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邪王宠妃要爬墙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蓉筝

简介:飞机失事,身为第一佣兵的温遥睁开眼,竟发现自己成了北宋国相府中被人人笑话,又丑又傻的二小姐。 傻小姐艳福不浅,刚及笄就能嫁给当朝俊美无双的三皇子,还被逼着与其生娃…… 一连串的阴谋接踵而至,温遥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扯了皇子的衣袍,踢晕了皇子,逃亡之际被邪魅…

角色:温遥,墨东流

《邪王宠妃要爬墙》墨东流温遥目录最新章节

第10章 你真好看

第10章 你真好看

“喵……”

“啊!”

一声尖锐的猫叫,再加上那下人的惨叫声,令所有人忍不住撤退了几步。

开启屏风的下人手臂上鲜血淋漓,那只猫也顺着旁边的小窗户跳了出去。

秋荷心中一惊,疑惑道:“皇后娘娘养的猫怎么会在此地?”

墨无筠不疑有他:“不过是只猫罢了,没准是出来觅食,不小心跑到这里来的。”

秋荷点点头:“这么说来,那贼人当真不在此地,大家都误会姐姐了呢,我就说姐姐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温遥暗中翻了翻眼皮,她做什么了?什么叫那种事?

墨无筠转身看了一眼温遥,见到温遥也被吓得缩在被子里,目光稍微平复了一下。

“走。”

这次是真的走了,那些人临走前,还好心的将温遥的房门关上。

屋子里安静起来,温遥眯起双眼将被子放下来,跑到房间之中已经歪了的桌子上吃已经凉透了的食物。

那味道无法恭维,温遥吃的恶心。

可是她依旧露出十分好吃的模样,狼吞虎咽,还将饭粒落在了脸上。

没办法,那黑衣人实际上还在屋子里,虽然看不见对方的身影,可是温遥感觉的到,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果不其然,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温遥都将那已经凉掉的剩菜剩饭吃光的时候,那黑衣人终于出现了。

“真是傻子?”

温遥听到声音,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

见到没人,她歪着头站起身,手里还抱着已经空掉的饭碗。

可才转身,鼻子直接撞在了一堵肉墙上,手中的饭碗一时间拿不住,啪嚓一声掉在地上。

温遥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地上碎掉的瓷碗,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瞬,面面相觑。

她心中一惊,万万没想到这房间之中进来的另外一个贼人,竟然是墨东流。

那他有没有看到她杀了人?有没有看到她藏了尸体?

想必是没有的,不然他也不可能现在用这个语气与她说话。

两人近在咫尺,一个傻子的话,该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才不会引起眼前这个男人的怀疑?

脑海之中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拿定主意,温遥直接抬起油腻腻的手,狠狠的砸在了墨东流的身上:“你赔我饭碗,你赔我饭碗!”

一边喊一边捶,差点将人捶吐血。

墨东流眼神眯了眯,一把抓住温遥的手腕,那力道,就连温遥都挣脱不开。

温遥其实已经发现了她这具身体的不同之处,她本来就是习武之人,练了这么多年的功夫,当年教导他的老师父都对她说,若非她天生经脉闭塞,恐怕她在武功上的造诣一定会远超常人,她就是因此,才在杀人的功夫上磨练了比寻常人更多更长的时间。

而她现在这身体,天生奇经八脉尽通,力大无穷,如果再配合她杀人的技术,简直能将她原本的战斗力提升十倍有余。

可是今日,她却遇到了对手。

纵然能够用巧劲将其推开,可温遥不打算如此暴露自己的底牌。

墨东流害怕那些人被温遥惊动去而复返,直接用另外一只手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

男人磁性沙哑的声音在耳畔震荡。

那声音透着诱惑的味道:“乖乖的,别出声,我不会伤害你。”

温遥心中冷笑一声,这话简直就是笑话,别以为她没从三皇子府中听说过东王的黑历史,这男人就是个外表带着极强欺骗性的大魔王。

手段狠辣,任何与他作对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甚至在北宋流传着一句话,宁惹阎王,不惹东王。

温遥眯起双眸,趁着男人没注意,张开嘴,一把咬住了男人的手。

霎时间,血腥味冲鼻而来。

墨东流不自觉的松开手,温遥趁着他因为疼痛躲开的瞬间向着外面冲了出去:“杀人啦杀……”

浑身瞬间麻木,温遥感觉自己动不了了。

腰眼酸麻,她需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勉强动弹一下手指。

墨东流几个跨步就已经来到她身侧,捞着她的腰将她拎到了房间里,那双好看的眉眼轻轻蹙着,显然对温遥这状况很头疼。

是个傻子,听不懂他的话,不能以常理来对之。

不过墨东流想到了好办法,细长的凤眸轻眯,眼神透着诱哄的味道,不知道为何,这样的男人却没有半点猥琐,更显得迷人好看。

温遥连忙将视线收回来,她绝对不能被眼前这人的美色所迷惑。

然而,原主本身就是个花痴,盯着墨东流的脸更显得呆滞了。

墨东流也不因为她的注视而生气,脾气依旧很好,耐心十足:“你可见过这画像上的人?”

本来问一个傻子这种问题,是最不理智的事。

可是墨东流如今宁愿相信一个傻子口中会说出实话来。

他展开手中画像,语气平稳亲和:“若是知道的话,本王会给你买瑞福记的芙蓉糕。”

温遥眼睛一亮。

不……她才不是因为听到芙蓉糕这三个字流口水的。

看到自己的画像在面前展开,温遥恨不能直接撕了它,可惜这样没用,墨东流显然还能画出十张百张来。

她身上的穴道已经被冲开,温遥咬着手指点了点头:“见……我见过。”

“在哪儿?”

墨东流的语气多了一点急躁。

温遥轻轻笑了起来,对着墨东流道:“你真好看,让我亲一下,我就告诉你。”

墨东流:“……”

温遥明显是故意恶心他的,她现在嘴唇上还沾染着墨东流手上的血。

这男人显然是个爱干净的主,他身上的衣袍从来都是纤尘不染,更不会让别人随便碰触。

心里存着看他窘迫的好戏,温遥暗自得意洋洋,这样一来,墨东流必然会不战自退。

可惜下一瞬间,她听到了那男人悦耳的声音。

“好。”

这次轮到温遥吃惊了。

可是她不敢表现出来,心里莫名的开始紧张。

该怎么办?

那话她不过是随便说说的,让她去亲一个陌生男人,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