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 小说介绍

温柔小皇叔摄政王×公主伴读泠沅君
丞相府庶女寒初,自出生起便不得丞相宠爱,生母病逝后,被丞相夫人直接撵出丞相府。
机缘巧合下,六岁的寒初被清雅公主带回宫中,为公主伴读。及笄之日,册封泠沅君,位同郡主。
寒初与少将军明序炀暗生情愫,却在婚前得知他战死沙场…彼时诗酒天涯的摄政王突然回京,宸弋国即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书中主要讲述了:“泠沅君,我们王爷回来了。”温斯尘方下朝回来,便有小厮在离欢宫门口迎接。寒初从偏殿出来,只见温斯尘墨发披散拢在左肩前,未挽发髻,发间斜斜别着一支银钗,淡琉璃的钗坠随风轻摆。一身浅云色蟒缎直裰朝服,束以……

《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温斯尘方下朝回来,便有小厮在离欢宫门口迎接。寒初从偏殿出来,只见温斯尘墨发披散拢在左肩前,未挽发髻,发间斜斜别着一支银钗,淡琉璃的钗坠随风轻摆。一身浅云色蟒缎直裰朝服,束以月白祥云纹腰带,腰佩竹青宫绦。

看花高陌上,惊动洛阳人。

寒初移开视线,垂眸行礼:

温斯尘刚进门时便瞧见了她。寒初今日穿了一袭影青烟纱软烟罗裙,与他的浅云朝服甚是相配,不由得心情大好:

林嘉挥挥手,示意众侍从退下。温斯尘撩袍在院中石桌旁坐下,寒初见状,倒了杯热茶递到他手边:

温斯尘趁机抓住她的指尖,只觉握住一片冰凉:

寒初连忙抽回手,

温斯尘脸上浮现出不悦的神情,琥珀色的眼瞳愈发深邃:

寒初自是察觉他的怒意,跪在地上低头俯身,

温斯尘捏着茶杯,轻笑一声,眼底情绪晦暗不明,

温斯尘伸手拉起寒初,替她掸去裙摆的灰尘,起身将她带进了怀里:

真正住进了离欢宫,寒初才发现自己曾经的担心完全多余。温斯尘每日早早去上了朝,之后便一整天都待在圣宸宫,或者是尚书房,根本无暇理会她。只是每日清晨,兰羽都会抱着几枝新鲜的梅花进来,有时是红梅,有时是浅金色的腊梅,甚至偶尔还会有几枝稀奇的绿梅。

想也不用想便知是谁送来的。但那人自己不来,寒初便也觉得无妨。如此一来,她过得倒也清闲,照常陪温茹缨去学堂,下学后便回到离欢宫,做些女红或是练习书画,大概每半个月便能收到明序炀书信一封。

转眼到了除夕,皇后娘娘的意思是宸弋与北慕战事胶着,宴会不宜大操大办,应一切从简,不再宴请王公贵戚进宫,只邀各宫娘娘,皇子公主们一同相聚。

唯一破例被邀请进宫的,只有仁岐侯府小侯爷陆景穆。

寒初刚醒来便见兰羽兴冲冲地跑进来,怀里抱着一大捧红梅:

寒初坐在床边,望着那些红梅笑了笑:

兰羽换掉昨日插进白瓷瓶中的花,道,

寒初伸了个懒腰,

方进了妍芳殿,便传来温茹缨莺莺笑声:

陆景穆一身束袖玄衣站在树枝上,手中拿着两条红绸。温茹缨站在树下仰头望着他,双瞳剪水,嫣然巧笑。寒初步履轻盈地走到她身旁,拍了下她的肩:

温茹缨今日穿了件赩炽贡缎宫装,衬得她脸色白里透红,甚是好看。见寒初来了,总算舍得从树上那人身上移开视线:

待青儿拿来,寒初才发现那红绸子上系着一枚铜钱。一个小厮端着笔墨,温茹缨道:

寒初笑着接过笔,边写边笑话她:

温茹缨被说中心事,一张小脸红了又红,不甘示弱道:

寒初笑盈盈地搁下笔,将红绸递给她。只见那一行簪花小楷端端正正: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

温茹缨伸手示意陆景穆挂到树上去,却是看着寒初:

陆景穆挂好红绸从树上跳了下来,与寒初相互行礼后道:

