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临天下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刑天

简介:老婆被人抢走,被逼成婚,养父被人打死,惨不忍睹,杀神强势回归,我要让这地,在我脚下颤抖,我要让这天,在我头顶变色,

角色:刑天,叶紫檀

《神临天下》刑天叶紫檀在线阅读

第7章 我拿你,有没有办法

与此同时,
云梦别墅,
一号别墅区。
客厅,
黄云海坐在那里,脸色阴沉。
今天本来风风光光的婚庆仪式,没想到却以这种方式告终。
本来,今天晚上就可以抱着叶紫檀这个烟云市第一美女,在床上嗯嗯啊啊了,没想到刑天这个瘪三跳出来,让自己的梦想,彻底变成了泡影。
这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自己堂堂烟云商盟副盟主,竟然被刑天啪啪打脸,自己的脸面,都丢尽了,这要是不扳回面子,以后还如何在烟云市立站。
他恨不得拿刀子捅了刑天,然后把叶紫檀抢回来狠狠揉搓,可是一想到陈福,他又没了脾气。
这陈福,以前和自己关系还算不错,怎么到了关键时候,爆了自己的菊花?这厮到底发的哪门子疯,竟然替刑天站台?
正在黄云海气得蛋疼的时候,王彪进来,看着黄云海说道,“黄哥,陈福已经卸任了。”
“卸任了?”黄云海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王彪点了点头,“嗯,我得到确切消息,陈福已经和新任卫戍兵总领完成交接,直接回家抱孩子去了。”
“哈哈……”黄云海一拍桌子,狂笑起来,“太好了,这座压在我心头的大山,终于搬开了。”
黄云海狞笑开口,“刑天,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收买了陈福替你办事,不过现在这都没用了,没有了陈福的庇护,那,你就是剥光了衣服的少女,只有任我蹂躏了。”
黄云海盯着王彪吩咐,“王兄,交给你了,让刑天这个杂碎,乖乖的把叶紫檀送到我的床上,我要让烟云市知道,我黄云海的威严,不容侵犯!”
王彪直接答应,“黄哥,你放心,刑天会乖乖把叶紫檀,给你送回来。”
说完,王彪拿起电话打了出去,豪横开口,“叶志文,你tmd以后还想不想和我合作了?”
电话里的声音一下子惊慌了起来,“彪哥,你可千万别断了我的生路啊!”
王彪冷声开口,“今天黄董和叶紫檀新婚,可刑天那个废物上门搅局,竟然把叶紫檀给带走了,黄董非常生气。
你,让刑天立即把叶紫檀给黄董送过来,不然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王彪说完,啪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叶志文,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叶志文,叶紫檀的大伯,也是叶家家族现任家主。
王彪的烟云第一建筑集团,就是叶氏建材集团的最大客户,要是王彪断绝和云梦建材的合作,那叶家铁定损失惨重,所以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叶志文冷哼一声,转身朝外边走去,刚到门口,他女儿叶娟正好进来,看着叶志文脸色不对,赶紧问道,“爸,怎么了?”
叶志文气急败坏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叶娟一听,眼睛顿时瞪了起来,“叶紫檀这个贱人,都混成这样了还不老实,我现在去收拾她。”
说完就准备离开。
叶志文伸手拦住了叶娟,阴阴一笑,“娟儿你不要着急,要是这样去说,她们绝对不会答应的,我听说下午刑天要给他养父办理丧事,我们不如这样……”
叶志文简单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叶娟一听,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爸,这办法真好,到时候,他们想不听话都不行。”
……
烟云南郊,
一个破旧的小院子前面,灵棚高搭,哀乐阵阵,燃烧的纸钱灰烬,随风飘舞,就像是断了翅膀的蝴蝶,最终无力落下。
灵棚下面,一口水晶棺停放在那里,水晶棺前面,摆放着杨青山一副放大了的黑白照片。
看着照片上杨青山那慈祥面容,以前和杨青山在一起那一幕幕情形,在他脑海不停闪现。
小时候他喜欢松鼠,养父直接去了后山。
松鼠抓到了,可是养父从树上摔下来,半月卧床不起。
小时候他淘气,去赶家里马车,烈马受惊,拉着马车,朝着悬崖冲去。
养父为了救他,直接把胳膊塞进了车轮里。
养父用一条胳膊,换回了他的命。
每到春节,养父都会把大把大把的糖,塞进他的口袋里,急促叮嘱,“快装起来,莫要被别人看见。”
“吃吧,可甜呢!”
……
刑天的耳边,还回响着养父那满含慈祥的叮嘱,可是以后,却再也聆听不到了。
