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 小说介绍

温柔小皇叔摄政王×公主伴读泠沅君
丞相府庶女寒初,自出生起便不得丞相宠爱,生母病逝后,被丞相夫人直接撵出丞相府。
机缘巧合下,六岁的寒初被清雅公主带回宫中,为公主伴读。及笄之日,册封泠沅君,位同郡主。
寒初与少将军明序炀暗生情愫,却在婚前得知他战死沙场…彼时诗酒天涯的摄政王突然回京,宸弋国即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书中主要讲述了:玄青色马车缓缓驶出宫门,马车内,铜炉兰香缭绕,玉色食盘上放着精致的点心和一壶热茶。温斯尘长发拢在左肩前,发间随意束了一道月白发带。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着白瓷茶杯,温斯尘浅浅品了口茶,抬眸看向安静靠在车壁上……

《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玄青色马车缓缓驶出宫门,马车内,铜炉兰香缭绕,玉色食盘上放着精致的点心和一壶热茶。温斯尘长发拢在左肩前,发间随意束了一道月白发带。

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着白瓷茶杯,温斯尘浅浅品了口茶,抬眸看向安静靠在车壁上的寒初:

寒初养病的这些天确实觉得有些许无聊,苦药接连下肚,连带着人都变得有些苦闷了,遂脸上浮现明朗笑意:

马车在西街口停下,温斯尘率先下了马车,回身抬手搀扶寒初。

自从那日在雪地里跪了大半夜,寒初的腿便伤了,膝盖红肿渗血,腿上满是冻伤淤青。如今安养几日,却终究还未痊愈。

寒初也未拒绝,借着他的力道走下马车,冲他温婉一笑:

两道蓝色身影并肩走在街上,远远看去,宛若一对璧人,十分登对。

临近正午,许多饭馆的小厮纷纷站在门口开始揽客。街上飘起阵阵饭香,温斯尘看了看周围的酒楼,垂首看向寒初,唇角轻扬:

寒初眼波流转,浅笑安然:

温斯尘似是料到她会这般回答,转头唤了一声:

林嘉驾着马车,在一座豪华气派的府邸前停了下来。两人掀帘下车,映入眼帘的是牌匾上的四个大字:摄政王府。

寒初一惊,没想到温斯尘会带她来这里:

一阵凉风吹过,肩前长发飞扬,有几缕轻轻拂过脸颊。温斯尘笑得恣意,看着寒初的眼睛里熠熠生辉。

其实,抛开他与温茹缨的血缘关系来讲,他也不过是个翩翩公子,风华正茂。

这副模样,便是换了谁都无法拒绝。寒初福了福身,应了下来:

推开大门,一派金碧辉煌。金瓦红砖,奢华至极,丝毫不亚于皇宫。

前院是温斯尘的书房和寝房,院中摆着几盆兰花,在冷寂的冬天抽着绿芽,看起来格外灵动。

鹅卵石子铺设的小路没在竹林中,曲径通幽,直往花园。园中一汪翠湖,湖上廊桥蜿蜒,湖心处设一凉亭,纱幔随风飘娑。

寒初走到亭中,石桌上放着一把通体晶莹的琴,正是她初见温斯尘那日在宫宴上弹过的碎琼。一时心动,不由在亭中坐下,指尖轻抚琴弦。

徐徐琴音传来,温斯尘并未过去,只站在廊桥上看着。寒初坐在亭中抚琴,衣摆羽纱随亭边纱幔轻动。

这副光景,说是九天仙女下凡也不为过。

温斯尘视线落在湖心亭中,仿佛是因着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安心许多,眼底第一次不加掩饰地溢出万分柔情。

一曲完毕,寒初蓝衣翩跹,步履轻盈地回到温斯尘身边。

寒初眉眼间尽是笑意,让人看了便心生欢喜。温斯尘鬼使神差地俯下身,凑近她耳边,热气喷洒:

寒初慌忙后退一步,眼眸低垂:

温斯尘直起身子,抓起寒初的手腕,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后院是女眷住所,也就是温斯尘将来的妻妾居住之地。寒初只站在院落门口,草草张望一番便收回了视线。

温斯尘偏头看她:

寒初摇摇头,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意,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的疏离:

温斯尘沉默片刻,盯着寒初紧绷的小脸,硬邦邦道:

寒初几乎是立刻抬眸看向他,复又垂下头去,表情凝滞,语气有些不自然:

温斯尘满不在意地笑笑,仿佛刚才的话只是随口玩笑,

两人在王府用过午膳,又乘马车去城东玩了一圈。不知不觉夜幕降临,温斯尘正打算带寒初去护城河边放灯,林嘉却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在他身边耳语几句。

寒初在不远处站着,感觉温斯尘似乎看了她一眼。然而她看过去时,他却只是站在那里听林嘉说话,目光望着远处的某一点,神情凝重。

片刻后,温斯尘来到寒初面前,淡然的兰香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寒初抬起头,有些茫然:

温斯尘却并未低头看她,视线飘忽不定,大手轻轻覆在她瘦削的肩上:

他甚少有这样凝重严肃的表情,大抵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急事。寒初压下心底隐隐泛起的不安,嘴角轻扬:

