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 小说介绍

温柔小皇叔摄政王×公主伴读泠沅君
丞相府庶女寒初,自出生起便不得丞相宠爱,生母病逝后,被丞相夫人直接撵出丞相府。
机缘巧合下,六岁的寒初被清雅公主带回宫中,为公主伴读。及笄之日,册封泠沅君,位同郡主。
寒初与少将军明序炀暗生情愫,却在婚前得知他战死沙场…彼时诗酒天涯的摄政王突然回京,宸弋国即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书中主要讲述了:宫中日子平淡乏味,寒初每日陪温茹缨下学后便是去尚书房和承乾宫请安,偶尔在御花园走走,日子过得格外快。这日温茹缨刚刚回宫,径直去了妍芳殿偏殿。寒初在桌前坐的笔直,神情十分专注,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温茹缨……

《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宫中日子平淡乏味,寒初每日陪温茹缨下学后便是去尚书房和承乾宫请安,偶尔在御花园走走,日子过得格外快。

这日温茹缨刚刚回宫,径直去了妍芳殿偏殿。寒初在桌前坐的笔直,神情十分专注,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温茹缨上前打趣道:

屋里炭火烧的旺,寒初畏冷,刚入了子春(阴历十月)便烧起炭火来。温茹缨解开披风递给身后侍女,站在炭盆边驱散一身凉意。寒初搁笔抬首,将写好的信递给兰羽,浅笑带着三分羞涩:

温茹缨作势去抢桌子上的那张摊开的信纸,寒初眼疾手快拿了过去,两人便在屋里闹了起来。

御前太监连盛进来看到的便是这副场景,忙俯身行礼:

温茹缨停下动作,整理了下衣衫,瞬间恢复端庄模样:

连盛笑的殷切和蔼,

温茹缨眼眸微亮:

连盛低头应声:

寒初将明序炀的书信收进妆奁盒子底部,看向温茹缨身后的侍女,反过来调笑起她来:

温茹缨一下子红了脸,嘴上却不甘落了下乘:

温茹缨拉着她的手在桌边坐下,

寒初慌忙制止她:

温茹缨佯怒,美目嗔怪地瞪着寒初,

不多时,青儿便取了东西回来。温茹缨示意兰羽接过那套衣裳,道:

寒初见那朱缨羽缎颜色极正,定是内务府知道温茹缨偏爱红色为她量身定做的,当下便要拒绝:

温茹缨不满地鼓鼓嘴:

待寒初换好衣裳出来,殿内的侍女皆是眼前一亮。温茹缨坐在桌边,撑着下巴,将她细细打量了一番,转身从首饰盒里挑了一顶发冠递给兰羽。

发冠小巧而精致。两侧是浅金色梅花枝,其间以白玉点缀作花瓣,宛若白梅盛开。中间镶嵌粉玉,晶莹剔透。粉玉下连眉心坠,乃是一颗指尖大小的红宝石,鲜艳如血。梅花枝的尽头坠着流苏,一步一摇,甚为动人。

简洁大方不至于太过华丽,又与她身上的朱缨色衣衫相得益彰。

因着这身衣裳,兰羽给寒初上的妆也较平日里稍浓了些。她甚少打扮的这般明艳,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不自在:

温茹缨肯定道,

寒初知她意有所指。摄政王回京,陛下宴请百官,那丞相府必在邀请之列。温茹缨这般抬她的身份,无疑是要她在相府面前抬得起头来。寒初心中暖洋洋的,拉起温茹缨的手:

温茹缨看着她妆容精致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申时三刻,寒初和温茹缨同乘一架轿辇往重华宫去了。温茹缨掀起轿帘一角,落日余晖照进轿中,不偏不倚映在寒初半侧脸上。墨发闪起点点金光,温茹缨却无心欣赏:

她从上轿起就面色凝重起来,寒初当即便察觉到了,只以为她有什么心事,或是即将见到小侯爷有些紧张,因此并未出声询问,不料她担忧的竟是摄政王。

寒初神色淡漠,

轿辇稳稳当当的在重华宫前停下。好巧不巧,正对上温洛烟的轿辇。温洛烟扶着侍女的手下轿,抬眼便瞧见一袭红裙的寒初,不禁嘲道:

温茹缨淡淡瞥她一眼,挽上寒初的胳膊,

温洛烟今日打扮的也甚是华丽,一身天水碧的宫装,珠玉满头。眼见温茹缨就要拉着寒初进去,忙上前挡住两人的路:

沉默良久的寒初闻言忽然笑出声来,丹唇轻动:

温茹缨低头轻笑,这话说白了就是。温洛烟也不是傻子,自是听出了话里的意思,脸上一片愠怒:

