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 小说介绍

温柔小皇叔摄政王×公主伴读泠沅君
丞相府庶女寒初,自出生起便不得丞相宠爱,生母病逝后,被丞相夫人直接撵出丞相府。
机缘巧合下,六岁的寒初被清雅公主带回宫中,为公主伴读。及笄之日,册封泠沅君,位同郡主。
寒初与少将军明序炀暗生情愫,却在婚前得知他战死沙场…彼时诗酒天涯的摄政王突然回京,宸弋国即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曲终了,温斯尘将白玉洞箫收回腰间,浅笑着拍了拍手:“泠沅君的琴技甚是出众啊。”他的目光太过炽热,以至于在座所有人都察觉出了不对。温茹缨上前一步,佯装吃醋:“皇叔眼中便是没有缨儿了?”温斯尘撩袍坐下,……

《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曲终了,温斯尘将白玉洞箫收回腰间,浅笑着拍了拍手:

他的目光太过炽热,以至于在座所有人都察觉出了不对。温茹缨上前一步,佯装吃醋:

温斯尘撩袍坐下,畅快大笑,指着温茹缨看向温斯胥:

温斯胥也甚为满意,给自己灌下一杯酒:

温斯尘眼眸轻转,盈盈笑意中掺了几分邪魅,向温斯胥举起酒杯:

两人同时望向台下的红衣美人,寒初感受着众人探究的视线,低头镇静道:

温斯尘把玩着酒杯,伸手招来身旁侍候的小厮,

话音刚落,台下的议论声再度掀起,就连一直无动于衷的言丞相都看向了她。寒初猛地抬起头,提起裙摆翩然下跪:

温斯尘敛了笑意,周身气息都冷了下来,压迫感剧增,议论声瞬间平息。只见那方才还柔情万分的眼眸此刻变得凌厉冷峻,透出丝丝嗜血的危机,

寒初跪的笔直,不卑不亢道:

台上之人发出一声冷笑:

言丞相闻声,默默收回了视线,讥讽地扯了扯嘴角。心道果然是庶出女子,这般没规没矩,竟敢公然顶撞摄政王,当年将她逐出府外当真没错。

温斯尘缓缓抬眸,神色阴冷。盯着寒初看了半晌,忽然绽开一抹笑:

温斯胥眼神扫过,只见温茹缨站在寒初身边,冲他轻轻摇头。但看温斯尘的神色倒像是真的对寒初上了心,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再三思索后,道:

圣上开口,此事便没了转圜的余地。寒初心有不甘,只得应下:

直至宴会结束,寒初都未进一口吃食。温茹缨拉着她出了重华宫,正要上轿辇,身后忽传来一声呼唤:

温茹缨转身看向来人,颔首行礼:

温斯尘嘴上叫着她,目光却没落在她身上,而是看向寒初:

寒初眉眼低垂,早已没了宴前初见时的灵动亮丽:

意思是陛下要我明天再去,我不敢今天去。

不料温斯尘只是淡淡一笑,毫不在意地甩了下袖子:

见他这般不依不饶,寒初便知他有话要同她说,转身看向温茹缨:

温茹缨点点头,向温斯尘一礼:

温茹缨的轿辇渐渐远去,温斯尘轻声道:

寒初跟在温斯尘身后,夜风吹起她披散的长发,带着丝丝凉意。白袍若雪,红裙翩跹,随着两人的步子缓缓融于夜色之中。

宫道一派寂静,男人清朗的嗓音随着夜风传入耳中,不知是冷还是怎的,激得她心头微颤。寒初垂眸低眉,未曾答话,温斯尘压低了声音,顾自道:

四个字在她耳边炸开,寒初脚步停滞,抬首凝眸,却只看到温斯尘一脸云淡风轻,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遂低下头,故作镇定的语气中带着被人揭穿秘密的不甘:

温斯尘缓缓俯下身,凑近寒初耳边,沉声道: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寒初却感觉不到丝毫暖意,温斯尘说的每一个字都让她如坠冰窖!