温斯尘在她脑袋上随意揉了一把,

寒初点点头,站在原地目送温斯尘离开。

直到那道蓝色身影消失不见,寒初才收回视线,凤眸微凛。

她莫名觉得,温斯尘有事瞒着她。

寒初晃晃脑袋,甩掉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夜幕降临,街上渐渐热闹起来,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兰羽也许久未感受过这般人间烟火气,瞬间被挑起了兴趣,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卖糖人的摊子:

寒初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灯火辉煌,热闹非凡,心情瞬间明朗起来:

林嘉远远跟在后面,视线始终锁定在寒初和她身边穿着浅碧罗裙的女子身上。

已过酉时,街上的人群愈发拥挤。寒初见林嘉跟着有些吃力,便将兰羽推了过去:

林嘉顿时面露难色:

寒初拍了拍林嘉的肩,

兰羽亦是不愿:

寒初佯装严肃,转瞬又温柔下来,捏了捏兰羽快要皱在一起的小脸,笑道,

兰羽一步三回头地跟着林嘉走了。寒初看着二人的背影,会心一笑,转身汇入人潮之中。

街边摊贩吆喝声传来,寒初扭头看去,是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婆婆在卖花灯。

摊位并不大,混在热闹的夜市里不甚显眼。寒初缓步上前,挑中了一盏小巧精致的荷花灯:

老婆婆慈眉笑眼,看向寒初的眼中尽是慈爱:

寒初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摊位上,从老婆婆手中接过荷花灯:

老婆婆看着那锭银子,受宠若惊:

寒初留下一句祝福,欢快地拿着花灯离开了。

走走停停,寒初一路逛下来倒是吃了一肚子冰糖葫芦、甜糖水和栗子糕。这时,旁边的小巷子口前蹲着一个灰头土脸的小男孩,衣衫褴褛,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手中的花灯。

思绪恍然回到十年前,她刚被逐出相府的那段日子。

年幼的言沐初穿着破旧的粗布衣裳,蹲在路边瑟瑟发抖。寒冬腊月,身上的衣服并不足以阻挡寒冷,凛冽的北风像是数万根银针扎进骨中,吹得人浑身生疼。

寒初低头苦笑一声,收起眼底万千情绪,走过去在小男孩面前蹲了下来:

小男孩犹豫了一下,怯生生地接过花灯,拘谨地望着寒初道:说完便一溜烟跑远了。

寒初站起身,刚要离去,转过身却猝不及防地撞入一个怀抱。

熟悉的兰香萦绕鼻尖,寒初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才勉强站稳:

温斯尘眼疾手快揽住了她的腰,虚扶了一把后松开了她,冲她温润一笑,看起来比离开时心情好了许多。

寒初微微放下心来,注意到他手中拿着一盏花鸟宫灯。画图精巧,做工十分别致,看起来像是宫匠的手艺。

温斯尘低头看着她,媚眼如丝,眼底涌动着万般宠溺:

寒初耳根瞬间滚烫起来,又羞又臊,迅速接过花灯,紧紧咬着下唇。待那阵燥热散去,复又抬起头来,清澈明亮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看向他:

温斯尘身体一僵,面露些许尴尬神色,却转瞬即逝。只掏出腰间白玉洞箫,轻拍了下寒初的头:

与来时不同,回宫的路上只有寒初一人坐在马车里。温斯尘今日本就是带她出宫玩耍,一切从简,随从只带了兰羽和林嘉两人。现下两人被寒初支开,没了车夫,只好由温斯尘亲自赶马车。

到了宫门口,侍卫见到温斯尘慵懒地坐在车前,手中牵着缰绳,一度以为自己夜间眼花看错了人。直到温斯尘不耐烦地拿出金色蟒纹令牌:

马车顺利进入宫门,车内传来一声轻笑,似是随口调侃:

进了宫门不宜疾行,温斯尘干脆松开了缰绳,任由马匹慢悠悠地在宫道上前进,单手垫在脑后靠在车身上。

夜风袭过,吹起车帘一角,露出少女俏丽的容颜。

温斯尘透过车帘的缝隙,看向那双似水星眸。

寒初眉头轻蹙,却也只是一瞬,快得让人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温斯尘不再言语,抬头望着满天星辰出神。

寒初握紧了手中的宫灯。

从温斯尘处理事情回来后,只在见到她时高兴了片刻,随后便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他鲜少这样被影响情绪,便是挂在脸上的,也只是他想让别人看见的。而今夜的他却十分反常,故作轻松的模样像是在刻意隐瞒什么。

马车在离欢宫门口停下,温斯尘抬手掀开车帘,打断了寒初的思绪:

寒初扶着他的手下了马车,同他一道进了离欢宫,然并未朝着偏殿的方向去,而是跟着他进了书房。

温斯尘脸上却无半分诧异,只平静地转身看着她:

寒初福身一礼,有些突兀道:

他知道以她的聪慧,定能看穿他今晚的伪装,只是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温斯尘压了下眉,与此前态度转变极大,似是不耐烦:

寒初只是眉眼低垂,浅浅笑了一声,随即恭敬道:

话音落下,寒初身边空气骤然冷却,便是炭盆中烧红的上好银炭也无济于事。温斯尘缓缓低头,看着寒初认真的表情,一副想要与他划清界限的样子,不由得轻笑出声。

小说《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