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医妃天下:摄政王强势宠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帝纱

简介:堂堂天才首辅医师莫名身死,竟穿越到孤苦无依的孤儿身上。偶遇刺杀,为了保命只好委曲求全的当男人的贴身大夫。只是,说好的把你身上的毒解了就放她离开的呢,为啥你说话不算数,这不是自打脸吗?她瞪着他,陈述道,“我要离开!”某人应了一声,“嗯。”她咬牙,“你不讲信用,当初说好……”还不等她把话说完,某人欺身而上,一把堵着她的嘴,截下她的话,低沉的嗓音响起,“乖!”于是乎,京城人人都听说摄政王殿下最…

角色:李岚,刘大婶

《医妃天下:摄政王强势宠》李岚刘大婶全文阅读

第10章 南疆公主

春风,“……” 嘴角抽搐,春风无言以对,她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将自己的意图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看着李姑娘不傻,怎么尽做傻事。 “行了,我这里没事了,你回清馨苑吧,这两天我住药草园了,你每天三顿把饭菜送来就好了。” …… 两日期限一晃而过,李岚出药草园的时候一身清爽。 “姑娘,您终于出来了。”春风哭丧着一张脸,“奴婢还以为您在里面绝食了呢。” 这两日,除了第一天女子随意的吃了点饭后,到了第二天,女子就彻底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干脆就没吃,桌上放着一盘盘的饭菜。 李岚笑了笑,眉宇间有些疲惫,“让你担心了,你把饭菜热一热,我回清馨苑吃。” 说罢,便朝着清馨苑走去。 “主子,李姑娘从药草园出来了。”寒冰阁里,暗卫来报。 话落,萧陌还没开口,青枫就有些憋不住的说道,“这两天李姑娘把药草园的偏房给封闭的水泄不通,我们的人一点就不知道她在里面搞了什么猫腻,主子,您就由着她胡来?” “这要是她在里面还做了什么其他的事情,我们也不得而知。”两天一夜的时间,在里面可以干很多事,包括可以不留痕迹的带走一些草药,毕竟,这两天她可以随意支配药草园里的一切。 “着什么急,总会吐出来的。”男人幽深的墨瞳中快速地闪过一抹狡猾,言语中都透露着一股深不可测。 看着自家主子神秘的笑容,青枫为李岚捏了一把冷汗。 一般主子露出这样的笑容,总是代表有人要倒霉了。 突然,青枫感觉到习雨的气息,他说道,“主子,习雨回来了。” 话落,习雨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对着榻上的男人恭敬道,“主子。” 萧陌挥了挥手,暗卫退下,习雨说道,“果然不出主子所料,南疆的确参与了这件事,南疆公主和轩王合作,为的就是致您于死地。” “这样大齐朝堂混乱,小皇帝惊慌失措,轩王等人就能乱中夺权,南疆公主扮演的角色就是等轩王夺权成功之后,将大齐靠近南疆的两座城池割让给南疆,已达到两国友好合作。”   青枫一听,怒气横生,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南疆还是一如既往的卑鄙,那个南疆公主似乎太高看轩王,小看摄政王府了,与轩王合作,无非是与虎谋皮,别说现在失败了,就算轩王真能得到皇位,他也不见得履行约定,真将两座城池割让给南疆。” 和轩王打交道多年,青枫自然了解轩王的秉性,无非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罢了,要不然先皇在重病期间,多次召集各皇子,却唯独不叫轩王。 “南疆公主……”左手敲打着一旁的小桌,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噬人的话出,“既然南疆公主闲得慌,那就给她找点事做,别总是盯着大齐,盯着本王!” 因为李岚的关系,看完南疆近千年的历史,萧陌对南疆公主也是略有了解。 据说这么南疆公主长得貌美如花,在南疆是多少勇士的梦中情人,然而这位公主眼高于顶,看不上任何人。 唯有南疆丞相的公子对南疆公主紧追不舍,令其一见到丞相公子就落荒而逃。 所以说,这南疆公主的命门,就是丞相公子。 俗话说对症下.药,南疆公主怕什么,他就给她来什么。 “去,将南疆公主的行踪派人偷偷告诉南疆丞相公子,还有,绊住南疆公主,封锁南疆边境城门,本王要她有来无回!”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他大齐是什么地方? “是。”习雨嘴角一勾,流露出邪笑。 清馨苑,李岚以秋风扫落叶的速度解决完桌上的饭菜,冲进早些让春风准备好的澡堂里。 “对了,”突然想起一件事,泡澡前对春风吩咐道,“去寒冰阁告诉陌公子一声,他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等明日药浴结束,就可以服下。” 如果明日顺利的话,她后天就可以离开明月山庄,过她自己想过的生活,想想就美滋滋啊。 “啊?”春风满脸纠结,“李姑娘您要奴婢去寒冰阁?” “对呀,有什么问题?” 春风低着头,小声说道,“奴婢怕自己进不去,而且,奴婢见到陌公子估计会把您交代的话……一紧张给忘了……” 李岚,“……” 寒冰阁那位,有那么可怕嘛? 女子回想起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一个冷酷无情不留情面的男人,是挺可怕的。 若不是她有医术傍身,估计那个时候就已经再次轮回了。 无奈道,“算了,等我洗完澡,亲自去一趟寒冰阁吧。” 天色已黑,女子漫步在明月山庄,朝着寒冰阁而去。 一身蓝水仙衣裙,在黑夜里显得格外耀眼,女子生的不错,只不过是因为原主经常受刘家人欺负,所以才把明珠掩盖。 如今在明月山庄待了将近半个月,吃了睡、睡了吃,脸蛋丰满许多,比之前更加的明媚、更加的有韵味。 一路无阻,走进寒冰阁,迈入里屋,却见青枫、习雨二人都在这儿,她略显尴尬,“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我保证,这次我什么也没听到!” 想到之前她不就是听了几句,这个黑心的男人就关她禁闭,李岚决定,她一定要管好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不能乱听乱看,会死人的。 萧陌,“……” 男人看着女子着急推托的模样,墨眸一沉。 他有那么可怕吗? 让她怕成这样! “李岚……” “我在!”女子立马以现代的军姿站正。 “有事说事。” 男人收回目光,在李岚认为最正经的动作,却在他的眼里是最不正经的。 萧陌眼毒的很,他看得出她什么时候是趋炎附势,什么时候是正经的。 而刚才的行为,让他觉得她在装腔作势。 男人轻轻的从鼻孔发出一声冷哼,偏偏她这种行为让他看着见鬼似的顺眼,他莫不是魔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