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劫天帝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林霄

简介:他,医武兼修,横空出世,一手打造全球最强佣兵组织,一手创立全球医学最高殿堂,尊号劫天帝。巅峰归来,只为心中的她

角色:林霄,兰卿蝶

《劫天帝》林霄兰卿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第7章 千斤先生

当年杨家陷害林霄,夺取惠仁医药集团的时候,就是宣称林霄是个骗子。
按照杨家的说法,林霄压根不是什么医生,只是个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骗子而已。
杨家就是被他欺骗了,才给他投资,帮他建立了惠仁医药集团,惠仁医药集团的药品都是集团自行研发的,专利权属于杨家,和林霄没有半点关系。
令人寒心的是,林霄居然恶意霸占股份,肆意侵吞公司财产,试图将整个惠仁医药集团占为己有,这简直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杨家是迫于无奈,才对他发起反击,剥夺他的股份,收回被他侵吞的财产,将他从惠仁医药集团清除出去。
杨家的这套说词,本是无中生有,恶意诬陷,但是兰庆德却对此深信不疑,甚至还拿来嘲讽林霄。
在兰庆德看来,林霄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混子而已,哪怕会那么一点医术,也只是小儿科罢了。
林霄有些怒了。
他不再多说,转身向外走去。
“那你们就去联系劫天帝吧,看看他愿不愿意为你们治疗!”
“呸,就算请不到劫天帝,我们也不会去请你,你想赖上兰家,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兰庆德照着林霄的背影啐了一口,仿佛吐掉了一坨狗屎。
……
“情况怎么样了?”
见到林霄出来,兰卿蝶连忙迎上去,满眼希冀地问道。
林霄不想让她担心,就对她道:“我们先回家等消息吧,看看再说。”
兰卿蝶点点头,只能和他先回家去。
剩下的时间里,兰卿蝶帮林霄收拾了房间,中途少不了又遭到赵慧茹一通挤兑。
“穷逼一个,连套被褥都买不起吗?还要用我们家的,以后给我把钱补上!”
兰卿蝶满脸尴尬,只能小心赔笑,林霄却一脸坦然,并未受到多少影响,他见惯了人情冷暖,早已宠辱不惊。
夜晚,林霄刚躺下,就接到了天狂电话。
“老大,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回复杨家了,他们的资金流好像不够,只有十亿左右,所以现在他们正在变卖家族资产套现,想要多凑一些钱。”
“好,那你就盯紧点,他们出多少,就收多少,而且给我狠狠压价,压到他们吐血为止!”
林霄眼角露出一抹寒光。
杨尚天,杨钦守,你们尽管等着吧,现在只是个开始,接下来咱们还可以慢慢玩!
“老大,马云腾询问您是否有空出诊,说是兰家大少爷心脏衰竭,正在ICU病房等死,”天狂继续汇报道。
“告诉他们,老子没空!”林霄冷笑一声,他倒要看看兰家请不到“劫天帝”,接下来会怎么办。
“属下明白,这就回绝他们。”
……
另外一边,兰庆德带着兰海山、兰青山,还有孙女婿孙克笑,躬身站在海都首富马云腾的别墅门口,满心焦灼地等待着。
不出他所料,面对他的请求,马云腾提出了收购兰家祖宅的条件。
兰庆德百般哀求,提出免费送给马云腾一千万,只求他帮忙打个电话向劫天帝询问一下就行。
马云腾也知道兰庆德无论如何不会出售兰家祖宅,无奈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
打个电话而已,白赚一千万,何乐而不为?
首富之所以有钱,正是因为他会赚钱,不放过任何赚钱机会,所以才变成首富的。
见到兰家已经把一千万打到账上,马云腾方才拨通天狂的电话,小心翼翼地询问劫天帝是否可以出诊。
结果可想而知,天狂一口回绝。
“滚吧,马先生已经帮你们问过了,劫天帝最近太忙,没空理会你们!”
马家的保镖毫不客气地传话,把兰庆德一行轰了出去。
“这,实在太可恨了!”
兰海山气不过,忍不住嘟囔道:“谁知道他有没有去问?派个下人就把我们打发了,这不是白坑一千万吗?”
