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极神帅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李东阳

简介:豪门迫害,投身从戎,五年坎坷,铸立战神!铁血柔情,梦回江州,一览众山小,钟情只一人!

角色:李东阳,沈佳怡

《无极神帅》男主李东阳女主沈佳怡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最深莫过女人心

李东阳回头一看,只见沈佳怡已来到身后,张嘴狠狠咬着他的肩头!
用力之大,牙齿分明穿透了衣衫,又刺破了皮肤!
李东阳郁闷了,心说我好心救你,不过是指责两句,至于这样下狠口?
“喂,你属狗的啊?松口!”他边说边扬起另一只手,作势欲打。
可沈佳怡就不松,齿间的力道越发大了起来,血已渗透了衣服!
“没完了你!”李东阳扬起的巴掌终于落下,“啪”的一声打在对方翘臀上。
看着沈佳怡还不松,李东阳也懒得怜香惜玉了,啪啪啪就是几巴掌落下!
终于,沈佳怡吃痛的松开,可眼泪越发汹涌,像是崩溃了!
“打啊,你有本事打死我!”
“你说我不管女儿,你说我不长脑子,可我能怎么办?”
“我早些年被人强暴,生下了朵朵,连他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他被骂野种,我被骂不要脸,家里人不待见,出去也抬不起头!”
“现在我妈又重病在院,家里缺钱缺的厉害,只有陪这个烂人吃饭才能拿到天南集团的合同,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凭什么老天爷对我这么不公,凭什么!”
沈佳怡愤怒的吼着,哭着,像歇斯底里一般,疯狂的发泄不停。
李东阳没想到她的经历这么坎坷,显然自己刚才言重了,不该说的那么过。
不过这也是好事,烦闷和痛苦憋在心里,迟早会出事。
自己这么一搅和,反倒让她发泄出来,等她冷静下来,应该会轻松许多。
轻叹一声,李东阳不再言语,走进卫生间随意冲洗下肩上的伤口,暗忖这两排贝齿印怕是要留疤了。
这时沈佳怡已哭声渐歇,虽然身上还是无力,但感觉心头轻了一些,不再那么沉重。
想起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被李东阳看了个遍,想起自己刚才那疯狂的行为,她有些羞赧,又有些歉然,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无法表述。
胡乱擦抹一把眼泪,眼看着李东阳就要出来了,她这才急忙穿好衣服。
“刚才……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
“没事,擦擦脸吧。”李东阳笑着摇摇头,伸手将毛巾递给沈佳怡。
“你笑什么?”沈佳怡娇嗔一声,罕见的露出小女儿态。
李东阳被这一幕绝美惊到了,愣了几秒才收起心思:“这样,你家里不是想要天南集团得合同吗?我刚好手里有几份天南集团的合同,可以送你一份,你什么都不需要做。”
“不用!”
沈佳怡脱口拒绝,她不想再欠李东阳一份人情。
可转念一想,这李东阳说从天南拿项目合同,怎么那么随意,就像喝口水似的?
“给你你就拿着!刚才的泼辣劲去哪了?”李东阳脸色一沉,鬼使神差的就走过去又在翘臀上打了一巴掌。
打完之后,看着沈佳怡睁大的眼睛,他才意识到自己唐突了。
于是他迅速开口以掩饰尴尬:“这份合同是金额最小的,五百万,就当是我送给朵朵的礼物,我和她挺有缘。不准拒绝!”
沈佳怡又羞又气,想说什么吧,却说不出来。
更让她心跳加快的是,自己从小到大,还没有被一个男人用这样霸道的方式关心过。
罢了,自己女儿确实和他有缘,自己又何苦纠结那么多?
轻轻咬着嘴皮,沈佳怡垂首缓缓点头。
收拾停当,沈佳怡和李东阳互留了联系方式,两人一起下楼,接了朵朵后在酒店门口分手。
打了辆车,朵朵像是困了,躺在自己腿上渐渐睡着。
沈佳怡正想着刚才的事情发呆,突然就被一双小手抱住了胳膊。
低头看去,只见朵朵等着星辰般的大眼看向自己,一眨不眨,“你不是睡了吗,看妈妈做什么?”
