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煞孤星》 小说介绍 【凡人+玄幻+无厘头+无系统+龙凤胎主角】 算命的说,我是天煞孤星的大凶命,少时克母,中年丧妻,老来无子,克母克

《我,天煞孤星》 小说介绍

【凡人+玄幻+无厘头+无系统+龙凤胎主角】 算命的说,我是天煞孤星的大凶命,少时克母,中年丧妻,老来无子,克母克妻又克子…… 算命的还说,我的胞姐是万年无一的贵命,生来有灵根,是天生的祥瑞,宜室宜家又宜国…… 算命的又说,我这种大凶之人就应该丢了喂狗,自生自灭…… 算命的是谁? 你的嘴……找抽! …… 一母同胎,云泥之别。 天时玩弄我:扫把星vs金贵命! 地利打压我:红尘凡人vs仙山团宠!! 人和压榨我:邪修夺舍vs师门挡灾!!! 如此,我就……躺死吧…… 姐姐:弟弟,别躺死,卷起来!噪起来! 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啊……。书中主要讲述了:【凡人+玄幻+无厘头+无系统+龙凤胎主角】 算命的说,我是天煞孤星的大凶命,少时克母,中年丧妻,老来无子,克母克妻又克子…… 算命的还说,我的胞姐是万年无一的贵命,生来有灵根,是天生的祥瑞,宜室宜家又……

《我,天煞孤星》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毛毛细雨,淅淅沥沥的滴着。

一间破庙。

端木嫣然蜷缩在茅草上,左手紧抓衣角,右手青筋暴起,湿漉漉的头发紧紧贴在她娇美的玉脸上。

“夏荷!疼!啊!”

钻心刺骨的疼刺入四肢百骸,端木嫣然双唇止不住的颤抖。

夏荷急得满头大汗,眼看着贵妃的气息如游丝般,越来越弱,她十指掐着掌心,心中忐忑更甚。

“冬梅,传那位道长进来。”

她是贵妃跟前的一等宫女,这种时刻,定不能乱。

“可?”冬梅望了眼贵妃,欲言又止。

“快去!晚一点,我们这一屋子都要给小皇子陪葬!”

“是!”冬梅神色匆匆的跑进了雨里。

眼看着毛毛细雨越下越大,夏荷咬着红唇,悔恨不已。

贵妃怀着身子,心思活络,她就应当再三劝着,不该让她瞒着皇上,偷来这破庙里烧香祈福。

就在这时,雨中走来一个男人。

一身道袍,手抱拂尘。

男人面皮白净,长身玉立,不像个算卦的道士,更像是一介儒生。

夏荷的心漏跳了半拍,少女怀春般羞红了脸。

这道长还是湿身呢,真是……羞死人了。

“官人~”

“不!”

“道长请,快来看看我家夫人。”

幸好改口改的快。

这道长生的真是诱人啊……

夏荷跪在端木嫣然跟前,一手紧握端木嫣然的手,一手擦拭她额间细密的汗珠,柔声安慰。

“夫人,接生婆……不,接生男……不,接生的道长来了,您忍着点,一会就好。”

端木嫣然抓紧夏荷的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知嘴里嘟囔些什么。

“好大!”

男人陡然一声,夏荷猛然一惊。

如今正值仲夏,贵妃只着一袭粉纱烟波裙,莹白的脖颈下……

酥胸半露。

娇喘吁吁……

“啪!”

“流氓!”

夏荷扬手一巴掌打在男人白净的脸上。

“姑娘,你……污了……”

“本道的意思是肚子大,不止一个娃娃。”

“不止一个?”夏荷美目怒瞪,很是不信。

“对,依本道看,应是一对龙凤胎。”

男人捂着红肿的左脸颊,声音委屈巴巴。

“啊?怪不得夫人疼的如此厉害,方才实在对不住,道长快些接生吧。”夏荷眉头紧蹙,声音中满是祈求。

“好,加油!景华,不要害怕!”道长拂尘一挥,声音淡淡然。

“夫人不叫景华啊?”夏荷摸了摸脑袋,歪头一脸茫然。

“我叫……景华。”

“啊?“

“敢情道长是第一次啊?您害怕?!”夏荷声音抖成了筛子。

“本道……其实之前也接过生。”景华跪坐在地上,一边动作,一边说话。

“哦?那还好。”夏荷长舒了一口气。

“只不过都在家,也都是些比较小的,像是夫人这么大的,还是第一次……”

景华俊脸微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

“小……的?”