一道低沉霸气的男声如惊雷般在众人耳边炸开。寒初回头望去,只见来人白衣飘袂,浅蓝色禁步随风轻动,腰间别着一把白玉洞箫。

只一眼,便知此人身份不俗。寒初不敢多看,忙垂下眼帘,退到温茹缨身后。

温茹缨盈盈下拜:

寒初反应过来,跟着温茹缨一同行礼:

温洛烟吓了一跳,慌乱间匆匆行礼: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摄政王不发话,无人敢动。偏生寒初浑身不自在,仿佛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她悄悄抬起头,猝不及防撞上一道视线。

那人银冠半束,披散的墨发一半拢垂在左肩前,露出右侧白皙的脖颈。剑眉星目,唇色浅淡,沈腰潘鬓。眼瞳在夕阳的照耀下宛若琥珀,目光如炬,看的她心头一颤,脑海中闪过几个字: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温斯尘见她呆愣模样,甚是可爱,不禁冲她扬了下嘴角。寒初回过神来,又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温斯尘淡笑不语,收回目光,看向半跪不跪的温洛烟,皱起眉头一脸嫌恶:

温洛烟立刻跪在地上,行了个大礼:

温斯尘并未理会,冲温茹缨和寒初挥了挥手:

温斯尘看向寒初,语气轻柔几分:

寒初上前一步,福身道:

温斯尘点点头,未再多说什么,径直进了重华宫,留下一道旨意:

温斯尘自小闯荡江湖,性格散漫,无心朝政四处游历,将各种新鲜玩意送进宫中进献,便是陛下也对他千依百顺,更不会为了一个不得宠的公主驳了他的面子。

这满宫里,不会有人为她求情的。

进了重华宫,寒初在温茹缨身边落座。两人方坐下,温茹缨对面的席上也来了人。抬头一看,竟是仁岐侯府的小侯爷陆景穆。

陆景穆也看到了温茹缨,先是一礼,随后在她对面落了座。温茹缨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坐在她身边的寒初却将她脸上的薄红看的一清二楚。

寒初抬手掩面,悄声打趣道。

温茹缨性子活泼大方,甚少有这小女儿家模样的时候。寒初稀罕的紧,不禁多看几眼。

宴会开始后,宸弋帝温斯胥坐在龙椅上说了几句,迎接温斯尘回京。温斯尘坐在温斯胥右侧下座,目光却始终在台下游离,连皇帝的话都没听进去,温斯胥也不生气,只笑他风流:

温斯尘收回目光,唇角轻扬,举起酒壶给自己斟满了酒:

温茹缨扭头看向寒初,见她未动筷子,连平时最爱吃的桂花糕也没动一口,道:

寒初看着她关切的眼神,摇了摇头。

其实她一直感觉到温斯尘在看她,却不知是何缘由。被他盯着的每秒都极其煎熬,一时间便没了胃口。

温斯胥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温斯尘随意撩了下头发,拿起腰间的白玉洞箫把玩起来:

温斯尘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了寒初身上。少女一身红衣,坐在席间甚是夺目。温斯尘缓缓开口,脸上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这便是将主意打到寒初身上了。众人纷纷议论起来,道泠沅君早已与禁军首领家的少将军明序炀订婚,恐怕于理不合。温茹缨亦是一惊,扭头看向寒初,压低声音道:

寒初摇摇头,袖子掩盖下的手缓缓握拳:

温茹缨虽不知温斯尘是何意,但好在是她们姐妹二人合作:

温斯胥自是知道寒初与明序炀的关系,略一犹豫后,偏头吩咐连盛:

寒初暗暗心惊。碎琼琴乃是先皇心爱之物,后赐给了温斯尘。但温斯尘常年不在宫中,也并未带走此琴,便由温斯胥代为保存。碎琼通体雪白,乃汉白玉制成,琴弦以蚕丝绕银弦,琴身镶嵌琉璃雕刻的雪花,盈盈作闪,宛若深冬雪景。

连盛派人端了碎琼上来,寒初在琴边坐下。温茹缨已换好了轻便的舞衣,提着裙摆上前,冲她轻点了下头。

指尖拨动琴弦,琴声清澈,如山间清泉泠泠作响,自心间流淌而过。温斯尘站起身来,目光略过霓裳飞舞的温茹缨,落在那双纤纤玉指上。

曲调过半,温斯尘手腕轻转,白玉洞箫便抬至唇边,箫声缓起,与琴音相和。

寒初微微一愣,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温斯尘,视线交汇之下,险些弹错了音。

小说《被将军抛弃后,我成了闺蜜的婶婶》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