李东阳,眼里的神色由古怪变到鄙夷,最后成了嫌恶!
“真特么能吹牛,原来是小高他爸找人解决的,亏你装的有模有样!”赵红因为自己的五十万拿不回来,恨死了沈佳怡和李东阳,所以在此率先“开火”。
徐娅只是撇嘴冷笑,抱起双臂一副看戏的神色,一语不发。
“什么意思,李东阳说他解决的?”高凡反应很快,脸上的神情转为气愤:“全江州都知道你被李家赶出门了,你一个外来户,有屁的人脉?别告诉我你花钱摆事,有钱连个代步车都没买?”
这一番折腾,搞的沈佳怡也犹豫了。
她不解的看向李东阳,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李东阳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像是懒得解释。
“对了,这七十万的下落既然已经搞清,你该找谁找谁。”李东阳冲沈开航和赵红说了一句,拉起来沈佳怡就打车离开。
话不投机半句多,跟那些人废话,浪费口水。
直到出租车开了一阵,沈佳怡才小声追问:“东阳,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起来,不解释不行啊,谁让这是自己的枕边人!
李东阳耸耸肩道:“我刚才出去给部队的上司打了个电话,他刚调任江州分军区,多少有些能量。至于高凡他爸是不是起了作用,我也不知道。”
这话半真半假,真的是他确实给项龙去了电话,让他处理一下。
假的是,项龙这堂堂少将,可不是他李东阳的上司,最多也就是名义上而已。
徐娅一听,立刻联想起江丽中午给她讲的那件事,想来李东阳嘴里的上司,就是那位空降的少将,完全对的上号!
…….
江州东城,帝豪夜总会,顶层办公室。
刘二虎双手下垂,弯下的腰已快要和地面平行。
他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早就汗流浃背,甚至因为久站,小腿都有些抽筋。
但他不敢动,他很清楚面对眼前这位地下皇帝时的规矩。
“别人的一个电话,你就放人了?”坐在阴影里的男子终于开口,声音嘶哑。
刘二虎浑身一颤,眉间皱纹更深了些。
“军哥,打电话的……是彭局。”
“彭德武?”
“是!”
房间里再次陷入沉默,阴影里的男子像是在沉思,又像在堆积某种情绪。
良久,他才再次悠悠开口:“他有没说什么。”
刘二虎暗暗深吸口气,心知自己这条命是保住了:“他没有多说,只告诉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骆驼?马?难道在他刘德武眼中,我还比不过一个破落户!”沙哑的声音终于激烈起来,其间蕴藏的怒火显而易见。
刘二虎急忙将头放的更低,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又过了片刻,一把锋利的狗腿刀从阴影里抛出,铛啷啷的落在刘二狗面前。
“规矩就是规矩,你终究是我的人,办砸了事,自断一指!”
“接下来,我倒要看看,李东阳的骨头,几斤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