朵朵挪了挪脑袋,抿着小嘴轻声道:“妈妈,你好像……开心了。”
“开心?傻丫头,妈妈本来就挺开心啊。”
“不是,不要骗朵朵,朵朵知道你经常偷偷哭呢,心情总是不好。可刚才你和李叔叔分开后,妈妈你不一样了,就像……就像朵朵回家放下书包,特轻松。”
沈佳怡听得一愣,她没想到女儿会这样形容。
可仔细一想,女儿说的不无道理。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救下自己,还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可不是帮自己缓解了心病,又卸去了忧愁?
“鬼精灵,就你聪明!”沈佳怡嫣然一笑,伸手刮了刮女儿的鼻子。
朵朵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钻到沈佳怡的怀中,小脸分外认真:“妈妈,你说,让李叔叔当朵朵的爸爸好不好?他不欺负朵朵,也不欺负妈妈呢!”
沈佳怡心头一颤,张张嘴,沉默了。
……
秋雨缠绵惹人烦。
而提前回到家中的徐娅,心情却分外美丽。
“三千万的合同,那的多少钱啊!”赵璐惊讶的挤过来坐下,嘴巴笑的合也合不拢。
就在下午,天南集团派人将合同草本送了过去,锦绣公司一片欢腾。徐娅高兴的踩着高跟鞋到处露脸,差点没崴了脚。
不过就算崴了她也认,谁让自己靠上了李家这棵参天巨树呢?
“小娅本身于经商一道就颇有天分,现在又和东阳珠联璧合,徐家腾飞指日可望啊!”
“老爷子说的是,什么赵家王家,没准过几年,咱们徐家就是江州龙头!”
“到时候她和东阳结婚了,天南和锦绣一合并,还用等吗?眨眼就成的事!”
听闻喜讯赶来的徐家亲戚夸个不停,几乎快将徐娅和李东阳捧上了天。
眼下是李东阳不在,若是他在,更肉麻的话也能从他们嘴里说出来。
但就在这时,徐娅接了个电话,笑容立刻就凝滞了。
她现在是众人眼里的香饽饽,一言一行都被人盯着。眼看徐娅表情不对,徐老爷子向前探了探身子,轻声问道:“小娅,你这是怎么了?”
徐娅面如寒霜,一双凤眼冷冷的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妹妹徐丽身上。
“干嘛这样看着我,招你惹你了?”
看着徐娅和李东阳被人捧,自己和高凡的地位却一落千丈,徐丽本就心里不平衡,现在被徐娅这么一盯,她当即发飙。
“采购部是你管着的吧?”徐娅眉头一挑,两步就来到徐丽面前。
徐丽也不甘示弱,当即站了起来,颇有一副锣对锣鼓对鼓的架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
“明知故问?徐丽,我刚刚接到质检部门的通知,公司最近生产的一批服装,料子根本不过关!合作商家听到消息,不予上架销售!”
徐娅要气炸了,这次做的服装是走的高端路线,成本十分昂贵。如果不能销售,净亏损在两百万以上!
更致命的是,这对公司名誉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没人愿意和作假的公司合作,若天南集团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也跟着撤销三千万的大合同?
“我……”徐丽的脸瞬间就红了,支支吾吾的不出声。
其实她对这件事再清楚不过,布料是她一手操办的,为了充盈自己的小金库以便和徐娅攀比,她放宽了进料的标准,私下吃了五十万回扣。
原本以为质检部门不会较真,谁想却偏偏暴雷了。
刹那间,老宅中的积蓄起一股巨大的紧张感,几乎每个人都想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所有人清楚,此时不是追究料子问题的最佳时机,反而过检和上架才是重中之重。
可过检和上架销售,怎么一个难字了得?
“静一静!”徐光辉用力的拍了下扶手,直勾勾的盯向徐娅:“眼下咱家的危机,怕只有东阳出面,才能解决了。”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再次集中在徐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