“嗯嗯,大伯母家喂的阿花,六婶子家养的大黄,还有……三妹妹身边的小白。”景华认认真真道。

“敢情是一头斑点猪,一只土狗,还有一个红眼兔子!俺的老天爷啊!”

夏荷抱头痛哭,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雨幕里……

“哇!”

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声,划破寂静的破庙。

景华举着软糯的女婴,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此番果真有收获。

“啧啧啧,小胖妞生的真是……祸国殃民,一大波驸马向我山头靠近!”

“哇”

第二声婴啼,伴着阵阵响雷,再次传入耳中。

景华眯着眼睛,盯着眼前吮吸着小手指,对自己一脸傻笑的男婴,长长叹了一口气。

“哎,真是可怜哦。”

“道长何出此言?”

端木嫣然早已苏醒,只是在装睡罢了,毕竟,男女有别。

“贵妃家的猪,要出去拱白菜了……”

“什么?”端木嫣然皱眉不解。

“咳咳,小皇子乃天煞孤星大凶之命,生来克母,中年克妻,年老克子。”

“实在可怜……”

“克母克妻又克子,劝贵妃还是扔了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端木嫣然好似被雷劈了一般,呆住了。

不过片刻,她又恢复了理智。

“哼!”

“你不过是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跑来的野道士,既知道我为贵妃,竟敢口出狂言,污蔑我儿,是想找死吗?”

“哈哈,贵妃不信也罢。”景华施施然起身。

“对了,你八斤的小胖妞,我看上了。”

“呸!流氓!连个孩子你都不放过!”端木嫣然对着男人嘶吼。

“贵妃,你也……污了。”

哎,这一家子净是些污言污语。

要不……改日偷师傅一粒汰渍丹?去污能力超强的。

“她三岁时,我会带回仙山,皇女可是天生的祥瑞,是宜室宜家宜国的贵命,还望贵妃好生养育。”

端木嫣然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男人的背影很是消瘦,一半露在晴天下,一半隐在黑暗里。

“我不信!!!”

“皇子才是万里挑一的贵命!我生的皇子是要继承皇位的!”

端木嫣然浑身打着哆嗦,对着男人的背影怒吼。

“信则有,不信……”

“呵,不信?也有……”

男人左手捂着耳朵,右手拂尘一挥,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端木嫣然眼前。

女人真是麻烦,吵的我脑瓜子嗡嗡直疼。

哎……

不知道,师父让我收个女弟子。

是……惩罚还是惩罚呢?

“仙?仙人!”

端木嫣然完全惊住了,苍白的唇一张一合,好似失音了般,瘫软在茅草上。

……

第二日,唐国举国欢庆,贵妃得仙人相救,诞下公主。

唐国,最繁华的街上。

“听说了没?听说了没!贵妃诞下公主那日,电闪雷鸣的,天上还飞下了一只火凤凰!”

一个秃头男人拉拽着身旁的瘦高个子,吐沫横飞道。

“呸!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你李二狗?就你会吹牛,还火凤凰呢,你咋不说大白虎呢?瞅瞅,牛都被你吹到天上去了!”

瘦高男人长的跟竹竿似的,食指竖起,指着天空。

“猴子,别,别说话!”

李二狗仰着脑袋瓜子,直直的望着天空,声音里满是震惊。

“看什么呢?”瘦高男人斜睨了李二狗一眼,抬头往上看。

一瞬间,他全身血液好似停止了一般,再也不能动了。

“这,这是真的老虎?!会……会飞的老虎?”

瘦高个子张着嘴,瞪着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揉揉眼睛,拉了拉身侧同样震惊的李二狗。

整个唐国如滚水般,一片沸腾。

他们看到了神仙。

还是活的!

遥遥九天。

景华独骑在飞虎兽上,地面上的屋舍,变成散落的黑芝麻,飞快的向后移动。

“景华,师父让你拿着丹药阵法去皇宫收徒弟,可没让你瞎显摆。”

飞虎兽的大口中噗嗤着热气,口吐人言道。

“师弟此言差矣,是……你显摆。”

“你听,凡人都在议论你这只会飞的大老虎呢!”景华歪头打趣。

“哼,甩锅达人!”

“吼!”

一声虎啸,直冲云霄。

飞虎兽张开血盆大口,仰头嘶吼一声,直吓的地下凡人抱头痛哭,四散而逃,尖叫连连。

忽的,景华星眸一亮,桃花眼温和淡然的俯视着唐国的一间破庙。

“有趣,那男婴果真被丢在破庙了……”

小说《我,天煞孤星》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