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你与春风皆过客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陆逸宸

简介:陆逸宸是白浅浅的糖霜,也是她的砒霜。他囚她在身边,不允许她离开,她恨他惧他,唯独不爱他。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她一心只想要逃离,却渐渐地发现,那个霸道专制,占有欲强到变态的男人,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古怪。看着侧身躺在身边的男人,白浅浅终于忍无可忍:陆逸宸!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我?陆逸宸…

角色:陆逸宸,白浅浅

《你与春风皆过客》陆逸宸白浅浅整本阅读

第10章 余情未了

陆逸宸的表情让白浅浅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只是那挽着他手臂的女人,实在是碍眼的很,让她那早就已经被践踏的稀碎的自尊心,忍不住在这个时候出来为自己挽尊。

“是啊,我从小就喜欢程宇,他现在回国了,又表示他心里只有我,最爱的人只有我,我为什么不能跟他旧情复燃?倒是陆总,不好好的陪女朋友,在这里管别人的闲事,不太好吧?”

她刻意咬重了女朋友三个字,目光同时在女人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扫了一眼。

白浅浅的动作自然是没有躲过陆逸宸的目光,他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看着白浅浅挽着程宇的手臂,语气淡然无波,”呵,那白小姐就跟你的旧情人,好好的叙旧重温旧情,希望你一会儿还有这个心情。”

明显带着威胁的话,让白浅浅心头升起一抹不妙。

她下意识的松开了程宇的手。

只是程宇好不容易听到白浅浅的”真心话”,又怎么舍得让她就这样离开?

他满脸兴奋的伸手搂住了白浅浅的腰,同时也挑衅的看向了陆逸宸,”她会一直都有这个心情的,你还是好好陪你自己的女朋友吧。”

说完程宇不顾白浅浅的意愿,直接搂着她往门口走去。

白浅浅浑身僵硬,脑海里面始终是刚才陆逸宸的那个表情以及那一句话,脑海里面无数的念头一一的闪过,最后浑身一僵,想到了还躺在医院里面的白牧,以及早上陆逸宸才刚刚警告过她的话。

“浅浅?”程宇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带白浅浅离开,见她突然停下脚步,有些不满的低头看她。

白浅浅掰开了程宇的手,”程先生有时间,还是多陪陪自己的未婚妻吧,这样公然的跟别的女人恩爱,只怕你的未婚妻知道了,要伤心难过了。”

“浅浅,你听我说,我……”

“白浅浅!你这个贱人!我就知道你肯定又来缠着程宇了!”程宇的话说了一半,一道愤怒夹杂着憎恨的声音,尖锐的响了起来。

这一声怒吼,让餐厅所有人都注意到这边了。

白丝丝穿着一身高定的真丝连衣裙,整个人看起来宛如精致漂亮的瓷娃娃,只是可惜,此时脸上狰狞的表情,与她一身的打扮完全不符。

程宇有些慌乱,连忙松开了白浅浅去安抚白丝丝,”丝丝,是,是浅浅她纠缠我,我……”

“我当然是相信你的,白浅浅,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白丝丝温柔的看了程宇一眼,扬手就要朝着白浅浅的脸上招呼过去。

她的手没落在白浅浅的脸上,就被白浅浅一把抓住。

“我对捡垃圾不感兴趣,你要是真的那么喜欢的话,带回家好好的藏床底别让他出来丢人现眼,我还不至于对这种人渣感兴趣。”白浅浅冷言冷语的开口讽刺,目光扫了程宇一眼。

今天见识到了程宇有多恶心,她只觉得自己过去真的是瞎了眼,居然爱过这样的人渣。

用力的甩开了白丝丝的手,白浅浅抬脚高傲的朝着门口走去,再也没看门口的男女一眼。

程宇脸上一片菜色,心里对于白浅浅的那一番话感到有几分的愤怒。

白丝丝被推了一下差点跌倒,回过神来以后,愤怒的嘶吼,”白浅浅!你这个贱人!”

“白家真是好家教。”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陆逸宸,忍不住冷眼睥了白丝丝一眼,淡淡的丢下一句话,才扬长而去。

白丝丝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满心的愤怒无处发泄,只能够对着程宇发泄。

餐厅里面顿时一阵的鸡飞狗跳。

从餐厅出来,白浅浅觉得外面的阳光都是冷的,她心里担心白牧的情况,生怕陆逸宸一怒之下直接吩咐医院拔了他的呼吸机,一边给主治医生去电话,一边拦车准备去医院。

高峰期这个位置不好叫车,白浅浅拦了半天没一辆车停下,正着急着,一辆高调的劳斯劳斯便在她的面前停下,车窗摇下,陆逸宸那冷厉的脸,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白浅浅心底咯噔一下,还是强作镇定的打招呼,”陆总,好巧。”

“上车。”陆逸宸脸色难看的厉害,浑身笼罩着一股可怕的低气压,哪怕是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白浅浅都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火。

她咬了咬牙,为了白牧,还是毅然决定上车。

刚坐进车里,安全带还没系好,陆逸宸一踩油门,车子直接快速的开了出去。

白浅浅吓得脸色发白,本能的伸手紧紧地抓住了安全带,身体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无比。

原本一个小时的路程,生生的用了半小时就开完了,车子在陆家门口停下的时候,白浅浅快速的拉开车门,哇的一声吐了起来,一张小脸惨白的吓人,满头都是冷汗,背后早就已经被冷汗浸透。

陆逸宸面无表情的下了车,抬脚就往屋里走。

白浅浅吐了好一会儿,缓过神来以后,才咬咬牙跟着进屋。

刚走进门口,身体突然被人用力的拽了一把,重重的撞上了身后的门,她吃痛的发出一声闷哼,而陆逸宸铺天盖地的吻,就已经落了下来了。

他吻的霸道又粗暴,没有任何的怜惜,甚至仿佛是在宣泄自己满心的愤怒。

白浅浅觉得所有的呼吸都被夺走,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推开陆逸宸。

感觉到白浅浅快要窒息了,陆逸宸才终于放开了她,伸手掐着她的下巴,低头,赤红的眼神里面带着摧毁一切的愤怒,”旧情复燃?余情未了?恩?”

白浅浅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受到陆逸宸的愤怒,她抿了抿唇,语气故意的染上了几分的委屈,”你都带着女人在我面前了,还不准我故意说几句气话气气你吗?”

“气话?气我?到底是气话还是真心话,白浅浅你心里最清楚!”陆逸宸冷笑一声,语气里面带了几分的暴戾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