温茹缨拢了拢寒初身上的披风,挽着她进了殿中,

寒初先是一笑,遂轻轻拧眉:

一旁跟着的陆景穆开了口,

寒初心中泛起点点酸意:

温茹缨与陆景穆相视一笑:

寒初解开披风递给兰羽,提裙在桌边坐下,拈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

陆景穆宠溺地摸了摸温茹缨的头,

温茹缨的脸色有一瞬失落,旋即恢复正常,嘴角微扬:

用过午膳,三人一同去了皇后的承乾宫请安。正聊的热闹时,门口的侍卫高声通传:

温斯胥快步上前扶起皇后,温斯尘亦跟了过去,冲寒初伸出手。

寒初扶着兰羽的手起身,向温斯尘颔首福身:

祁皇后挽着温斯胥坐在主位上,望着温斯尘在寒初身边落座,柔声道:

温斯尘毫不收敛地看着寒初,笑意渐浓:

寒初藏在袖子下的手攥紧了帕子,心中不可否认地闪过一丝触动。自从温斯尘出现,这个男人总是能轻易在她心里掀起波澜,或大或小,但就是让她很是不爽,却也无可奈何。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承乾宫,准备出发前去重华宫参加除夕夜宴。不待她反抗,温斯尘直接伸手将她拉上了自己的轿辇,留下林嘉在外吩咐:

寒初甩开温斯尘的手,眼神愤愤:

温斯尘也不在意,懒散地靠在软垫上,把玩着披散在左肩前的发丝:

上都上来了,再挣扎也没用。寒初认命地平静下来,整理了下被温斯尘扯乱的袖口。温斯尘看着她的动作,忽然凑了过来,抓起她的手腕:

寒初猛然抽回手,神色冷峻:

两人第一次见面时,温斯尘便拆穿了她的身份,甚至知道她的绝杀手段。而如今,更是挑明了她将暗器藏在何处。

寒初心里对温斯尘的警惕更甚,然温斯尘只是斜杵着脑袋,嘴角笑意温柔:

寒初脸色彻底阴沉下来:

温斯尘故作头疼,伸手拉过寒初。寒初还未反应过来,下一秒便已被人搂在了怀里,只听得温斯尘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细软的腰肢不盈一握,在男人温热的掌心中微微颤抖。寒初想要推开他,奈何实在不是他的对手,只得服软:

温斯尘纤长的手指竖在她柔软的唇瓣上,两人靠的极近,

搬进离欢宫已有月余,只是温斯尘经常不在寝宫中,又吩咐下人对她极好,以至于她忘了,这个人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

寒初不舒服地动了动腰:

温斯尘抬手拂过她的鬓花,

温斯尘捏起她的下巴,缓缓靠近。

两人本就离的极近,现下更是几乎要贴在一起。温斯尘本来只存了逗弄她的心思,格外爱看她恼羞成怒的样子,却不想轿辇在此时忽然晃动,寒初没坐稳,结结实实撞进了温斯尘怀里。

唇齿相贴的瞬间,寒初浑身激灵了一下,温斯尘更是愣在了原地,动都不敢动。

回过神来,寒初立刻推开温斯尘,慌忙起身,掩唇闷声道:

温斯尘将她护在身后,怒吼道:

外面立刻跪倒一片,林嘉的声音传了进来:

温斯尘面色阴冷:

寒初掀开轿帘,

林嘉左右为难:

轿中幽幽传来三个字:

那脚滑的轿夫立刻冲寒初磕了三个响头:

寒初说完便撂了轿帘,温斯尘神色微微缓和,眼中意味不明:

寒初言语间染着些淡淡的情绪,太过平淡,以至于温斯尘都没能察觉出来异样,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

一直到重华宫门口,两人都没有再过多交谈。然而两人方才下轿,好巧不巧又碰到了温洛烟。这次温洛烟学乖了,见到温斯尘主动行了个端正的礼:

寒初亦在温斯尘身后俯身行礼:

温洛烟斜眼看向她,冷哼了一声,等待温斯尘免礼。不料温斯尘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拉起寒初进了重华宫。

温洛烟起身看向两人离开的身影,怒目圆睁:

然而温斯尘自小习武,耳力过人,将温洛烟自以为低声的愤怒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寒初也是武功超群,自然也听到了她的话,却未置一词。

寒初淡淡一笑:

小说《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