寒初再抬起头时,温斯尘已经恢复原样,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了。衣摆处的羽纱被风吹起,宛若九天仙人落入凡间,然一言一行实在不像君子所为。寒初快步跟上去,有些烦躁:

温斯尘回头冲她粲然一笑,

寒初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乱作一团,只道:

温斯尘低头看向跟在他身边亦步亦趋的少女,声线不自觉放柔许多,

温斯尘停下脚步,寒初才发现两人已到了妍芳殿门口。寒初福身,端端正正向他行了一礼:

温斯尘点点头,甩了下袖子潇洒离去:

北慕国边境,临弋郡。

军队在河边驻扎休憩,明序炀盔甲未卸,坐在临时搭建的帐中,桌子上堆满了军事图。

帐外,赵沣扬声通报:

明序炀收起手中的地图搁在一旁,揉了揉太阳穴:

赵沣掀开帐帘,卷入一股冷风。苏婉婷紫裙摇曳,发髻上斜插着一支银钗,活脱脱一位俏丽的小家碧玉,端着食案来到明序炀身边:

明序炀被前朝接二连三的旨意扰的心烦意乱,现下闻了药膳的味道,心中的愁苦倒是消散几分,连带着对苏婉婷都多了些温柔:

苏婉婷将碗筷摆好,笑的恬然:

明序炀端起四物养荣汤浅尝了一口,随后一饮而尽:

苏婉婷趴在桌案上看着他用膳,歪着脑袋的样子甚是可爱,

明序炀立刻放下筷子,从怀中掏出一纸信封拆开:

明序炀说着拿出信纸,信封中随之掉落出一片小小的红梅。信纸摊开,清秀端正的簪花小楷映入眼帘:阿炀,见信如晤。

苏婉婷捡起那片红梅,小心翼翼地放在手心里,生怕一不小心便碰碎了这来自京城的温暖:

明序炀轻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苏婉婷叹了口气,

明序炀笑着摇摇头,将信递给她,

苏婉婷兴高采烈地接过信:

明序炀拿她没办法: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明序炀神色怔愣一瞬,抬手捏了捏她的脸:

苏婉婷却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像是意识不到自己说了些什么,继续不依不饶道:

明序炀又捏捏她的鼻尖,哄小孩儿似的,

苏婉婷终于站起来,整理了下裙摆,

待苏婉婷离开,明序炀才收回了目光,看向桌上的那片红梅。

宫中各处种满红梅,一到冬日里便格外热闹,看的人心里暖洋洋的。但寒初喜静,于物上也偏爱素净的,因此对白梅情有独钟。

去年深冬,明序炀从军营回来,策马带着寒初去了郊外,在凤沿山上寻得一片白梅林。那日,他在白梅下起誓,愿娶寒初为妻,三媒六聘,明媒正娶。

想来是寒初在宫中寻不到白梅,便摘了朵红梅寄来,以托相思之情。

笑意在嘴角蔓延开来,明序炀提笔蘸墨,抽过一张宣纸,开始作画。

半个时辰后,一幅栩栩如生的白梅图跃然纸上。

明序炀走出军帐,先前的疲惫模样一扫而空,满面春风地把信塞进了赵沣手里。

翌日。

赵沣跪在帐外,高声禀报:

一觉醒来便听到这样的消息,明序炀的脸色自然算不上好,闷声道:

苏婉婷端着早膳,刚过来便听到明序炀下达命令,顾不得礼数直接进了帐中:

见她不管不顾地闯进来,明序炀有种说不出的情绪,谴责的话到嘴边还是转了个弯:

苏婉婷放下食案,转身去替他收拾行装。

明序炀看着她,将扔的到处都是的衣物一样样规整好,收进包袱中,竟有一瞬岁月安好的感觉。

可是不该是她。

不该是她来做这些事。

明序炀终是压下那抹奇怪的感觉,开口制止,

苏婉婷回头看他一眼,低头继续整理:

明序炀却是不自在的:

像是怕他介意似的,苏婉婷回眸一笑,

一句师姐唤回明序炀的神志。他看着苏婉婷为他收拾行装,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寒初从未为他做过这些事。

虽然她与温茹缨情同姐妹,但实际上,即使被封为泠沅君,也不过是皇宫里的一个下人,永远只能跟在温茹缨身后。甚至于,她曾说过,即使与他成亲,白天也要在宫里当值。

不可否认,寒初是个有本事有能力的女子,与那些养在深闺里的官家小姐大不相同。她即使被相府遗弃,却能得了陛下的赏识,留在温茹缨身边。精通医术,琴棋书画也皆不在温茹缨之下。而明序炀隐隐觉得,寒初身上还有他没发现的秘密。

这样一个久居深宫的女子,真的会甘心留在他身边,相夫教子吗?

小说《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