刑天双拳紧握,指甲都抠进手心。
他再也忍受不住心里的悲痛,噗通一声跪下,一个头重重磕到地上,声音凄厉开口,“爸,虽为养父,但是你却视我如己出,本以为这次回来,可以早晚侍奉在你面前,回报二十年含辛茹苦的养育之恩,没想到你却用生命,守护儿媳,再也没有给我报答机会,爸,你走的太急了,太急了啊!”
说罢,又一个头磕到地上,殷红鲜血,顺着额头汩汩流下。
旁边的叶紫檀,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大风骤起,吹动灵棚,发出呜呜啸叫,像极了,百鬼夜哭。
一股萧杀气氛,弥漫开来。
“三天后,六月初六,厚葬养父。”刑天声音嘶哑开口。
叶紫檀哽咽点头。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哟,让我一通好找,原来在这个角落。”
刑天转过头一看。叶紫檀的堂妹,叶娟。
叶娟看都不看刑天,径直来到了叶紫檀的面前,啧啧连声,“叶紫檀,以前花一样的一个人,现在竟然被折腾成这样,我看着都心疼哟!
不过让我说啊,这些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敢拂逆黄董的意思呢!
现在,还是乖乖回去找黄董,跟了他,你以后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比跟着刑天这个废物,强上百倍,再说了,你一个女人家,晚上灯一熄,谁在你上面,有区别嘛……”
她话音未落,刑天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来,啪的一声脆响,叶娟的半边脸一下子肿了起来。
叶娟尖叫了一声,抬手捂住了脸,她转过头一看,竟然是刑天,叶娟顿时爆炸了,她伸手点指刑天,咆哮不止,“你这个废物,竟然敢打我,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啪……”叶娟话音未落,刑天又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哎呀,你这个混蛋,竟然还打我,你老婆活该让别人骑……”
“啪……”
“你……”
“啪……”
“……”
叶娟终于闭上了嘴巴。
一句话一个大嘴巴子,这谁受得了啊!
看到这个一直欺辱自己的叶娟,终于受到了惩罚,叶紫檀的心里,顿时畅快了许多。
正在这时候,后面响起了一个蛮横的声音,“给我住手。”
紧接着,叶志文冲了进来,他盯着刑天狞狰开口,“刑天你这个混蛋, 竟然敢打叶娟,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告诉你,这片宅院,是我叶家的产业,所以,我现在要收回,你,立即把灵棚拆除,把棺椁弄走,不然的话,我直接把棺椁扔出去,让杨青山那老不死的暴尸荒野。”
旁边的叶紫檀一听,俏脸一下子白了,她看着叶志文,赶紧喊道,“伯父,这个时候,你怎么能落井下石啊,还是让我们把养父的丧事办了,有什么恩怨,以后再说,行吗?”
刑天刚从外边回来,什么资源都没有,要是被从这里赶走,杨青山的丧事都没法举办下去,自己是他儿媳妇,怎么忍心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叶志文看着叶紫檀,冷笑开口,“你,这是求我吗?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想在这里举办丧事也行,但是有个前提,那就是你现在就去找黄董。”
“你,你太过分了。”叶紫檀岂能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她顿时气得俏脸煞白。
这时候,刑天过来,伸手把叶紫檀拉到了身后,看着叶志文冰冷开口,“在我爸葬礼上闹事,还对我妻子说出如此无耻之言,你该庆幸,你是紫檀的伯父,要不然的话,你现在绝对不可能站着。”
叶志文盯着刑天,呵呵冷笑起来,“一个废物上门女婿,除了做饭拖地,你还会干什么,出去当了六年兵,就觉得有资格在我面前豪横了?毛线!
刑天,我说过了,不答应我的条件,你们就立即给我停止举办丧事,都给我从这个院子里滚出去,滚!”
周围人都看不下去了,议论纷纷。
“这人也太过分了,不知道人死为大的道理吗?”
“就是,还是叶紫檀的娘家人,这时候却不来吊唁,还弄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太无礼了。”
叶紫檀气得浑身哆嗦起来。
这时候,刑天冷哼一声,眼神已经变冷,“看来,你是非要找不自在了呢!”
叶志文狞笑开口,“我就是要找你不自在,你拿我,有什么办法,哈哈……”
叶志文话音刚落,门口响起了一个平静地声音,“那你看看,我拿你,有没有办法。”
随着话音,一个中年男人,在众人簇拥下,阔步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