“你是在质疑马先生的人品?”马家保镖冷声喝问。
兰家众人一惊,连忙拉住兰海山,低声下气地给那个保镖道歉。
“这位兄弟误会了,我们怎么敢质疑马先生的人品?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哈,您多包涵包涵,这卡里是五十万存款,还请兄弟笑纳。”
兰庆德说话间,赶忙给那个保镖塞了一张银行卡,这才平息对方的怒火。
马云腾可是海都市首富,想要捏死兰家,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即便是他手下的走狗,都不是兰家能够得罪的。
一行人退出来,都是垂头丧气。
孙克笑跟在三人身后,眼睛一转,出声道:“爷爷,大伯,爸,你们别担心了,这事我有办法!”
父子三人眼睛一亮,连忙转向孙克笑。
“克笑,你有什么办法?快说说看!”兰青山首先问道。
孙克笑娶了兰玉凤,是兰青山的女婿,所以他最为关心这个事情,若是孙克笑真把这事办成了,那他可就在兰家大大地露脸了,而且让兰海山欠他一个大恩情,以后分家产的时候,就可以凭着这个借口多分一部分。
“爸,我之前不是跟您说过吗?我早年在龙虎山上学道法,认识很多道门高人,他们的医术也非常了得,特别是我师父千斤真人,那是张三丰的第七代亲传弟子,不光武功高超,而且医术通神,由他老人家出手,必然可以救活竹石大哥,”孙克笑一脸自信道。
“那还等什么?快请他老人家出山呀!”兰青山焦急道。
兰海山好奇道:“张三丰不是武当山的吗?”
“嗨,大哥,这个你就不懂了吧?天下道门是一家!”兰青山打断兰海山的话,转向兰庆德道:“爸,您觉得如何?”
兰庆德点头道:“我觉得可行,如此看来,还是克笑有出息,这才是我的孙女婿嘛,不像那个林霄,提起来就来气!”
“提那个废物做什么?”兰青山自得道:“那废物怎么跟我们家克笑比?克笑是天上的金龙,他连地上的一条虫都不算。”
兰庆德表示认可,对孙克笑道:“克笑,那这事就交给你办了,若是办好了,爷爷重重有赏!”
孙克笑连忙道:“爷爷,赏赐的事情就算了,孙儿不敢当,就是请我师父出山的事情,可能要破费一些钱。”
兰庆德问道:“大概要多少?”
孙克笑解释道:“我师父道号千斤,所谓千斤,一个是一言九鼎,重若千斤,一个是出手不凡,千金不换。也就是说,想请动他老人家出山,起步价就得千两黄金。”
“这也太贵了吧?”兰海山是个财迷,凡是花钱的事情,即便关系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他也会肉疼不已。
“大伯,贵有贵的道理呀,师父他老人家万金之躯,岂会轻动?就这还是我亲自出马才能请到,别人压根就没这么机会呢。再说了,千两黄金也就一千五百万而已,咱们刚才可是已经白白送出去一千万了,结果连人家的面儿都没见着。”孙克笑对兰海山道。
这话让父子三人都是有些尴尬,毕竟他们方才的举动,起初看似合理,但是事后回想起来,简直傻得可笑。
“就这么定了,再多的钱,也没有我大孙子的命重要!”
兰庆德率先拍板,对孙克笑道:“克笑,你立刻联系你师父,越快越好。”
“爷爷,钱得先到位,而且这一千五百万只是定金,事成之后,得再付诊金一个亿,”孙克笑回道。
“要是事不成呢?”兰海山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大伯,你这也太财迷了,事不成,当然不收钱,不过定金是不退的,毕竟我师父他老人家身份尊贵,出场费就得这个价!”孙克笑提高声音:“当然了,你们若是觉得不值,大可以去求别人嘛,那马云腾白收了一千万,不是连句话都没有吗?你们对外人这么大方,轮到自家人反而小气吧啦的,这是什么道理?我是兰家的女婿,可不是冤大头!”
孙克笑说得义正言辞,让兰海山无从反驳,只能停住了话头。
“好了,都不要争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克笑你赶紧行动起来,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我会通知公司财务,让他们立刻给你打到账上,”兰庆德拿定了主意。
听到这话,孙克笑眼角不觉露出一抹狡黠的神色。
他也没想到兰家这群傻缺会这么好骗,随便动动嘴皮子,一千五百万就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